|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76章 中毒
  “那就让麒麟公子当众解开不就得了?”夜摇光道。

  “问题便出在这里,麒麟公子无论面对多少人施压,他就是闭门不出,直言此局是他在等人,这个人若没有出现,此局绝不会解开。”秦敦皱着眉道,“大家都说这是麒麟公子的推托之词,局面一度失控,后来还是中州提督学政大人来了,才把这件事情给压下去。”

  “强势打压?”萧士睿眉头一皱,这并不能服众。

  “学政大人岂能如此?为了堵住悠悠之口,学政大人做主棋赛提前了,棋赛的题目就是解麒麟公子之局,不限书院任何人参加,待到大赛结束之后若无人可解出来,麒麟公子便当众解棋局,棋赛胜出方便是嬴天书院。”秦敦道,“闻游昨日去了,回来之后就昏睡到现在,请了大夫来看,只说是思虑过度,现在去的学子大半回来都是这副模样。”

  “那什么棋局难道被施了法,还能吸人精气不成?”乾阳听了,只觉得就跟遇上妖怪一样。

  “这是……”秦敦这才注意到乾阳,乾阳的模样并不像一个读书人,他最开始还以为乾阳又是温亭湛等人结交的朋友,所以没有问。

  “忘了,你竟然还在这里。”夜摇光对秦敦道,“这是高阳书院学子乾阳。”

  “你怎么还跟着我们,你不去寻你的先生和同生?”萧士睿纳闷。

  “我怎么去寻他们?”乾阳询问。

  “拿着你的名牌随便找个下人,都会带你过去。”萧士睿解释。

  “名牌……”乾阳一脸懵懂,“是什么……”

  “你……”

  萧士睿还想说什么被温亭湛拦下,温亭湛对着秦敦道:“你把他送到高阳书院去,一定要送到他们夫子的手上。”

  对于乾阳这样的人,温亭湛不得不着重吩咐最后一句话。

  秦敦点了点,然后就带着乾阳走了,乾阳走的时候还不忘一步三回头,一副被夜摇光等人抛弃的小媳妇模样,真是够了!温亭湛和夜摇光将行李都给了卫荆等人,连自己的学舍都没有回,便直接去看了闻游。

  至于萧士睿自然是不能跟着去,他进书院还是易了容,这会儿皇长孙还因着重伤不宜挪动躺在书院呢,当然萧士睿早早的传了信给皇上,为了接着隐瞒身份,让皇帝不要大事张扬,而他并没有生命危险。

  这封信被温亭湛润色了一番,被陛下看了就是萧士睿宽厚顾全大局,为了皇室的家丑不外扬,只让外面知道不过是一场意外的逃犯袭击,皇上也是压下了所有的官员,一律不得到书院来拜访,就连皇帝本人也只是派了心腹中州提督学政,借着主持文赛的名义来看了看。

  其目的,不过是为了防止大举官员奔来试探虚实而暴露了皇长孙的真假,到时候局面就变了一个方式,所以萧士睿当先得回去学舍。

  “允禾,你们回来了?”恰好禾山长等人也来看闻游,见到温亭湛,禾山长有一种看到了希望的感觉。

  “是的山长,我们走了小路,缩短了行程。”温亭湛先给禾山长等人见了礼,才道。

  “平安便好,哎……”说着禾山长不由沉沉叹了一口气,“书院自从来了潭州就一件事接着一件事……”

  先是萧士睿被刺杀,好在有惊无险,又有萧士睿力保,陛下没有追究书院,而后又是胡夫子水土不服,来了潭州就一直上吐下泻,这就是这几天好了不少,澳门赌博网站:现在又是因为棋局的事情,闻游和另外一个学子都躺下了,真是让山长有些焦头烂额。

  “山长无需烦扰,学生愿为山长解忧。”温亭湛连忙彬彬有礼道。

  “你有这份心便好。”禾山长欣慰,而后不由叮嘱,“那棋局尽力而为,保重身体,两日后的文赛才是至关紧要。”

  “山长放心,学生定然量力而行。”温亭湛担保。

  “既然如此,老夫便去处理其他琐事。”禾山长站起身往外面走去。

  等到禾山长走了,夜摇光才走到闻游的榻前,他面色有些苍白,眉峰昏迷着还是紧蹙的,睡得并不是很安稳,倒是真有点像被吸了精气一般,夜摇光不由黛眉一蹙,然后她伸出蕴含着五行之气的手掌悬浮在闻游的上空,从脚一路梳理而上,到了额头的时候,不止夜摇光,就连温亭湛以及送了乾阳赶回来的秦敦都亲眼看到闻游额头上浮现一小朵黑云。

  “这……这是怎么回事?”秦敦不由大骇,“他们是中了邪术?”

  “不,是毒。”夜摇光面色肃然,如果是邪术她不需要出手就能够看出来,这是毒气,他们是中了一种毒,并且这种毒非比寻常,至少书院请来的大夫是绝对探查不出来。

  温亭湛脸色一沉,他坐到榻沿,伸手扣住闻游的脉搏,仔细探查了好一会儿,却依然没有探查出什么结果,不由摇了摇头。

  他学医已经快一年,虽然不是师从名师,但他平日多有翻阅医书,并且今年过年的时候,还和陌钦讨教了很多,受益良多,医术绝对在段夫子之上,可是他也探查不出他们竟然是中了毒,脉象一样是显示思虑过重才会力竭导致昏迷不醒。

  “此事,暂且不以传扬出去。”温亭湛叮嘱秦敦。

  秦敦连连点头:“可是书院每日都有学子去解棋局……”

  “你认为这是棋局的缘故?”温亭湛反问。

  “难道不是?”他们可都是去解棋局,然后回来就变成了这个模样。

  “宣麟没有必要如此做,这是有人听闻当年有解棋局而吐血而亡者,想借此行凶嫁祸宣麟。”温亭湛目光瞬间变得黑亮而又深沉。

  “应当是幕后将事情一步步推波助澜到如今这个局面的人”夜摇光敛眉道。

  温亭湛点头:“他们的目的到底是某一个学员,还是所有的学员尚且不知,这个时候恰好是‘士睿被刺’,可以避开士睿,背后的人定然知晓士睿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