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73章 爱心鸡汤
  乾阳心里委屈极了,但是他张口欲解释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身体里彷佛着了火,一股强悍的力量似要喷薄出来,让他完全不知所措。

  夜摇光本来在怒火之中,但看着乾阳脸色突然涨红,并且整个身体瞬间膨胀了一圈,看着乾阳痛苦的模样,夜摇光不由低咒:“白痴。”

  迅速的翻身而起,站到了乾阳的身后:“气沉丹田……”

  同时蕴含着五行之气的手点在他的背脊上,顺着他的脊梁骨一路往下,将他在体内无法扩散的灵气化开,一遍又一遍,直到乾阳的身体恢复正常,脸上也褪去了红晕,才收了手。

  这样一来,夜摇光几乎是累瘫了,直接眼前一黑,就朝着身后一头栽倒下去,不过没有与地面亲密接触,而是跌入了结实温暖的臂弯,最后模糊的视线对上温亭湛担忧的目光,还来不及对他扯出一抹无力的微笑,夜摇光就彻底晕了过去。

  夜摇光足足睡了一整天,当天黄昏才醒过来,继而觉得自己肚子咕噜噜的叫,闻到了格外香的炖鸡味儿,推开房门正想顺着香味去寻吃的,岂料对上一直守在她房门口乾阳那张嫩脸。

  “天枢,你醒了!真是太好了,我都快担心死了,中午都吃了六碗饭!”乾阳满脸的担心,满脸的惊喜。

  夜摇光肚子咕噜噜的叫,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不应该食不下咽么?”

  卧槽,吃了六碗饭,这是猪的节奏吗?确定这是担心她,而不是心情愉悦才胃口大开?

  “不是不是,我和别人不一样,越是担忧,就越能吃,我爹都没有让我吃六碗饭!”乾阳煞有介事道。

  夜摇光:……

  已经懒得理会这个人,否则她真的会短命,活活被气死,夜摇光一把将之给推开,然后去了厨房简单的洗漱,她现在还在朱小勇家里,看着灶台上炖好的鸡汤,不断的咽口水,又不好意思动手。

  “夜公子您醒了,温公子特意让我给您炖了鸡汤,您坐着我去给您舀。”恰好这时候朱小勇的媳妇走了进来,连忙把自己端着的筛子放下,洗了手就给夜摇光舀了一碗鸡汤,碗很大还有一个大鸡腿一整只鸡翅膀。

  “谢谢啊。”夜摇光真的饿得受不了,接过来就蹲在厨房门口不嫌烫的狂灌了两口汤,才开始大口大口啃鸡腿。

  啃到一半,见斜对面的堂屋冒出两个小脑袋,是朱家的小孩子,虽然看着她的眼神露出了渴望,但也没有凑上前,夜摇光对两个小孩子招了招手,两个小孩子犹豫了会儿才跑过来。

  夜摇光就对着厨房忙活的朱小勇媳妇喊道:“小勇嫂子,给孩子们来舀一碗。”

  “这怎么行,夜公子这可是温公子特意吩咐给您炖的,还去镇上的药铺抓了好贵的药材,他们小人家家的,吃了矜贵的会折福。”朱小勇媳妇连连摇头,且不说温公子抓的药材十几两银子一副,她家那口子可是跟着去了,就说这只鸡温公子还给了他们家足足五两银子,他们家得二三年才能够攒够呢,再让孩子喝了鸡汤,她的心里可过意不去。

  “那么大一锅,我哪里吃的完?隔了夜就不鲜美,也浪费了好药材,这个适合给家里老人家还有孩子补补,小勇嫂子趁着还没有开饭,一人分上一碗。”夜摇光说着,见朱小勇媳妇还是要拒绝,不由作势要放下碗筷,“小勇嫂子若是不愿,那我也就不吃了。”

  “您别,哪能让您不吃,您……”

  “小勇嫂子别客气,小枢他一个人也吃不完,我们也有些饿了,也给我们一人来一碗,余下的就快快分给孩子老人家吧。”恰好这个时候,温亭湛和萧士睿回来了,两人手上都有东西,萧士睿提着几只野山鸡,温亭湛的手中捧着大概有十几个野鸡蛋,将野鸡蛋送到厨房,“这鸡和蛋劳烦小勇嫂子晚间操持一下,加个菜。”

  “哎哎哎,好。”朱小勇媳妇连忙伸手接过,然后又给温亭湛还有萧士睿打了热水,让他们洗手。这才去给他们舀了鸡汤,最后才分了几个小碗给自己的孩子,还有送到上房去。

  这个时候乾阳凑上来了:“天枢,我也想吃。”

  美美的喝了一口鲜美的鸡汤,夜摇光才道:“你不是担心我么,我现在醒了,你应该不担心了,还吃什么?”

  “是啊,你都醒了,我不用担心,但我饿……”

  夜摇光“……”

  “吃了六碗饭,这才多久,你又饿了?”萧士睿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今天中午这家伙活像个饿死鬼,把朱家的人都给吓到了。

  “那不是担心天枢,我就饿的快么……”

  “行了行了,求你别说了,你自己去舀。”夜摇光觉得这厮要是再说下去,她一定会给他一棍将之敲晕了的好。

  乾阳连忙屁颠屁颠的跑进厨房,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可还好?”这时温亭湛眼含担忧的看过来。

  “喝了你这么补元气的爱心鸡汤,我还能不好?”夜摇光笑眯眯道。

  “这是按照杜叔的药方抓的。”这还是夜摇光当初给温亭湛推算八字伤了元气杜荇给开的药方,温亭湛一直记在心里。

  “这里面的野山参没有杜叔头次给我们的好。”夜摇光这张刁嘴只要一过口就察觉到好坏,砸了咂嘴,“不过,在小镇上已经算难得。”

  “允禾,我们明天启程么?”萧士睿放下碗之后问道。

  “嗯,明日启程。”温亭湛点了点头。

  “你不寻香料了?”夜摇光问。

  “连你都察觉不到异样,只怕并非有什么特殊的香料。”温亭湛的眼眸之中划过一抹黯然,转瞬即逝。

  “我可以问问你们要去哪儿?”乾阳突然弱弱的插声。

  “我们要和你去一个地方。”夜摇光没好气道。

  “我要去哪儿?”乾阳茫然自问。

  夜摇光:……

  萧士睿道:“你不是要代表高阳书院去参加易赛么?”

  “呃……”乾阳抓了抓后脑勺,“我忘了……”

  萧士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