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67章 艮卦
  “摇摇,有没有受伤?”温亭湛快速上前。

  “我没有。”夜摇光摇了摇头,她将手伸向温亭湛,“罗盘。”

  温亭湛将罗盘递给夜摇光,夜摇光掌心五行之气从未散去,她的指尖在罗盘之上快速的点动着,等她收手之后,指针快速的转动,很快指针一顿,罗盘上出现了一个卦象。

  乃是周易六十四卦第五十二卦——艮卦。

  艮卦的卦辞乃是:适可而止,安静无亏。

  夜摇光冷笑,伤了她的儿子想要她适可而止,做梦!

  “我让金子守着你们,你定然还有后手,我去追一个人。”夜摇光将罗盘一收,然后一个纵身朝着与自己相反的方向而去。

  温亭湛还来不及出声阻挠,夜摇光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夜色之中,这一次除了夜开阳受了伤以外,他们都没有受伤,别说受伤的是夜摇光当做亲儿子一样疼爱的夜开阳,换了卫荆兄弟二人,以夜摇光护短的性格也绝对不会轻易罢手,怎么也要将对方扒一层皮。

  轻叹了一口气,摇摇既然能够破开对方的阵法,对方修为应该不会再她之上,温亭湛放下心,就带着萧士睿等人回到了他们原本所在之地。

  而夜摇光快速的朝着西南方向追去,艮卦寻人乃是身不定,这个人现在因为被她破了阵法而受了伤,在一路逃跑自然身不定。但,她就不信她追不上对方。

  对方修炼的乃是五行之水,她散出五行之气,专挑五行之水波动的方向追去,修炼者一旦受了伤,必然会身体气息暴露,这种纯净的气息,绝对不是山林里没有经过提炼的五行之水可比拟。

  渐渐的,夜摇光感觉到了对方的气息,是呼吸的气息,她的目光眯了眯,然后加快速度,在一片漆黑的坟地里一个纵身飞跃到一抹身影前方,拦截了对方的道路,待她转过身之后,对上的竟然是一个不过十**岁模样的女子,如果忽略女子唇角的血迹,绝对是一个相当甜美的少女。

  “好快的速度。”那白衣的女子看着前方的夜摇光。

  “两个选择,自裁亦或是我送你一程。”夜摇光才懒得和她废话。

  “年纪不大,口气倒不小。”白衣女子冷声一笑。

  旋即她身子一展,挽在臂弯上的披帛灵活如蛇一般朝着夜摇光飞袭而来,夜摇光身子一偏,堪堪躲过。白衣女子手腕一转,倾注着五行之气的披帛瞬间对着夜摇光的面门横扫而来。

  夜摇光头向下一转,身子一个翻转,伸手如电快速抓住了披帛。白衣女子握着披帛的手飞速的旋身,凌厉的劲风逼得夜摇光不得不随着她一道飞旋身子,几个翻转之后,白衣女子身子一转,裹着披帛,脚步瞬移般逼近了夜摇光,挥手一掌就朝着夜摇光的心口袭来。

  夜摇光快速的出手,手臂柔软一拧,从白衣女子掌心之下穿过,同样一掌朝着白衣女子的心口击去。

  几乎是同时,两人狠狠的给了彼此一掌,只不过夜摇光早有防备,身体运足了五行之气,将白衣女子的一掌卸下了大半的力道,那一掌打在她的身上不过如同针扎了一下,微不足道的痛意,而白衣女子却结结实实挨了夜摇光一掌,当即一口血吐了出来,身子也不停的往后退。

  这时,白衣女子的方向,一个穿着黑衣,披着黑色披风,带着面具的男子从夜色之中飞掠而来,伸手拦住收势不住的白衣女子,抱着她在原地一旋,同时朝着夜摇光的方向挥来一掌,这一掌不含一点修炼者的五行之气,却强劲无比,应当是功夫奇高者的真气,夜摇光都不得不避开,等到夜摇光避开站定之后,哪里还有两个人的身影。

  站在原地,夜摇光四处看了看,不由冷哼一声。没有任何气息,一事不二占,占也得等一季,她现在还真的寻不到了方向。而且对方明显不是修炼者,而是凡人,功夫又极高,她还真不好追上去,到时候必然又要造杀孽。

  既然是艮卦,让她适可而止,夜摇光便放弃追逐,而是从怀中取出天麟,这里乃是一个坟地,正好将空气之中浮动的极阴之气吸纳。

  “儿子,你还好么?”夜摇光心疼的看着夜开阳浮现出来的身影。

  “娘亲,孩儿没事。”夜开阳的声音有些无力。

  夜摇光也就不再说话,而是快速的用天麟凝聚四周的阴煞之气,等到天麟达到一个饱和度之后,才收了天麟,把夜开阳又塞了回去:“小傻瓜,日后不可再贸然行事,娘亲既然敢接下那一招,自然不会有事。你现在还虚弱,这一次万幸对方的修为和娘亲不相上下,若是元婴修士,你会被打的魂飞魄散。”

  “孩儿知道了。”夜开阳乖乖的点了点头。

  夜摇光这才满意的点头:“你就在天麟里面好好养伤,没有养好之前,不能出来。”

  看着夜开阳顿时恹恹的模样,夜摇光真的很想伸手捏捏它的小脸,可惜她也触碰不到他,将夜开阳收到天麟之中,夜摇光才赶了回去。

  温亭湛和萧士睿都已经把自己给打理好,换了衣衫,夜摇光看了看火堆旁边被烧干的一只鸡,不由惋惜:“现在就剩下一只鸡,我快饿死了,你们啃干粮。”

  凝重的气氛一下子就轻松了起来,澳门赌博网站:温亭湛更是有些哭笑不得。等到夜摇光把剩下的一只山鸡串起来开烤的时候,温亭湛坐到了她的身边:“摇摇,这次是我……”

  “是你什么?”不等温亭湛说完,夜摇光就瞅着他,“凡事总有意外,我们没有任何伤亡不就够了,开阳也没事,不必耿耿于怀。”说着夜摇光就对温亭湛挤眉弄眼,“我差点就杀了那个布阵的人,不过有人救了她,我追上去定然要和那人交手,要么我死,要么我造杀孽,所以就让她跑了,但是我给了她一掌,不但要她躺上三五月,而且我还把你给我的追影香弄在了她的身上,总有一天要她落在我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