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64章 放线钓鱼
  还不等夜摇光问等谁,澳门赌博网站:就听到了马儿疾驰而来的声音,而且还不是一匹马,没过多久,就有两道身影远远的靠近,还是一个小黑影儿的时候,夜摇光就知道最前面的定然是萧士睿。

  “允禾,我可算追上你们了。”萧士睿跑上前,他身后跟着的是萧归,看到温亭湛和夜摇光,不由咧开了嘴笑道。

  “你这么跑来了,山长岂不是要急死。”夜摇光瞪眼睛。

  “放心吧,有人假扮我留在书院呢。”萧士睿浑然不在意,见夜摇光依然面色不善,立刻道,“这可是允禾给我的暗示。”

  不然,他才不会乖乖的答应呢。

  “上路吧。”温亭湛笑了笑,然后就翻身上马。

  夜摇光也快速扬鞭跟上:“湛哥儿,你到底在做什么?”

  “给他们制造机会。”温亭湛神秘一笑,不再多言,一甩马儿,绝驰就如同箭一般飞了出去。

  “嘿嘿,摇姐姐,我也是千里马哦。”萧士睿笑眯眯的炫耀了一下他胯下那一匹进贡的御马,也是一扬鞭,掀起一阵滚滚烟尘,紧追着湛哥儿跑了,萧归自然跟着他的主子形影不离。

  夜摇光对着二人背影竖中指,然后俯下身摸了摸她的马儿:“他们都在鄙视你,鄙视你就是鄙视你主人我,我们去干掉他们!”

  说着,夜摇光指尖一动,点在了马儿的头上,一股五行之气瞬间流入马儿的身体,马儿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欢呼一声,就如同离铉的箭一般飞射出去,很快就赶上了萧士睿和温亭湛。

  对着两人甩了一个得意的眼神,夜摇光一马当先的跑了。

  萧士睿:……

  “允禾,摇姐姐的马儿不会是吃了药吧,这么快!”那可不是什么好马,竟然把他们两一个千里马,一个灵马给超了。

  温亭湛笑而不语,却没有去追夜摇光,而是在一个岔路口突然停了下来,对着狂奔的夜摇光喊道:“摇摇,我们要走这条路。”

  已经奔了好远的夜摇光立刻拉住缰绳,掉过后看着已经变成小黑点的温亭湛和萧士睿,不由咬牙又跑了回去:“你不是哄我吧,我明明记得d县的路是这一条。”

  虽然没有走过,但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他们总需要看一看地图,夜摇光可是记得她看到的路线。

  “这条也可以,并且我们翻过那座山,就可以快上两日抵达d县温亭湛指着旁边的小路。

  夜摇光看着他的马上和卫荆兄弟马儿上绑的东西,原本以为他们可能是因为赶路会错过投宿的地方才准备,原来这厮早就已经准备好行山路:“翻山越岭,马儿怎么办?”

  总不能将马儿扔在深山野林吧?

  “我们不需要弃马,绕个弯便可。”温亭湛早已经将路线标出来,“走吧,信我。”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夜摇光和萧士睿自然跟着温亭湛,虽然没有官道上那么平坦,但是也不算崎岖,行走起来也不是很慢,有些地方也是需要下马而行,到了晚间的时候,他们已经走了大半的山路,明天下午应该可以走完所有山路,夜摇光选了一个好地方休息,而温亭湛去打了猎物,晚上吃的简单。

  “你到底在盘算什么?”吃了晚饭,三个人围着火堆,夜摇光又问。

  “宁安王不是说了么,他想看看我能不能把几位王爷的把柄都拽在手里,我也想看一看能不能。”火光的映照下,温亭湛那一双漆黑的眼眸,闪动着明亮的光芒,有种不能直视的夺目。

  “然后呢?”原谅她的大脑在这一方面没有经过特训。

  “然后,等他们自己送上门。”温亭湛莞尔。

  “你的意思是要让他们发现在山长身边的士睿是假的,然后他们就会毫无顾忌的来刺杀?”夜摇光大概明白了。

  萧士睿一直跟着书院在一起,人多就眼杂,再想杀了萧士睿,也不可能为此将所有其他人给杀了,这样来不及扫尾,定然是玉石俱焚的局面,除非他们能够有把握在杀了萧士睿之后,就直接谋朝串位,做不到把皇帝一块拉下马,就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动萧士睿。

  如今不一样了,有个假的萧士睿引走了所有人的视线,包括皇帝派遣的暗中人也未必没有被迷惑,等他们发现的时候,定然会觉得是天赐良机,趁着这个机会除去萧士睿,可以有很多空间来扫清痕迹。

  “你现在就抓到了宁安王一个人,你要是把所有人一下子全部引来了,我们未必能够对付得了。”夜摇光想到接下来一路的不太平,就有些头疼,“还有他那个给他下巫术的皇叔背后还有个奇门之人,他那个三皇叔也不是省油的灯!”

  “不,摇摇你错了。”温亭湛伸手握住夜摇光的手,“你忘了我后来不是没有让士睿装做巫术爆发么?”

  “额,好像是……”夜摇光才想起这一茬,去年七月间发生的事情,按照原计划,萧士睿早该爆发然后反咬一口了,这事儿怎么到后面就没有了影儿了呢?

  “因为宁安王提醒了我。”温亭湛笑道,“所以我把七寸断魂针送还给了四皇子广安王殿下,至于永安王殿下嘛,我也让他亲自尝了尝爆心的味道,我手里现在抓住的是四个人,而不是宁安王一个人。”

  “三皇子永安王殿下下了毒,四皇子广安王殿下施了巫术,八皇子宁安王殿下有个鬼兄弟,还有谁?”夜摇光掰着手指头数了数。

  “还有刺杀我的七皇叔。”萧士睿告诉夜摇光,“允禾竟然能够派人抓住我七皇叔一个幕僚,这会儿我七皇叔比我八皇叔还怕允禾,这个幕僚可是知晓我七皇叔不少事儿。虽然那老顽固现在也不肯开口说些什么,可我七皇叔做贼心虚啊,找不到那人,他就不敢再惹怒我和允禾。”

  “那现在就剩下你九皇叔福安王了!”太子不可能动手,温亭湛要钓的是这条鱼。

  听了这话,温亭湛和萧士睿相视一笑:“等着吧,很快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