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63章 顾怀茗
  夜摇光和温亭湛其实从蛛丝马迹之中已经猜到了些许,一个女孩子年仅十岁,能够逼迫她手刃生父,除了天性凶残,或是被妖魔迷惑了神智以外,定然有着难以让人想象的原因。

  可鬼终究是鬼,对于夜摇光而言,他们就不应该是正常存在,而且鬼胎一旦足月随着孩子生产下来,便会克死六亲,到时候她自己都无法克制住自己,会造下更大的杀孽,所以夜摇光必须这样做。

  但是,夜摇光的心依然有些沉重,尽管前世她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情,可终究她还没有磨砺出一颗不是血肉长成的心。

  原本看过妻女之后,见温亭湛的房内一直没有熄灯,打算寻过来表示一番感激的顾元生却没有想到听到的是这样的故事,他不由沉沉的叹了一口气,他很怜惜那个孩子,但是他经历的案件很多,类似的比之更甚的他也见过,所以他也仅仅是对安姑娘的叹息。

  大家都知道顾元生在外面,可都没有点破,闻游突然问道:“小枢,安姑娘……难道就没有办法再帮她么?”

  “这对于她而言,是最好的结局。”夜摇光轻声开口,“她自己知道,她弑父乃大逆不道之行,一但她进入轮回,必然要接受应有的惩罚,她认为她没有错,她无悔,所以她不愿接受,才会用这样绝决的方式来抵抗冷漠无情的天道。”

  人世间很多东西,并非人力可以改变。

  “天都快亮了,大家先去休息一会儿,等到天亮之后,就要启程进入中州。”萧士睿站起身把话题岔开,然后第一个离开了院子,回了他自己的房间。

  闻游也是很累,连续奔波了两日,虽然中途有稍作休息,但走前的那一夜也是熬了夜,这会儿也是有些吃不消,就紧跟着萧士睿离开。

  站在外面的顾元生走了进来,对着夜摇光拱手:“夜公子,此来是有一事欲询问公子。”

  “顾大人请说。”夜摇光伸手。

  “不知我给小女取名——顾怀茗,可否会冲克她。”顾元生直接问道。

  夜摇光一愣,旋即她伸出手给顾元生的女儿算了算八字:乙巳年庚辰月庚戌日亥时生。此命五行火旺;日主天干为金;必须有水助,但忌木太多。乃是七赤兑命,将来竟然是个英姿飒爽,豪气干云,说一不二的女英杰,但火太旺,会造成她刚过易折,带出坎坷的命途,茗字属木,木生火,可怀字属水,水能克火,用这个名字,恰好让她的八字五行得到了中和,将会是极难得见的大好命。

  “极好,再没有比之更适合的名字。”这句话,夜摇光不站在任何个人情感来说,而是完完全全站在一个风水师的立场来说。

  顾元生也是笑了,笑的有些如释重负,也许这是他能够为那个可怜的姑娘做的唯一一件事,纪念她曾经来到过这个人世间。他会给自己的小女儿无上的疼爱,希望那个已经烟消云散的姑娘,若还有一丝执念尚存,能够因为曾经和女儿同体的缘分上,感受到一二分。

  之后顾元生给夜摇光送上了一万两的酬劳,夜摇光并没有推辞,顾元生和温亭湛互留了通信的方式,以便日后可以时常保持联系,这是打算深交的意思。

  两人大概睡了一个时辰,就起了身,夜摇光修炼完毕洗漱后,当先去看了安三爷,安三爷尚在昏迷之中,她并不擅长在正事上说谎,好在顾元生等人决定休息几日,等顾夫人的身子好些之后,在启程,夜摇光和温亭湛也就把这个善后的事情交给了顾元生。

  他们赶回客栈的时候,山长等人也才刚刚起身,便去房间内收拾了一番东西,将行李打点好,然后再到大堂的时候,山长等人也到了,大家一起用了早膳,便离开了这个小镇,进入了中州地界。

  一进入中州地界,就先后遇上了两个书院的参赛学子被各自书院的先生带来,而且中州来来往往的人特别的多,很多没有进入书院就读的世家公子哥也是听到了这一场盛会,早早的便赶了过来。

  “山长,学生和小枢在道县有位分隔多年的长辈想去拜访一下,可否请山长许我二人去一趟道县。”

  不要看道县和潭州都在中州,但从道县到潭州的路程和从豫章郡到潭州也差不了多少,从这里到潭州需要半天,去道州快也要五六天,来回怎么着也得十一二天,但今日已经二十六,距离下月比赛,满打满算也就十四天的时间,夜摇光搞不明白为何温亭湛要这么急,毕竟比完赛之后,无论胜负,山长等人肯定是要给他们时间休养,到时候再去道县也不迟啊。

  “这……”对于温亭湛,禾山长是很重视的,而且他一向认为温亭湛是个很有分寸的人,若非有紧急之事绝对不会冒然提出这个要求,他不认为温亭湛不知道时间上有些紧急,既然温亭湛还是开口要去,定然是有难言之隐,他也不好细问,“比赛之前,你能担保赶回来?”

  “初九一定与山长汇合。”温亭湛郑重的保证。

  “好,便允你们去吧。”禾山长点头。

  “山长,学生随同,可护允禾和小枢安全。”萧士睿连忙说道。

  “殿下您……”对温亭湛和夜摇光放心,但禾山长可并不对萧士睿放心,若是萧士睿有个什么万一,他十条命都不够赔,故而面露难色,“殿下,请莫要为难老夫。”

  “山长我……”

  “士睿,你还是留下吧。”温亭湛突然开口道。

  “不,我就要和你们一道……”

  “士睿,莫要让山长为难。”温亭湛把声音咬得有点重。

  萧士睿顿时不说话了,然后温亭湛和夜摇光向禾山长等人辞别,就朝着另外一条路出发,约莫走了半个时辰之后,在林荫小道上温亭湛突然停了下来。

  “你干嘛?”夜摇光纳闷。

  “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