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55章 寻来
  事情并没有超出夜摇光的预料,大约子时的时候,他和温亭湛的房门终于被敲响,两人一只在等着顾元生,所以都没有歇下,坐在距离大门较近的桌前看书的温亭湛放下书,起身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正是顾元生,他此刻脸色有些发白,眼底的惊恐之色还没有完全褪去,恰好落入温亭湛的眼里:“顾大人请进。”

  “你就是长孙殿下口中的夜大师?”顾元生看着眼前这个长得过分精致的少年,虽然年轻,但是浑身充斥着一股子令人想要靠近,却又害怕靠近后会被他比的自惭形秽的天然气韵。

  “不是学生,学生乃是白鹿书院学子温亭湛。”温亭湛态度谦和道。

  “我才是顾大人要寻之人。”温亭湛身后夜摇光的声音清脆的响起,温亭湛让开之后,她进入了顾元生的视线。

  顾元生一愣,没有想到又是一个漂亮的少年,虽然他觉得少年的面目有些模糊让人看不清,但就是莫名觉得是个漂亮的少年,美得有些不真实,才会让人看不清晰,而且这个少年竟然比温亭湛还要小。

  “顾大人不必疑惑,学生也是白鹿书院学子,姓夜名天枢。”夜摇光向顾元生作揖,“今日在饭堂时,顾大人和尊夫人路过我身旁,不知顾大人可有印象?也就是那时我便感觉到一股阴气从身后飘过,然则顾大人和夫人都不是鬼物,尊夫人身体里的阴气已经重得不逊于女鬼,我才猜测尊夫人的腹中乃是一个鬼胎,我乃修行之人,遇此等之事不可置之不理,故而借长孙殿下之口,提醒顾大人。”

  夜摇光三言两语将事情的经过给讲清楚,顾元生也就没有什么疑惑,若是方才他没有亲眼所见,他是不会轻易相信眼前这个看起来不过十二三岁的少年郎,可一想到方才那一幕,他此刻背脊还在发寒,尚且心有余悸。

  稳了稳心神,顾元生才道:“夜大师,我们可否屋内谈话。”

  夜摇光和温亭湛连忙将顾元生请了进来,温亭湛给顾元生倒了一杯茶,夜摇光才道:“顾大人唤学生名讳即可。”

  “夜公子。”看着夜摇光小小年纪,唤大师实在是有些不好听,但是出于礼貌和尊重,顾元生也不好倚老卖老直呼其名,于是折了中,才谢过温亭湛,接过茶水喝了一口,定了定神之后开口,“夜公子,你可知我适才看到了什么?”

  这是顾元生的试探,毕竟关乎妻儿,谁知道夜摇光是不是哪里得到了一点好东西出来招摇撞骗呢,毕竟夜摇光的年纪太小了。

  对此,夜摇光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于是笑道:“顾大人什么也没有看见,我给顾大人的乃是化煞符,鬼魂皆有阴煞之气,化煞符会伤了它,但是它在尊夫人的腹中,便是现了形顾大人也看不到,顾大人会受惊,是因为听到了那鬼胎吃痛的尖叫之声。”

  顾元生捧着茶杯的手微微一抖,倒不是被夜摇光吓得,而是听到夜摇光的叙述让他又想到了方才的一幕,因着是长孙殿下特意暴露身份来告知,顾元生虽然觉荒谬,但还是听了进去,夜里是辗转反侧。耳边传来了夫人熟睡的声音,他最终抵不过心中的猜疑,将符纸贴在了夫人高凸的小腹上,却没有想到那符纸瞬间化作一束金黄色的光没入了夫人的体内消失的干干净净,旋即夫人皱着眉头似乎要清醒,好在他想起长孙殿下的叮嘱,把夫人给弄晕,就听到了一阵阵凄厉不似人的尖锐叫声从夫人的肚中响起,吓得他从床榻上栽了下来。

  好在那声音只叫了几下,就平复了下去,他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产生了幻觉,但再无睡意,最后犹豫了半晌,还是穿衣来寻长孙殿下指点的人。

  “夜公子,我想知道内子腹中的孩子为何会是……”顾元生这一刻再也不怀疑夜摇光,就直接问了出来。

  “这个要问顾大人和尊夫人了。”夜摇光道,“这鬼胎必然和大人还有尊夫人有间接关系。”

  “此话何意?”顾元生不太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鬼,乃人死戾气怨气所凝聚。”夜摇光道,“我且问大人,夫人怀胎期间可有夜间经过坟地?”

  “不曾。”

  “再问顾大人,夫人怀胎期间可有沾染过人命,嗯,并非亲手,也可是派人行凶。”

  “这一点我可以保证,内子素来宽厚,便是家中下人犯下大错,也只是小惩大诫之后驱逐出府,从不曾动用大刑。”他自己是提刑按察使,最反感的就是家中滥用酷刑,折磨下人致死,澳门赌博网站:虽则下人都是签了死契,但他一样不喜欢这样的行为,娶妻的时候格外慎重,就怕娶了一个不把下人当人的娇蛮之女。

  “又问大人,夫人有孕期间,可有人在她面前含恨而终,即便与夫人无干之人。”夜摇光又问。

  “不曾。”顾元生依然回答的很果断。

  夜摇光点了点头:“那这鬼胎便不是夫人之故,应与大人有关。”

  “与我有关?”顾元生有些不解。

  “接下来,我可能要冒犯大人。”夜摇光道,“大人身为中州提刑按察使,近半年手中可有冤狱。”

  顾元生当即脸色不好看,但是因为夜摇光有言在先,却也没有生多久的气,便理直气壮道:“我任中州提刑按察使三年,不敢说令中州无冤狱,也不敢说没有失察令人蒙冤,但绝对没有一人枉死于我的审判之下。”

  顾元生说的很坦然,夜摇光也看过顾元生的面相,他是一个绝对正直的人,所以她也就相信了他的话,但是他没有觉得自己错判一人,并不意味着死了的人不是喊冤而亡,因为有些时候,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明察秋毫,故而夜摇光道:“那么最后问顾大人一个问题,夫人怀胎之后,大人可有审判过什么特别的案件,让大人心中其实有所保留,并不十足的认为自己所判无错,且案件中有人丧生,死状略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