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53章 三载考绩
  他们是读书人,澳门赌博网站:读书人要的是什么?

  是浩然正气,百折不挠,不媚于世俗的磊落风骨!

  是风霜难销,宁折不屈,不同流合污的立世傲骨!

  如果,他们没有了这些,他们还配成为读书人么?

  面对温亭湛的以诗喻人,所有人都保持了沉默。山长点了点头,又回头和几位先生商议了一下,才对着最后与秦敦决赛的人道:“周同生,温同生所言,你可认可?若你不认可,便明日再比过。”

  “学生,认可。”那位姓周的学员有些艰难的说道。

  “好。”山长很欣慰,于是对着在场的人道,“今日最后一场考比结束,此次由老夫、胡夫子以及段夫子三人带着十位同生月中赶往潭州,老夫不在之时,书院一切事务交由阳夫子打理,望诸位学员在书院勤劳奋勉,以备八月秋闱大考。”

  “学生谨遵教诲。”所有学员纷纷异口同声。

  就这样去潭州岳鹿书院的人员名单就确定下来,由山长亲自带人,两位夫子,高护院带着六名护院,以及十名学生,因为没有直达的水路,而且八百里说远也不算太远,骑马也就十天左右的行程,马车的话大概要半个月,赛事乃是四月十日到四月二十五这半个月,他们都月中出发,禾山长和两位夫子的身子也算硬朗,大家打算骑马走陆路。

  确定完了代表书院的参赛学员,学校又恢复了正常授课,现在才三月初四,要上到这月十五休沐日,然后让整个书院的学员为他们送别。

  现在书院最火的就是庚院,因为他们一个学舍四个人全部去了,私下里都说他们学舍乃是整个书院风水最好的等等传言不胜枚举,夜摇光他们听了都只是一笑置之,现在他们四个加上闻游都去,就剩下陆永恬,所以陆永恬整日都是蔫蔫的,一副了无生趣的模样。

  “我说小六,一个大男人,干嘛这么别扭,不就是少了一次同行,等我们回来上两个月的课就可以集体出游,别再做出一副死人脸给我们看,胃口都被倒没了。”夜摇光看了几天,实在是看不下去。

  “合着被撇下的不是你,你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陆永恬嘟囔。

  “哪能怪谁?还不是怪你不学无术,你又不是没有参赛。”陆永恬为了瞎猫撞死耗子,什么项目都去参一脚,最后没有一样捡大运。

  “我也很努力啊,再说我来书院是学武又不是学文。”陆永恬反驳。

  “那你就等下次武比的时候大展身手,到时候我们所有人都去给你摇旗呐喊。”夜摇光道。

  “就算是武比,也指不定谁给谁摇旗呐喊……”想了想夜摇光和温亭湛两个变态,他声音低落的自语。

  “好了,小六别难过,等我们回来给你带礼物,每人一件。”闻游还是很心疼陆永恬,便出声安慰。

  “嗯。”陆永恬还是无精打采的模样。

  “小六,你到书房来,我有事与你说。”温亭湛突然开口,就站起身去了书房。

  陆永恬立刻跟了进去,也不知道他们两在书房说了什么,大约一盏茶的功夫两人就走了出来,然后有气无力的陆永恬满血复活。

  “蚊子你们可记得给我带礼物回来,记得给我带一套醴陵瓷器,我家老太爷最喜欢把玩瓷器,还有湘绣给我弄一幅好的,我娘最爱,还有……”唠唠叨叨,把中州的特产全部说了个遍。

  “行行行,我们指定给你带。”萧士睿点头保证。

  “对了,小枢,给点钱花。”陆永恬将厚实的手掌伸到夜摇光的面前,“你和允禾他们都走了,总不能真让我这一个月吃馒头吧,还有万一我有个急事儿可如何是好,所以先把五千两给我,等我来年手头宽裕了,再把一万两一道还你。”

  夜摇光伸手一巴掌将陆永恬的手打开:“你放心,我会把王一林留下,钱交给他管着,你一日三餐我保证让他给你弄好的,你有个什么急事儿也只管跟他开口。”

  “你……”陆永恬悲愤道,“你竟然让一个下人管制我!”

  “那好啊,你不要我带走了。”夜摇光一副你爱要不要的模样。

  “要要要!”陆永恬连忙告饶,有总比没有好。

  呜呜呜,他真是太可怜了。

  “你们只带一个书童去?”闻游诧异。

  “一林身手不好,路途未必没有凶险,故而将其留下,到时候我会换一个书童。”温亭湛解释。

  闻游和秦敦看了看萧士睿都是了悟的点了点头,他们也回去换个书童,换个身手好的,这一点书院不强制规定是谁,但是必须一人带一个。

  几日的时间转瞬即过,很快就到了月中,十来天的时间即便要上课,该准备的也准备好了,十四日晚大家都早早的歇下,然后第二日一大早起来,就在阳夫子所带领的所有学员送别中骑马扬鞭赶往潭州。

  古代的驿站也就是约八十里路一个,基本就是骑马一天的距离,早间早早启程,晚上就可以到达驿站,几大书院的山长乃是朝廷任职,自然是官职,所以他们可以住驿站,驿站也相对安全一些。

  出了豫章郡府城进入上高县,再由上高县进入新余县最后进入萍乡县,已经是六日后的时间,这日到达驿站的时间稍晚,他们来的时候驿站已经有路径的一户携带家眷不知是上任还是什么原因的官员住下,剩下的客房不多,就只能两人挤一挤,护院和书童们更是四人挤一挤。

  吃晚饭的时候,夜摇光才知道原来是中州提刑按察使顾元生奉旨携家眷回京述职。

  “今年是三载考绩。”萧士睿道,“从下月起回京述职的官员会越来越多。”

  读了这么久的书,大家都知道何为三载考绩。这个时候就见到一个约莫三十几许的男子扶着一个大肚便便的少妇走向饭堂早已经上好菜的位置,这个男子面容冷硬,但是对待妻子很是小心。

  然而,他们一路过夜摇光身边,夜摇光袖中的天麟便一阵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