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50章 湛哥是坑货
  “我们无需缺课。”温亭湛轻声对夜摇光解释道,“童生试是每三年两场,去年一次,今年不考,明年会有一次。每到不举行童生试,书院不录取新学员之际,就会在四月间与各地书院来一场文赛,每次文赛的地点都在各大书院,今年恰好是在潭州岳鹿书院。此去八百里路,先生自然要在三月间就带学子出发。”

  “带也不会全带吧?”夜摇光没有想到古代书院还这么爽,顿时目光晶亮,但是想到书院有近千学子,怎么可能全部带去。

  “自然不是全带,只带十名。”温亭湛笑道,“嗯,我已经接到山长的告知。”

  “特优生就是不一样,什么东西都你特殊。”夜摇光撇撇嘴,但又不能不服气,这文赛乃是去为书院争光,文赛的结果直接影响到书院的名声,以及来年各地学子报考的选择,书院自然不会放过温亭湛这个妖孽。“那还有多少个名额?”

  “去年甲等前三也在其中,应当还有六个名额,若我估计没有错,也就月底前就会公布这个消息,然后再一次考比,这一次所考的定然是擅长之道。”温亭湛道,“文赛,赛的不仅仅是诗词文章,这些有我们四个人足以,术业有专攻,琴棋书画也在其列,至于其他就看岳鹿书院的通知了。”

  “可我一样都不擅长可怎么办?”夜摇光的脸顿时垮了。

  “我已经给你想好了,你报名参加棋赛便可。”温亭湛伸手捏了捏夜摇光气鼓鼓的小脸,“有我在,你何惧?”

  夜摇光愣了愣,这句话是昔日在从楚家买过来的庄子上,她站在池塘边对温亭湛说的话,不过三年的时间,他便把这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了她,但是她却一点辩驳的力气都没有,温亭湛说的没错,所有的项目,唯有棋赛才能够完美的作弊,只要带着天麟,只有温亭湛在她身侧,她自信绝对能够通关。

  “可秦敦也是棋画比较擅长……”夜摇光可不想这样把秦敦给撇下。

  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每三年无童生试才有一次的机会,不说扬名立万,但总是能够增长学识和见识,她只是来混日子,这个机会秦敦更需要。

  “不是还有画么?”温亭湛笑道,“我从藏书阁里淘了好多名家手札,一会儿就给他送去,担保这几天他满心都是钻研画技,至于士睿,陛下一手好字在做太子时就让国子监的人赞服不已,士睿是陛下手把手交出来,他的字绝对是整个书院唯一可以和我比拟之人。”

  “真不谦虚!”夜摇光瞅了温亭湛一眼,“那我也可以去报书赛,我的字可也不差,而且我凝聚五行之气写出来,和你的摆在一起,我担保就算在工笔上我比不上来,但也能够诱拐先生们选我的。”

  这可是她的真本事,虽然靠的五行之气,但五行之气也是属于她的啊!

  “那你可把士睿挤下去了。”温亭湛一点也没有勉强的意思,“虽然士睿是皇孙,但这种事上先生们可不会酌情考虑,反而更不会偏袒士睿。”

  萧士睿注定不会做官,这个机会用在他的身上,不如用在真正需要历练的学子身上,若萧士睿没有真材实料,夜摇光相信书院的先生们绝对不会在这种大是大非上给萧士睿开后门。

  夜摇光听了不由泄气,伸手拧了拧温亭湛的胳膊:“那你快给我先恶补。”

  虽然她受原主的影响,基础知识还是有,可她总不能走到大赛上,别人提一些稍微有深度的问题就哑口无言,这样就算是赢了,估摸着也会让人心里起疑。

  温亭湛要的就是这个机会,于是从一些简单的注意事项,到睡前讲一讲棋道上的典故,和一些用在棋上的特定词儿,开始给夜摇光恶补,原本有些不情不愿,觉得肯定很无聊,已经打算将温亭湛说的东西全部复制到脑海的夜摇光,觉得温亭湛讲得非常的风趣,比如‘烂柯’一词,温亭湛非常用心的将简短的故事细致化,让夜摇光听得津津有味。

  慢慢的竟然每晚都和温亭湛听了故事之后,还下了一盘棋,即便是她的技术烂到惨不忍睹,可她依然没有失去乐趣,反而在温亭湛的激发下越战越勇,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如此周而复始的重复。

  夜摇光永远也不会知道,这是温亭湛故意要给她培养属于他们共同的爱好,就好比他自己开始研读《周易》之类的书一样,但是他们的爱好总不能只有一个,他又不想勉强她,只能用这样迂回的方式,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她,他要和她做这世间最知心的夫妻。

  到了二月末三日休沐的时候,书院终于公布了这个消息,一时间就在书院炸响了,学子们纷纷摩肩擦踵,温亭湛和考试甲级前三入选也没有人有微词,倒是对于余下的六个名额都盯红了眼睛。

  这三日恰好让他们报名,温习练习,三日后就直接参与书院的比赛。夜摇光要报棋赛,秦敦自然报画赛,今年除了琴棋书画,令人诧异的竟然是有香赛和易赛,不过书院都有开这些课,虽然冷门但也没有人挑得出错来。

  比赛的项目一出来,陆永恬就哭了,哭得不能再哭,他什么都不擅长,肯定会被刷下来,整天在所有人面前露出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蚊子怎么办,他请了两日假,送姑姑回去,肯定不知道这个消息。”萧士睿可没有理会陆永恬,而是担忧闻游。

  “先给他报名吧,等他回来尽力一搏。”夜摇光觉得只有这个办法了。

  “蚊子最擅长棋……”陆永恬小心翼翼的看着夜摇光。

  “那就给他报啊,我改易赛。”早知道有易赛,她才不自虐这么久,想到这里,她蓦然想到了一点,目光非常危险的投向温亭湛,“你不是月初就知道要参赛,你没有问过先生另外六项?”

  她怎么觉得她像是掉进了坑里了呢?

  温亭湛自然不会欺骗夜摇光:“似乎听到先生提到今年有两门冷门比赛。”

  “温、亭、湛!你个坑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