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49章 给钱
  酒其实是王东等人酿制,但是这个酒的好在于每年被他们宅子的九重五行大阵滋养,这是其他地方不可能拥有的条件。

  几人顿时蔫蔫的,觉得源味楼的美味佳肴也缺了味道,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尝呢,这吃出了味儿,却被吊着的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再得知夜摇光这酒一年只出五坛,有两坛还是特定了要赠送的人之后,几人险些没有为剩下的三坛打起来。

  “一群酒鬼。”夜摇光丢下一句话,就拉着温亭湛回了他们自己的学舍。

  会带这个酒来,其实并不是为了炫耀或是什么,只是这初春容易得病,给几人增强一下体质罢了,再说好东西自然不能忘了朋友,却没有想到就这么把几个人给掉了起来,以至于整日缠着夜摇光。

  这下彻底的把温亭湛给惹怒:“我记得我们年前有个赌约。”

  所有人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夜摇光压根就不打算提,萧士睿则道:“我可是把银票还有欠条都给了小枢。”

  “唔。”温亭湛淡淡的点了点头,“最近手头有些紧,你们身上有多少现银就先拿多少出来,聊表诚意。”

  温亭湛手头会紧?相处了大半年,他们都不信!温亭湛和夜摇光可是一家人,闻游的姑姑可是给了夜摇光足足两万两酬金,这才几天,再加上萧士睿那一万两,怎么可能花的完?

  可温亭湛为什么会这样说,自然是故意找茬,为啥找茬,几个人想了想就把目光投在了夜摇光的身上,貌似近日他们下学上学,只要一有空就围着夜摇光在打转,所以就是这样惹怒了这位小舅子控?

  “我记得秦敦应该还剩下三千八百五十两,至于你们两身上怎么也能够各拿出五千两,先还了吧。”见几人不说话,温亭湛慢悠悠道。

  毒啊,真毒啊,他们平日里也没有表现多少钱,也不会像秦敦一样暴露自己的私房,但是他们身上还真有家里念着出门在外给来应急的五千两银子,可这银子是一年的零花钱,若是不上报家里一个合理的银子去向,就休想再伸手要钱。

  “我可不可以只给三千两?”秦敦弱弱的说道。

  “念你态度诚恳,可以。”温亭湛笑着点头。

  “猪啊你!”陆永恬不由怒,秦敦不响应,他们还可以装装傻,可秦敦都一响应,他们若是不给,就说不过去了。咬着牙,陆永恬一脸肉疼的从怀里将那张五千两银票掏出来,做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递给夜摇光。

  闻游也乖乖的掏了钱,温亭湛亲自拿了欠条划了一笔账,夜摇光肯定是不会拆温亭湛的台,心里不太明白,好端端的温亭湛突然想起这一茬,但还是伸手接过来。

  “殿下,我可得吃馒头了,你记得偶尔救济我一顿。”陆永恬当即向萧士睿表示他的可怜。

  萧士睿也明白这会儿就他一个人还没有遭殃,若是他再不聪明点,温亭湛下一个铁定折腾他:“我也只有那点私房钱,都输光了,现在都贴着允禾和小枢吃饭。”

  “那我们以后就顿顿上门吃饭。”闻游便道,“允禾,你总不能自己大鱼大肉,让我们这些朋友吃糠咽菜吧?”

  “那就每日饭点来。”温亭湛非常的大方。

  也就只有夜摇光没有明白这句话是在告诉几个人,除了饭点就识趣点,否则就滚回去吃糠咽菜。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澳门赌博网站:几个人都乖乖的走了。

  夜摇光有点明白温亭湛的用意,笑的跟偷了大米的老鼠一样欢实,凑近温亭湛:“你吃醋啦?”

  温亭湛没有说话,拿起他没有看的书接着看。

  “哼。”见此,夜摇光轻哼,还不承认,闷骚,低头就看到温亭湛手中拿着的书,不由好奇,“你最近怎么都在看这类的书?”

  好像从年初起,温亭湛都在收罗《地域志》,《博物志》,《异事录》之类的东西,还特意借着他成绩优异去了一趟书院的第三栋藏书阁,借了好多本类似的文献。

  “寻东西。”温亭湛这些倒是回答了。

  “你在寻什么东西?”夜摇光更好奇了,什么东西值得温亭湛耗费这么大把的时光,专门去看这么多书来寻。

  温亭湛将书放下:“你不是要给儿子重塑真身,需要返魂香么?”

  “你有眉目了?”夜摇光忙凑上前。

  “《内传》云∶西海聚窟州有返魂树,状如枫、柏,花、叶香闻百里。采其根于釜中水煮取汁,炼之如漆,乃香成也。其名有六∶曰返魂、惊精、回生、振灵、马精、却死。凡有疫死者,烧豆许熏之再活,故曰返魂。”温亭湛道,“这聚窟州我翻遍典籍也不曾有记载,应当是虚构而来,但是这种返魂树虽然没有查找到,可我在这个地方查到了一个类似其形状的花。”

  温亭湛将书抽出来,翻开之后摊在夜摇光的面前,伸手指着:“你看上面的描绘,和返魂树大同小异,最最奇妙的则是这十亩地是当地有名的奇香之地,香从何而来,为何秋冬不散,又为何不随风飘远,这都是未解之谜,虽则这花被笔者所讲不过是形貌奇特,而无香气,但我觉着应该亲自去看一看才能见分晓。”

  夜摇光仔细的看了看,然后发现地点竟然是道州,也就是湖南道县。从这里去道州得有八百里路啊:“路途遥远,那我们等到七八月放假的时候再去?”

  虽然那时候道州也很热,但为了儿子夜摇光还是可以忍一忍。

  “不,我们三月的时候去。”温亭湛却道。

  “我们不上课?不急于一时,我还需要昆仑山上的五彩石,这种东西我请陌大哥打听了,可还没有消息,也不知道此生有没有那个机缘寻到。”夜摇光轻叹。

  “娘亲别急,孩儿会一直陪伴你。”夜开阳忙道。

  夜摇光也不急,就算没有五彩石,大不了等到她的修为到了大乘期之时,折损一点修为,凝聚五行之力灌注进去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