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47章 优等
  第二日,大家看到闻姑姑虽然身体依然虚弱,可明显看着年轻了好几岁的样子,眼珠子都快看掉出来,纷纷围绕着夜摇光问一问是不是有什么返老还童的本事。

  “有啊,所以你们千万别得罪我,哪天我一不高兴就把你们变成尿床的小屁孩。”夜摇光的目光含着深深恶意的扫过萧士睿几人。

  想了想那个美好的画面,几个人顿时跳着远离了夜摇光。

  “小枢逗你们,这世间哪有此等本事。”温亭湛不由轻笑道,“人会因病魔而衰老,小枢驱除了闻姑姑体内的病魔,自然会看来年轻些,其实闻姑姑本就还风华犹存,这才是她该有的面貌。”

  众人一想,也是这个理。

  “你是怎么说服闻姑姑点头的。”夜摇光这才抽空满足好奇心。

  “攻心。”温亭湛高深莫测的给了两个字。

  包括夜摇光在内,几个人都是满头黑线。

  将姑姑陪伴到午休的闻游恰好赶来,笑道:“允禾是给姑姑画了一个大饼。”

  “大饼?”几人懵。

  “姑姑只有活着才可能再有孩子,那孩子既然对姑姑如此留恋,若是姑姑好了,指不定他才能和姑姑再续母子之缘。”闻游说完,就对温亭湛深深一作揖,“允禾,这次多谢你为姑姑解开心结。”

  “允禾,你这不是在忽悠闻姑姑,若是……”

  “你个乌鸦嘴!”陆永恬大嗓门还没有扯出来,萧士睿塞了一块糕点到他的嘴里。

  “湛哥说的也未必不是对的。”夜摇光是深信因果关系,又想到了那个功德,不由神秘一笑,“缘分这种事谁说的准呢?”

  陆永恬把糕点咽下去,喝了一口水,然后看着温亭湛和夜摇光,一个玩高深,一个玩神秘,不由嘟囔:“你们两哪像姐夫和小舅子,根本就是夫妻相,都是一个德行。”

  这话说的温亭湛舒心,他抿了一口果茶,笑而不语。

  夜摇光瞪了他一眼:“就你这个面相,以后十有**要娶悍妇!”

  这话瞬间把陆永恬吓傻了,夜摇光可是会看面相的,他连忙凑上前:“小枢,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我是不是听错了?”

  “我说了什么?”夜摇光装傻。

  其实这话可真不是瞎掰,而是夜摇光早看了陆永恬的面相,他日后真的要娶一个彪悍到不行的女子为妻,具体是谁她不知道,但一定是悍妇。

  “不活了我……”陆永恬一屁股坐在石凳上,哭丧着脸,“我喜欢善解人意的温和乖巧女子,我才不要娶悍妇。”

  陆永恬这副模样把所有人都逗笑了。

  夜摇光白了他一眼,看向闻游:“你姑姑这一个月不宜被叨扰,你最好寻个好地方让她休养,养足一个月就好。”

  “我和姑姑商议过了,不知小枢可否让姑姑在这里暂住一个月,下月月底休沐我请两日假,把姑姑亲自送回去。”闻游便忙道。

  “没问题,我这里风水还行,也清净。”夜摇光点头。

  第二日安顿好闻游的姑姑,大家也就回了书院,因为明日就要开课了,解决了心头的大事,自然想起了他们和夜摇光的赌,晚上早早的睡下,第二天一早就会放榜,将年假前的考试张贴在进入学堂的大路上。

  成绩分为了甲乙丙三等,甲等十名,由前往后成绩越来越低,乙等取一百名,剩下的除了被剔除五个人,全部排名在丙等。

  一大早夜摇光起来修炼之后,就去饭堂弄早餐,已经很多学子围在了公布成绩的地方,夜摇光不由无语,成绩得等到开完会才公布,提着早餐就回了学舍。

  分派早餐的时候,夜摇光发现秦三和萧璞都不在:“他们两人呢?”

  “我让他们两去看成绩了。”萧士睿笑道。

  “你怎么不吃了?”秦敦戳着面前的包子,一副没有食欲的模样,让夜摇光看得稀奇。

  “我等成绩下来了再吃。”秦敦闷声回答。

  “出息,又不是科举考试,至于嘛你,这点事情你就这么在意,大考的时候你还不得昏倒在考场?”夜摇光一脸嫌弃。

  秦敦听了觉得好像也是,于是他又开始吃。

  才刚刚咬了两口,夜摇光又道:“你多吃点,以免等会成绩下来,你午饭都吃不下去。”

  顿时秦敦默了,嘤嘤嘤,这是嘛意思,是说他会考的很差,还是说他的一万两已经飞了?一下子,刚刚升起来的食欲又没有了。

  陆永恬那个没心没肺的吃饱喝足才和闻游走过来与温亭湛等人汇合,澳门赌博网站:大伙儿一道去会院,会院是书院专门开出来举行诗会啊,画展啊,辩论啊等等室内活动的地方。今日开课第一日,山长需要讲话,然后给去年考试成绩优异者当众颁奖。

  闻游早就派人去把好位置给霸占住,所以他们去的时候即便有人,也坐在了好地方。很快山长和书院的夫子们都到了,山长的开场白没有什么特殊,也不幽默,中规中矩的,学生们都聚精会神,因为很快山长就打开了一本册子:“老夫便念一念诸位学子的成绩,由低到高,先念丙等……”

  陆永恬毫不悬念的在丙等,他们一群人就他一个人在丙等,虽然成绩比较靠前,顿时整个人都蔫了。

  接下来是乙等,一开始都没有他们,中途的时候念了秦敦,再后是萧士睿,几人都紧张起来,一直没有夜摇光和闻游的名字,直到乙等倒数第三个的时候念出了闻游的名字,陆永恬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小爷这一年都得啃馒头了。”

  一万两,他整整一年的零花钱,而且还是超支的。

  乙等最后一个念了夜天枢,然后就是甲等十个,大家又都来了精神听着,竟然一直没有温亭湛的名字,直到最后一个也没有把温亭湛念出来,顿时除了温亭湛本人,其他几人都愣了。

  最后山长取出一个独立的册子:“书院考试历来只凭甲乙丙三等,然则今年有位学生的答卷,老夫和所有夫子都反复阅览,一致评为优等,他便是去年豫章郡案首,中舍甲班学子——温亭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