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40章 解析阳宅
  闻游自然是不记得自己姑姑家的整个宅子,澳门赌博网站:第一很多地方他根本没有去过,第二也没有站到屋顶看过,所以他便派人去将姑姑嫁人之后住过的所有院子全部绘图下来,改动前和改动后。也不知道闻游是怎么跟他祖父说的,这事儿闻游的祖父给了他充分的人手,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闻游就抱着一大摞画卷到夜摇光的面前。

  恰好这一日是月末休沐日。休息三日之后就要进行书院的考试,考完试就放年假了。

  “小枢,要偏劳你了。”闻游和自己的书童将画轴放在夜摇光和温亭湛的书房案桌上,从中将一摞递给夜摇光,“这是他任职dl县时所住的屋舍,dl县位于蜀地,我姑姑素来娇养,却义无反顾的随着他跋山涉水上任,不曾抱怨过一言半句,也就是在这里我姑姑第一个流产。”

  夜摇光先将宅子的全貌图展开,迅速的浏览了一遍,然后就将朝向和坐向的标志图,以及附近的街道图一一展开,反复仔细的对比,最后又用罗盘根据自己的想象转动自己的位置再精细的确定了一遍。

  “你姑父这个宅子改动的不是厨房,而是这个位置挖了一口井是与否?”夜摇光没有展开这个地方的改动图,而是直接在分部图的一个地方画了一个圈。

  闻游的脸色一变,他将画卷整理过分类过,自然是详细的看过,虽然他不是过目不忘,但记忆却不差,这一幅图他记得格外的清楚。

  众人一看闻游的脸色,便知道夜摇光说的没有错,萧士睿急忙道:“快,快把改动图给我们看看。”

  闻游抽出一副画沉默的递给萧士睿,萧士睿展开,拉到夜摇光手下的那一副对比,果然什么地方都一样,却在夜摇光手指的位置多了一口井。

  “真是多了一口井,这是什么缘故?”陆永恬的大嗓门立刻嚷嚷出来,“小枢你真是神了,你说说你怎么知道。”

  “我其实在赌,这到底是不是故意为之,若是蚊子姑父刻意加害,那么必然改动在这里。”夜摇光轻叹,“这个宅院其实格局很好,有升官发财之吉,主门灶三处无论从哪里改都会影响到一家之主,而蚊子的姑姑只有流产,没有其他灾祸,那么就只能是在这里。”

  温亭湛也跟着夜摇光看了不少,他把画接过来仔细的看了看,依然没有看出诀窍来:“何故?”

  “影响阳宅的要素很多,并不仅仅限于主门灶的位置,还有四周的景物,门外的路,邻居的屋子,所靠的山,所围绕的水等等,这里挖井自然是水的影响,住宅内水是不可以随便放。”夜摇光详细的解释着,然后提笔在图上勾勾画画,很快点出九个地方,“阳宅也有九星位置,被改动的地方乃是这个宅子禄存星位,禄存星放水,宜去不宜来,如果将在这个位置放水流去,那么是大吉,若是在这个位置让其流来,则是大凶,禄存星五行正当‘绝胎’。”

  “嘶……”陆永恬和秦敦都不由伸手摸了摸肩膀,浑身都觉得阴凉,陆永恬趁机抱大腿,“小枢,日后我搬迁,你可一定要给我看宅子!”

  这根本是杀人于无形,防不胜防啊。

  秦敦捅了捅陆永恬,用眼神示意他看闻游,闻游的脸色已经开始发黑,他才收了嬉皮之色。

  闻游深吸一口气,又抱出了一摞:“小枢你再看看这一座宅子。这是他在dl县任职三年满之后,迁到tl县r县令时的住宅。”

  “蚊子你姑父升职可够快啊。”陆永恬不由一惊。

  别看是平调,蜀地乃是贫瘠之地,而tl县可是杭州富庶之地,差距就是给一个蜀地知府也不换,这其中没有闻游祖父的打点,鬼都不信。闻游姑父的进士在二甲排名靠后,若是没有关系被派去r县丞都极有可能,也许是有心想要磨砺他,也许是闻游的祖父也不想让人诟病自己过于包庇,所以给闻游姑父弄了一个贫瘠之地为县令。

  “你姑父辜负了你祖父一番心。”这里只有温亭湛一个人看懂了闻游祖父的苦心。

  自己千疼万疼的女儿,做父亲的哪里会不为她考虑,闻游的姑父根基太浅,闻游的祖父并非嫌弃他,也不是故意刁难他,而是一番心思在为其设想,贫瘠之地自然是没有油水,但却可以实打实的出政绩。闻游的姑父在蜀地做出了政绩,就不会背负着一个靠裙带关系而升任的名声,日后做得好才能成为真正的清流门楣。

  萧士睿听了温亭湛的话若有所思,秦敦也是有些恍然的点了点头,唯有陆永恬伸手挠了挠后脑勺,闻游却是冷笑:“他指不定以为是我祖父为了自己的名声,有意让他去蜀地吃苦。”

  夜摇光此时已经将宅子给看完分析了一遍,蹙了蹙眉道:“这个宅子,如果你姑父是真的认识布宅的高人,或是他自己精通此道,他定然不会动任何地方,否则都会影响到他才是。”

  既然都俯下头看了看,萧士睿则道:“肯定是有变动,你看蚊子手上不是有一副变动图没有打开?”

  夜摇光低头看了看,看了好一会儿也没有觉得这个宅子可以改动,因为做任何的改动,闻游的姑父都得被伤的很惨,绝对不是小打小闹,她不认为闻游的姑父会舍得自己受苦,明明还可以换个宅子不是。

  “打开来看看不就知道了。”陆永恬伸手从闻游手中抽出画轴。

  就在陆永恬准备展开的时候,夜摇光突然灵光一闪,抬手道:“等等,你姑父和姑母分别生于哪一年?”

  “这个也影响啊?”陆永恬和秦敦都惊呆了。

  “自然,主人家的生辰八字和宅子的方位息息相关,虽然极少出现相克,却也不是没有。”夜摇光白了陆永恬一眼。

  “我姑母生于壬申年,那人生于庚午年。”闻游沉声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