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38章 气吐一口血
  “两只小狐狸。”夜摇光在一旁看着两个人笑的贼兮兮的模样,不由哼道,“既然这么高兴,约了陆永恬他们一道去源味楼大吃一顿,晚上就歇在我冠云街的宅子里。”

  明日就休假,现在已经可以离开书院。

  “好啊。”萧士睿拍手,“我先去沐浴一番,跑了一身的汗。”

  “去吧去吧。”夜摇光挥了挥手,然后吩咐卫茁和王一林去传话给秦敦还有陆永恬二人。

  这边心情愉悦,大肆庆祝。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柳家,柳老太爷在接到自己最听话的四儿子刺杀宁安王之后,整个人都懵了,他是绝对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有这样大的胆子,而且宁安王明明在豫章郡,回程也不可能绕道登州,最后他想到了那一日在茶肆温亭湛说的话……

  胸口顿时闷闷的疼,还没有缓过来,就听闻有使者送来暗喻,接了暗喻看了之后,顿时心痛的有些呼吸不畅,差一点晕厥过去。这还不算完,柳家才把大夫给请来,柳老太爷又收到了一封信,信上没有署名,信中只有一句话:以其之道还施其身,望老太爷安好。

  这一句话,让柳老爷子顿时张口喷出了鲜红的血。吓得整个柳家的人都惊慌失措,然而大夫给把了脉,却面带松快之色:“老太爷得感谢适才送信之人,您这一口积郁之血吐了出来,这病也就没有大碍了。”

  柳老爷子听了这话,险些又要吐血,好在他稳住了:“有劳大夫。”

  感谢,那只恨不得将他给气死的小狼崽子生吞了,他从来没有想到他竟然有这样通天的本事,将宁安王也拽在了手中为他所用。是他轻敌了,这个孩子,根本不是孩子,而是活活的一只妖孽,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折损一个儿子!

  “去,传信给老三,就说我缠绵病榻,让他派人回来侍疾!”柳老爷子侧身对自己的管家道。

  年老的管家动了动唇,最终还是无声的退下了。站在屋檐下,老管家望着天空炙热的太阳,他想到了那一日在公堂上的少年,就如这一轮艳阳一般,遥不可及,夺目慑人,只可远远的看着,一旦靠近就会被烧得粉身碎骨,如果事情发生的再早一点,他还想劝一劝,毕竟是血脉相连,毕竟是柳家先对不起他。可如今随着大老爷升官无望,二少爷流放蛮荒,四老爷被问斩,柳家和那个太阳一般耀眼的少年已经注定不死不休,只是不知道夹在中间的三老爷又该如何……

  轻叹了一口气,老管家佝偻着身子离开了主院。

  而另一边温亭湛和夜摇光等人已经到了源味楼:“你出门时,让卫荆送了什么信给柳家?”

  “送信?”现在只有夜摇光温亭湛还有萧士睿三人,其他三人都还上着课,他们早到一步,萧士睿不知道还有这件事,不由凑上前。

  “没什么,给柳老爷子疏通心脉而已。”温亭湛隐含深意的说道。

  “疏通心脉?”夜摇光和萧士睿都是一脸茫然。

  温亭湛将桌子上的一盘瓜子端了过来,夜摇光喜欢吃这个,但是吃了又不容易停下,吃多了害怕把牙齿嗑缺了,于是很少吃。温亭湛总是记得,虽然家里不买这东西,可只要在外面有,他都会习惯性的动手给她剥壳。

  一边剥瓜子壳,一边道:“柳老爷子刚刚折了一个儿子,又被陛下申饬,先是白发人送黑发人悲痛不已,虽然陛下给他留了颜面,暗喻申饬,可他一把年纪了,这也算在陛下面前晚节不保,自然会郁积于心,所以我给他下点猛药,让他吐吐血,好不瘫在床上。”

  萧士睿听了咽了咽口水,这人简直无耻到了一种境界,把柳家老爷子逼到这样的境地,让人家吐血,说的似乎还要感谢他一般。

  “你说了什么?”夜摇光更好奇温亭湛信上的内容。

  “以其之道还施其身,望老太爷安好。”

  “噗!”萧士睿险些喷了刚刚觉得口干喝到嘴里的茶水,估摸着换了他气死的心都有了。

  “哈哈哈哈,说得好。”夜摇光却笑得很高兴。

  柳家害死了他们的母亲,他们都没有先去找柳家算账,柳家却三番五次的寻他们晦气。虽然这一次折了柳老头子一个儿子,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但夜摇光一点也没有觉得温亭湛出手狠辣,柳老头子不是借用叶辅沿的事儿弄死了三条人命,想要害死温亭湛?人死的不是自家的所以不痛,那么就让他尝一尝这种被人当做棋子牺牲,无能为力的痛!再说,柳居行若不是真的有问题,宁安王也不会下这个手,一个不慎被平安王反咬一口怎么办?所以柳居行刺杀的罪虽然是栽赃,可其他足够令他被问斩的罪行绝对不是诬陷!

  “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今儿似乎心情特别好?”一起赶来的秦敦三人,一进门就发现气氛非常的好,不由坐下来问道。

  “好事儿啊,明儿不是放假了么,我们在商议着去哪儿玩。”夜摇光笑眯眯的说道。

  “就三日能够去多远,等到书院停课之后再去玩也不迟。”陆永恬嘟囔道。

  “书院停课,那得十二月初,还有足足一个月呢,到时候都忙着过年过节,谁跟你一道出去玩?”夜摇光白了他一眼。

  “明年不是有大考么,大考会停课二月,澳门赌博网站:到时候我们再相约出去游玩。”秦敦立刻道,“两月足够我们去很多地方了。”

  “两个月?这么长?”夜摇光侧首看向温亭湛。

  “大考便是三年一次的秋闱,书院许多学子都会下场。”温亭湛将面前半碗瓜子推到夜摇光的面前,见陆永恬伸出爪子想抓,一把给拍开,不理会陆永恬的嘀咕,为夜摇光解惑,“考场在州府的贡院,是书院的大日子,八月中开考,八月学子就得前往贡院,等到考完放榜之后也就差不多是秋收的季节,故而连着八月九月书院都会停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