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37章 一石数鸟
  两小夫妻很快就同进同出,澳门赌博网站:四目相对间都掩饰不住对彼此的关怀,看得萧士睿和秦敦一阵虐心。书院的日子经历风波之后,又趋于平静,陆永恬和闻游搬到了一个独立的一进院子,乃是整个书院最好的学舍,只不过很少,当初建起来也是因为土地的规划问题,大多数学生都会选择住夜摇光他们所住的院子,即舒适又不显得高调,要知道整个书院隐含的勋贵子弟,高官子弟不胜枚举,但凡有点脑子也不想做个出头鸟。基本每年学院独立的小院子都是空着。

  然而闻游和陆永恬的学舍因为死了人不吉利,暂时不能住人,又没有空出来的同等学舍,最后二人寻萧士睿还有温亭湛商议,来年让他们四人也搬到院子里,恰好可以住下六个学员和六个书童,靠门倒座一排都给书童,左右和正门对着的屋子也是两人一间,书房和寝房隔着一道墙和一扇门,带了一个非常小的后院,有独立的小厨房和茅房。

  两人打算的很好啊,萧士睿也没有意见,可温亭湛却断然否决了,因为夜摇光的缘故,萧士睿和秦敦都知道夜摇光是女儿身,很多东西自然会避讳,温亭湛并不想太多的人知道,至少目前不想。

  温亭湛不去,萧士睿和秦敦肯定也不去,两人只能垂头丧气的搬家,不过因为一进的小院子是独立的院落,他们搬家的那一日,夜摇光还是带着罗盘去帮他们看了看位置,确定没有什么不妥,亦或是和他们两人相克,才让他们搬了进去。

  月底休假的前一天,萧士睿下午本应该上着课,却突然冲回来,恰好这一日温亭湛的香学先生身子抱恙,所以下午没有上课,温亭湛就在学舍里盯着夜摇光,不让她碰凉水喝生水。

  “你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做什么?”夜摇光见萧士睿箭一般冲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到了一杯温开水给他。

  萧士睿接过,仰头猛灌下去,才顺了一口气:“我刚刚从马场跑过去,这不是接到好消息,想要第一个跟你们分享。”

  “歇会儿,再说。”温亭湛放下手中的书。

  “柳居行被皇祖父亲自下旨问斩,皇祖父还传了暗喻申饬柳老头。暗喻和皇祖父给我的传信是一起从帝都出发,估摸着这会儿柳老头也收到了,指不定气得吐血。”萧士睿把温亭湛不对付的人也看做自己的敌人,自己的敌人不痛快,他就加倍的痛快,别提这会儿心里多高兴,这不得收到消息之后,上了一半的课也不上了,迫不及待的来分享喜悦。

  “柳居行?”夜摇光觉得这名儿似乎有点陌生。

  “是柳家四房,庶出。”温亭湛笑道,“虽则是庶出,可柳居行还算有些能耐,当年虽然考了一个同进士,但胜在会钻营,如今也是一方知府,一直是柳老爷子的骄傲,也是世人称赞柳老爷子的标榜。”

  “对,就连皇祖父都亲口赞扬柳老头育人有方,他的五个儿子,有三个儿子是进士出身,如今一个在京身居正三品吏部侍郎,一个为一方府尹同样是正三品,还有一个乃正四品的知府,多少人以此来赞誉柳老头,也因此柳老头在文人的心中一直是清流榜样。”萧士睿点头,“皇祖父发了好大的火,就连传给我的信中也有不少怒意。”

  “柳居行在什么地方任职,恰好撞上宁安王报上去的假位置?”夜摇光知道柳居行肯定是宁安王下的手。

  “柳居行任登州知府。”温亭湛淡声道。

  “嗯,八皇叔对皇祖父说是去了兖州,兖州和登州很近,八皇叔上报给皇祖父的说辞则是他从兖州回京,路经登州,接到有人状告登州知府收受贿赂,鱼肉百姓,令富者猖,穷者亡。以流放之人顶替杀人囚犯问斩等等共有十几宗大罪,当时惊异非常,于是下手彻查,却不料表露了身份之后,柳居行竟然恶从胆边生,派了人对他暗下杀手,八皇叔可是折了不少人才好不容易逃回去……”萧士睿蓦然想到了皇祖父信末对八皇叔的称赞不由感叹,“这次八皇叔受了伤,又立了功,皇祖父对他可是大加称赞,八皇叔可得感谢你。”

  “这是宁安王的本事,用不着感谢我。”温亭湛笑了笑,“广信府乃是谁管辖?”

  “府尹乃是七皇叔的人。”萧士睿笑道,“你这一招是把八皇叔逼的和七皇叔对上了。”

  “平安王?”温亭湛扬了扬眉。

  朝廷势力错综复杂,很多人是什么势力他还没有进入官场通过邸报可以大致猜出来。但是要真正的确定还是不太可能,他今日威逼宁安王也未必不是一石数鸟之计,报复柳家自然是最主要,然则牵一发动全身,宁安王知道了他的身世,就不会选择柳居晏,况且柳居晏也不是那么好嫁祸,所以温亭湛从来没有担心过,登州知府柳居行无疑是最好的对象,一则可以让柳老头子痛,二则可以让他满意,三则柳居行好嫁祸。

  柳居行一个做知府的罪行累累,他上面没有人包庇谁都不信,可以扯得更远,当然端看陛下心中愿不愿意,显然陛下在经历了去年旱灾,斩杀了三地知府过后不打算动整个,所以柳居行的罪行就只能自己全兜着。虽然没有达到理想的目的,可是宁安王和平安王对上了是绝对的。

  宁安王突然抓了柳居行,让陛下的目光投到了广信府,使的平安王吃了刮落,或许手下还有人被撤了要职,这个仇平安王绝对不会不记着。

  “宁安王这也算回击了当初平安王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截杀你的事儿。”温亭湛想了想之后笑了。

  “允禾一出手,果然非比寻常。”萧士睿心里美啊,原本他没有被截杀,宁安王握着平安王的证据,他两差一点就拧到一起,如今宁安王被温亭湛这样一逼,就算宁安王将证据给了平安王,平安王也最多是不追究这一次广信府的事情,联手那是绝无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