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36章 湛哥很无赖
  “可你也用不着正大光明的去刺杀宁安王。”夜摇光对此耿耿于怀。

  温亭湛感觉到夜摇光身上的怒气消散,立刻抓住她的手,轻轻的笑道:“摇摇,我已经暴露在了宁安王的面前,我如此做意在敲山震虎。”

  “敲山震虎?”夜摇光凝眉想了想,才明白了温亭湛的用意。

  无论如何宁安王是不打算放过温亭湛这个为萧士睿保驾护航的人,既然如此就不需要遮遮掩掩,温亭湛暗刺不会让宁安王对温亭湛心软一分,明杀也绝对不会对温亭湛再狠辣一些,差别不大。可温亭湛这样明目张胆的去刺杀了宁安王,会有一种先声夺人的效果,澳门赌博网站:若是重挫宁安王,反而会让宁安王在心里对温亭湛形成一种惧意,那么对付温亭湛他就不敢轻易的出手,这无疑是省去了一些麻烦。

  “你就不怕宁安王直接去御前告一状,顺带将士睿也拖下水?”人家可是皇子,就算再不喜欢,自己的亲儿子被人明目张胆的刺杀,做老子的会不管么?

  “哈哈哈哈……”温亭湛发出明亮的笑声,“傻摇摇,我在公堂下来就让士睿亲自传信给了陛下,让陛下知晓我这个人的存在,士睿在信中定然会我大家赞誉,大有引为知己之意,若这个时候宁安王去告我谋刺他,你觉着会是什么结果?”

  “什么结果?难道还会为了你怒斥宁安王不成?”夜摇光不由白了温亭湛一眼,在皇帝眼里,宁安王和温亭湛的位置察觉那是天壤之别。

  “恐怕不仅止于怒斥。”温亭湛笑的意味深长,“宁安王要告我,首先得有人证物证,我可是士睿亲自在陛下面前盛赞的人,可不是阿猫阿狗宁安王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一直在豫章郡,人证遍及整个书院,宁安王他敢告诉陛下,我在豫章郡刺杀他么?”

  夜摇光想了想,好像是不敢,这陛下的宝贝疙瘩才刚刚交到一个知心的朋友,宁安王就跑上去巴不得将之给除了,皇帝自然会盛怒,一查之下宁安王还在说谎,恐怕一顿斥责还真不难完事儿。

  “你不怕宁安王被你激怒,豁出去说出自己来了豫章郡,左不过他并没有做了什么伤害士睿的事情,陛下再恼火也最多惩罚他一顿,你刺杀亲王的大罪你怎么逃?今日你出城也是众目睽睽之下。”夜摇光瞪着温亭湛。

  “我的傻摇摇啊!”温亭湛伸手捏了捏夜摇光的小脸,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何以前摇摇喜欢这样捏他,手感真的是不要太好,“我今日为何出城?是去送叶辅沿,整个书院都知晓,只要叶辅沿力证宁安王被刺之时,我在送别他,宁安王依然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见夜摇光张口欲言,温亭湛又接着道,“你想说叶辅沿身边未必寻不着一个人证明我未现身是吧?就算他们寻到了,我也会让陛下知道他们是多么费尽心思的想要孤立士睿,多么容不下一个失孤的侄儿身边有一个交心的人,以至于大费周折连一个十一岁的孩子都容不下。”

  最后一句,令夜摇光心神一震,和温亭湛朝夕相处,她已经完全不把温亭湛当做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即便是萧士睿等人也不曾,可他的的确确就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一个十一岁的孩子胆敢明目张胆的去刺杀当朝亲王,说出去谁信啊?

  这,就是他的绝对优势。宁安王不告状则已,一告状必然会钻入温亭湛的圈套之中,从此彻底被陛下所厌弃!

  想明白了这一点,夜摇光只能说这只妖孽又进化了!

  但是看着温亭湛那一张稳操胜券的脸,夜摇光又气不打一处来,伸手拧了拧温亭湛受伤的胳膊,见温亭湛吃痛才恶狠狠道:“你既然算无遗漏,你怎么还受伤了?”

  “咳咳咳。”提到这一茬,温亭湛也顾不得痛了,“摇摇,我总要保留一点实力,不能在宁安王面前漏了全部的底,日后他可是一个对手,二则我受点伤,也让宁安王心里好受些不是,要不然他对我的惧意太深,立刻不惜全力将我给除去,你难道不心疼么?”

  “得了吧,鬼才信你这一套说辞,你就恨不得张扬到全天下都惧你,你还怕把宁安王逼的玉石俱焚?”夜摇光伸出一根手指,她的指甲修剪整齐,粉嫩的颜色显得指尖更加圆润,用力的戳了戳温亭湛的额头。

  温亭湛顺势就把头靠在了她的肩膀上:“还是摇摇最懂我的心,我原本没有打算和宁安王做这个交易,只是想要让宁安王重伤,将他逼得狼狈之极后,一怒之下回京状告我,然后掉入我在陛下面前给他设下的圈套之内,等他被怒斥之后,他需要一个宣泄口,这个宣泄口肯定不是我,因为他绝不想陛下更厌恶他,那么他一定会把矛头指向柳家,因为的的确确是柳家老头子将我暴露在他面前,柳老头利用他毋庸置疑,我和柳家的纠葛恐怕他也已经查清,而且我可是亲口说过,我来截杀他是柳老头赌我敢不敢。不过当时他体内的那只鬼突然发作,我见他已经快有控制不住对方的架势,才临时改了计划,他伤了我也确实因为我当时慌了神,我认错,摇摇别生气了,我保证日后一定好好保护好自己。”

  其实夜摇光哪里还有一丁点怒气,伸手将温亭湛的脑袋推开:“别烦我,我累了,我要睡觉。”

  推开了温亭湛,夜摇光就把东西收拾起来,然后铺开她的床榻,她才刚刚躺上去,温亭湛紧接着就挤了过来,一把抱住她:“我跟你一起睡。”

  “温亭湛!”

  “摇摇,我受伤了……”

  夜摇光正打算一胳膊将身后的无赖捅下床,却见温亭湛的包好的胳膊恰好露在外面,她忍了忍,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却听到了耳畔温亭湛均匀的呼吸声。

  最后只能默默的不动了,却完全没有发现等她沉入梦乡之后,某人唇角得意的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