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35章 摇摇生气了
  “哼。”等到宁安王走后,澳门赌博网站:夜摇光冷哼一声,一个纵身飞跃到自己的马儿背上,然后看都不看温亭湛一眼,打马回程。

  温亭湛欲言又止,奈何也不知夜摇光是不是故意的,他刚刚张开嘴,夜摇光的马儿从他身边奔过,逼的他不得不退到路外边,等他站稳身子,夜摇光已经只剩下一个背影。低下头看了看手臂上的伤,温亭湛不由默了默,这个时候绝驰跑了过来,蹭了蹭他。

  伸手摸了摸绝驰的马脸,不由喃喃自语道:“你说,我现在追回去,会不会被关在家门外?”

  绝驰似懂非懂的长嘶一声,摇了摇头。

  “不会啊?那好吧,听你的,你说不会,若是我被关在门外,就罚你一整天不准吃东西!”温亭湛笑眯眯的翻身上马,然后驱马去追夜摇光。

  绝驰泪了,它只是被主人碰到痒痒的地方,摇摇头想要挣开主人的手而已,怎么就成了它说不会?主人想要拖个垫背的以寻求心理平衡,奈何这里只有它这匹马!

  夜摇光没有回夜府,时间有限,他们赶回城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所以就直接回了书院,温亭湛先是追到了夜府,被告知夜摇光没有回来,就知道她肯定去了学院,于是调转了马头追了上去。

  两人前后脚回到书院,都将马匹迁到了书院的马厩。

  温亭湛一进学舍大门就直奔房间,却见书房内还有萧士睿,萧士睿一脸凝重的神色终于在看到温亭湛踏入房门松弛了,却见他半截衣袖都被染红,不由担忧的问道:“伤的可重?”

  “无碍,一点剑伤。”温亭湛安慰萧士睿。

  “是啊,反正死不了人。”夜摇光坐在一旁闲闲的开刺。

  萧士睿看了看温亭湛又看了看夜摇光,将温亭湛拉到一边:“你怎么会明目张胆的去刺杀八皇叔,若是暗刺你定然不会受伤,你得好生解释一番,可千万不要给摇姐姐甩脸子,她这是心疼你。”

  “疼个屁,他自己都不疼,我疼什么。”夜摇光冷笑不语。

  “额……”萧士睿觉得他还是脚底抹油的好,否则火一定会烧到身上,“那啥,今天先生布置了不少课业,我先去做课业……”

  说着,萧士睿就溜了。

  房间内,就剩下温亭湛和夜摇光,夜摇光站起身都不看他一眼直接进了寝房,温亭湛跟着去,却在寝房和书房相连的门口被夜摇光一甩房门欲关在门外,好在他身手敏捷,双手快速的按住了房门。

  见夜摇光就要运功的架势,温亭湛立刻脸色一白,轻轻痛嘶了一声。

  夜摇光顿时收回了手,从细小的门缝里看着他手上的胳膊似乎被撞在了门上,心里又气又疼,放开了房门直接坐到了自己的床榻上。

  得以进门的温亭湛快速的黏了上去,堆起笑脸:“摇摇,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你又不曾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夜摇光将一旁的针线取出来,这是答应给夜开阳做的衣服。

  “摇摇,叶辅沿的事情是柳老头子一手引发。”温亭湛自然是聪明的人,他立刻把柳家提出来,来减轻夜摇光对他受伤的在意。

  柳家,是他们共同的心病,无论是根基还是权势,他们和柳家都相差太远,夜摇光一直担心柳家会对温亭湛不利,果然温亭湛一提及,夜摇光的脸色一变:“难怪那日公堂上柳老头也在旁听,刚刚下了公堂就把你叫了去,他到底意欲何为?叶辅沿等人和我们无缘无故,他这样做不但害死了童辕和霍柳袭,还害的叶辅沿的母亲丢了一条命。”

  然而,事实上柳老头却没有真正的沾染任何一个人的性命,他不过是派人误导了霍柳袭,是霍柳袭被心魔所控扭曲了心灵,才会杀人,这其中也有柳老头派人相助霍柳袭,一步步的诱得霍柳袭泯灭了良知。但是柳老头并不是修行之人,也非地师,这样的间接杀人律法上惩治不了他,天道上也亦然。

  “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将我暴露在宁安王的面前,不,应该是暴露在所有对士睿有敌意之人的面前。”温亭湛小心翼翼的觑了夜摇光一眼,见她果然怒意在往柳家人头上转移,于是再接再厉道,“叶辅沿是因为平日里与我课上走得近,才会遭到无妄之灾,当日我察觉他被栽赃偷盗就已经有所怀疑,只不过不知霍柳袭与他的纠葛,才没有及时阻挠当天夜里发生的事情。”

  夜摇光想起那一日温亭湛似乎是有些晃神,她当时就有些纳闷,这会儿听到温亭湛愧疚的语气,也是心软,不由安慰道:“这并非你之过,有心算无心,他们动手太快,应该是在进书院不久就开始筹谋,只不过士睿这个意外插了进来,硬生生的和我们住了一个学舍,否则只怕他们要好好给我们安插两个舍友,方便他们一步步给我们设陷阱,让我们万劫不复,如今无论是士睿还是秦敦身份都非一般,他们不敢动手,只得寻其他人下手,除非你不结交无权无势的同生,否则这一步是迟早的事。”

  说着说着,夜摇光的语气也冷了,她不是一个什么君子,她也下过阴招,也不是没有利用过别人,但她从来不会祸害无辜之人的性命。她最恨的就是那种,为达目的将弱势之人的性命当做蝼蚁的人。

  “当我知晓时也同样气愤不已,故而我才想对柳家报以颜色。”温亭湛连忙说道。

  “动柳家有很多办法。”她就不下百种,夜摇光蹙眉看着温亭湛的伤口。

  “摇摇忘了,你是我的妻,我身上毕竟有柳家的血脉,对付柳家不能让你出手。”曾经他不懂其中厉害关系,所以他恨极之时希望夜摇光出手,现在他越懂地师的一切,就越不希望夜摇光因为他和柳家对上,“而且,你曾说过柳家或许也有一个修为极高的人。”

  好吧,夜摇光承认她的怒火完全没有了,只有满满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