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34章 一起栽赃柳家吧
  剑鞘带着凌厉之气飞击而来,澳门赌博网站:余光眼角又有寒芒乍现的剑光。温亭湛一脚绕上缰绳,他的身子犹如一只欢快的鸟儿,展臂与地面平行动作优雅的飞了一圈,躲开剑鞘的同时,手中玉笛飞出,笛中冷剑划过,挡住了宁安王此来的一剑。

  剑与剑相击,刺目的火花在摩擦间迸溅,两人都是眉目深凝,运足气在剑刃之上,互相一碰,强劲的力量将两人分开,宁安王在往后飞了出去,落在地面上时,脚步还控制不住的朝着后面滑,最后反手将剑刃竖立于地面,剑在地上划下一道深深的痕迹,才定住了身子。

  而另一边的温亭湛一只脚缠在马儿的缰绳之上,绝驰长嘶一声往前奔跑了两步,减轻温亭湛受到的力量,他脚腕一转,就定住了身形,半空之中华丽的一个转身,就单脚立于绝驰之上,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持剑,居高临下的望着宁安王。

  ‘桀桀桀桀,你不是这小子的对手,让我来!’宁安王身体里出现了另外一个声音,恐怕连夜摇光都没有想到,这只鬼从小就长在宁安王的身体里。

  “闭嘴!”宁安王突然一阵低喝。

  温亭湛是何等耳力,他立刻就想到了宁安王体内的那个鬼兄弟,一个纵身从绝驰身上飞落下来,落在距离宁安王只有十步远的地方。

  宁安王见温亭湛过来,目光一厉,举剑就朝着温亭湛刺来。

  剑剑都狠辣无比,每一剑都蕴含着一股要喷薄的狠劲儿。

  宁安王的情绪已经开始不稳,温亭湛不断的避让,只守不攻。

  很快宁安王手一挽,一串串剑花炸开,手中无数的剑影分不清哪一个才是真的剑锋,饶是温亭湛那样毒辣的眼力依然看漏,以至于宁安王的剑穿透了他手臂的衣襟,在宁安王手腕一转,那剑快速的割了温亭湛手臂一剑。

  要闪躲已经来不及,在宁安王的剑刺入他衣衫的一瞬间,温亭湛另一手掌心运气,不顾手臂划过剑锋的疼痛,反而迎着剑逼近宁安王,手掌变幻了几个动作,一掌打在宁安王的胸口。

  温亭湛这一掌下手极狠,宁安王顿时就被飞击而出,身子砸在地面吐出了一口大量的鲜血,而站在原地的温亭湛鲜血顺着手臂流下去,瞬间将他的衣衫染透,沿着他的指尖一滴滴的砸在地面上。

  “桀桀桀桀,这小子的血比处子还有干净,快让我出去喝光他的血!”温亭湛的血液散开,一下子就引得宁安王体内那只吸血鬼兴奋不已,当下和宁安王争斗了起来。

  见此,温亭湛快速的一个飞跃而上,在宁安王与那只鬼内斗的时候,一张符纸拍在了宁安王的胸口,那只鬼顿时安静了下来。

  低头看向胸口符纸的宁安王,目光瞬间变得嗜血,他定定的看着温亭湛:“你到底是什么人!”

  “一个粗通一点术法的人。”温亭湛淡声笑道,“王爷体内的鬼和王爷可真是关系匪浅,这事儿若是被圣上知晓了,不知王爷乃至宛妃娘娘会是什么处境……”

  “你敢威胁本王!”宁安王目露凶光。

  “王爷此刻还有与我讨价还价的余地?”温亭湛微微扬眉。

  宁安王的拳头握得咯吱咯吱的响,他目光森冷的看着温亭湛,这么多年他最深处最丑陋最不愿被人知道的秘密,竟然这么轻易的就被眼前这个小了他一半岁数的小子给知道了,这个小子根本不是人,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妖孽。

  “你想如何?”情势比人强,他现在处于下风。

  “王爷先把你的人都撤退吧。”温亭湛听到树林内尚有打斗声。

  宁安王将手中的剑举起来,剑尖朝着温亭湛的方向扔了出去,那剑擦着温亭湛鬓发,吹断了他一缕黑发狠狠的插入他脚边的地上,发出了清脆的铮鸣声,温亭湛纹丝未动。很快树林几道黑影就飞到了宁安王的身后,将宁安王搀扶起来,就要对温亭湛动手。

  却被宁安王横臂一拦:“退下。”

  暗卫们纷纷目光不善的看了看温亭湛,才一纵身消失不见。

  “湛哥儿,你受伤了。”这个时候夜摇光也回到温亭湛的身边,看着他血流如注的手臂,顿时面色一寒。

  “有人比我伤的深。”温亭湛温和如春风一笑。

  夜摇光沉着脸没有说话,而是快速的取出药给温亭湛包扎伤口。

  温亭湛转过头看向宁安王:“学生可以为王爷保守这个秘密。”

  “条件。”

  “柳家。”

  “何意?”

  “王爷不是被刺杀了么,王爷受了这么重的伤,难道不应该让陛下知道么?我要柳家人成为刺杀王爷的凶手,我想以王爷的能耐定然能够弄假成真。”温亭湛淡声说道。

  宁安王险些气吐一口血,被人刺杀了,还要被凶手威胁,帮其颠倒黑白栽赃给他想对付的人,简直没有最憋屈,只有更憋屈。

  “如此,便一笔勾销?”宁安王咬牙道。

  “自然,只要王爷应允,学生会和王爷一道忘记今日之事。”温亭湛露出温和无害甚至带着一点纯真的笑容。

  宁安王此刻恨不得骂娘,鬼才要忘记,本王要记一辈子,总有一天一雪今日之耻!

  “好,本王答应你!”宁安王一字一顿的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摇摇。”温亭湛向夜摇光伸手,夜摇光面色不善,一把从怀里掏出一把符纸丢给温亭湛,温亭湛握着递给宁安王,“作为打伤王爷的赔礼,镇魂符可在王爷控制不住其时将其镇住,且不会伤及它。”

  温亭湛深知宁安王对于他身体里的鬼兄弟感情复杂,若真的要将其除去他未必狠得下心,毕竟是同生同长的兄弟,否则那家伙也不会存在这么久。

  宁安王接过,然后阴沉着脸翻身上马,目光冷冷的看着温亭湛:“温允禾,你今日抓住本王的把柄,本王倒要看看你如何抓住本王那几个兄弟所有人的把柄,看看你能够挡在睿哥儿面前几时!”

  言罢,就一甩马鞭,从温亭湛身边狂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