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29章 无可狡辩
  “你胡说!”霍柳袭立刻厉声逼问,“你为何要污蔑我,他们给你什么好处!”

  “霍柳袭,你若再犯,本官便以扰乱公堂秩序将你杖责!”知府再一次警告。见霍柳袭低头退下,才侧首看向温亭湛,“这两人并没有丝毫相像之处,高巍难道是没有点灯?”

  “回大人,学生因为肚子跑的急,确然没有点灯,可学生听到霍柳袭抱怨了一句话,那明明就是他的声音。”高巍回答。

  “高同生,你可还记得那一夜你听到的霍柳袭抱怨的话是什么?”温亭湛听到这话,立刻就问道。

  “自然记得。”高巍颔首。

  “那么烦请高同生将其写下来,递交给大人。”温亭湛说着又看向霍柳袭和孙大树,“孙大树不识字,就请霍同生先将当天夜里你说的话写下来交给知府大人。”说着又问孙大树,“你可还记得那一晚你说了什么?”

  “小人记得。”孙大树点头。

  很快高巍就提笔写好,由他本人亲自递到师爷的手上,师爷再递给知府,而面前放着笔墨的霍柳袭一直没有伸手去取笔。

  见此,知府不由问道:“霍柳袭你口口声声说,当日在学舍的是你,你总不会不记得你说了什么吧?”

  “回大人,夜里睡得迷糊,已经忘了自己嘟囔了何话。”霍柳袭干脆直接说不知道。

  知府的目光变得有些深刻,转而看向孙大树:“你可记得?”

  “小人记得,小人说了一句,你这是误把巴豆当米饭吃了!”孙大树直接将话说了出来。

  当下知府和高巍脸色一变,纷纷看向霍柳袭的目光都变了。知府惊堂木一拍:“霍柳袭你可知罪!”

  说着,就把高巍写的纸条递给衙役,衙役高举走到门口,给所有人看了看,一字不差。

  霍柳袭这下不说话了。

  温亭湛扫了他一眼,才看向高巍:“高同生,适才孙大树说他常去你们学舍送饭,因着他其貌不扬,故而你们或许不曾觉得面熟,那你可记得孙大树说过有一日你们几人都在,你们学舍有人说了一句话。”

  高巍仔细的回想,想了好一会儿才猛然道:“我想起来了,是声音和背影,当日孙大树来我们学舍给霍柳袭送饭,他站在我们房间喊了一声,恰好背对着对面房间内的两位同生,其中一人笑言,这霍柳袭怎么自己站在门口喊着自己,我后来还留意过孙大树离去时,背影确实和霍同生极为相似,当天夜里霍同生也是背对着我,且因为我肚子实在不适,来不及点灯,只是他此刻的声音怎会变成这样……”

  才让他完全没有联想到这一出。

  “因为他险些遭霍柳袭毒害,体内尚有余毒!”温亭湛冷声道。

  一下子所有人都明白了,纷纷瞪大眼睛看向霍柳袭。

  “霍柳袭,你可认罪!”知府大人立刻冷声问道。

  “呵,呵呵哈哈哈……”霍柳袭突然狂笑起来,他没有回答知府的话,而是目光充满激赏的看着温亭湛,“我自问我每一步都安排得精妙无比,这个人就算是站在山长的面前,山长也没有认出来,你是如何想到有这个人存在!”

  如果,没有找到这个人,如果这个人无声无息的死了,那么一切就算有诸多疑点,也将会石沉大海。

  “这个人,并不是我找到,而是你让我找到。”温亭湛迎上霍柳袭的目光,“是你的一句话,提醒了我。”

  “什么话?”霍柳袭紧紧盯着温亭湛。

  “你可还记得为何叶辅沿的衣服里会掉出玉佩。”温亭湛淡淡的提醒,“是因为你的衣衫被划破,你和童辕的身形相差太远,和叶辅沿非常相近,所以你才借了叶辅沿的衣衫,才有了叶辅沿的不愿意,你和童辕的起疑,使的和叶辅沿不对付的童辕才会强势的去寻叶辅沿的衣衫,从而引出了玉佩,有了叶辅沿被关押,才有了接下来你实施一切计划的理由,你的破绽是你自己给的。”

  “哈哈哈哈,温允禾,好一个温允禾,只有你才会从一句话来怀疑我,也只有你能够从这一句话中将我给抓出来,我输得心服口服。”霍柳袭闭了闭眼对知府道,“没错,童辕是被我所杀。”

  “你若早日有今日之豁达,就不会走到这一步。”温亭湛叹声。

  霍柳袭身子一僵,他轻声哼笑:“看来你知道的比我想的要多。”

  “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温亭湛叹了一声。

  这场凶杀案到此就结束了,霍柳袭亲**代了杀人动机,他的目标确实不是童辕,而是叶辅沿。霍柳袭不是苏州人,但是他和叶辅沿的纠葛要从苏州说起,苏州有一名儒,两人都想拜其为师,两人都是商贾之后,那位名儒不收商人之后,但实在是爱惜叶辅沿的人才,所以不收徒,但却带在身边偶尔指点,这事儿被霍柳袭知道,心中就生了不平之心。

  霍柳袭母亲已经去世多年,父亲至今未续弦,可其父却在来苏州进货之时遇见了叶辅沿的母亲,得知对方孤儿寡母,不计较她带着三个孩子,一心想以妻之礼聘为继室,奈何叶辅沿的母亲认定好女不侍二夫,所以执意不愿改嫁。越是如此越让霍柳袭的父亲牵挂,霍柳袭知晓后,更加恼怒无比,对叶辅沿的恨意就加深了一层。

  直至两人都考上了白鹿书院,霍柳袭的父亲甚是高兴,不但亲自为儿子打点,还为叶辅沿打点,两人什么都一样。叶辅沿并不知道他的学舍费乃是霍柳袭的父亲所出,只当是母亲偏疼他,他来了学院直接领了学舍牌。又不好就这件事去苛责母亲,拒绝母亲的好意,就想着已经交了一年,就算他不住也不能退,所以就住了下来,这件事哪里瞒得过霍柳袭,霍柳袭对叶辅沿的恨意就此积累到了一个顶点。

  真正让霍柳袭起杀心的乃是,他听到风声叶辅沿的母亲已经答应改嫁给他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