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26章 叶辅沿不是凶手
  因为命案的缘故,澳门赌博网站:今日接着休课,夫子们还有山长都很关心这件事的发展,尤其是温亭湛跑到府衙击鼓鸣冤之后,山长也亲自去了府衙,虽然学舍有护院看着,但萧士睿身份特殊,就光明正大的带着他们几个去了府衙,而陆永恬和闻游是证人,直接是被传召了进去。

  夜摇光因着萧士睿的关系并没有在门口拥挤着,而是被带到了旁边隔着一道竹帘子旁听,夜摇光看到除了知府的位置高在之上正堂以外,下手方还坐着一个雪鬓霜毛但是精神矍铄的老者,老者一身褐色绸衣,袖口和襟边都用金丝勾着复古的图案,墨玉簪挽发,腰间也缀着同色同纹的墨玉,身后站着两个人,一个管家打扮看着斯斯文文约莫五十几岁,一个四十上下,浑身气息凶煞,是一个功夫绝顶之人。

  “士睿,你可认得那人?”夜摇光侧首轻声问道。

  “那是柳家老爷子,我以前在宫里见过几次。”萧士睿回答,“他是曾祖父时期的进士,虽然才能不出众,可却刚正不阿,报效朝廷四十年,从未有大错,皇祖父对他颇有些欣赏。柳家是豫章郡的书香世家,这事儿发生在书院,天下文人都在看着,他来旁听也无可厚非。”

  夜摇光没有说话,而是目光转而落在笔直站在中堂的温亭湛身上,他犹如一柄即将出鞘的宝剑,浑身锋芒内敛,不出则已,一出便惊艳天下。不知道他知不知道坐在他右手边的就是他母亲的祖父,他最大的敌人。不过夜摇光想,以温亭湛的聪慧,就算不知道,只怕也猜出来了。

  见着他微微垂首,长翘的睫毛遮盖住那一双光华内敛的眼眸,似在养神,浑身上下也没有任何激越的气息在流动,夜摇光的心稍安。

  很快知府便坐了上来,一系列的开场之后,知府沉声问道:“堂下何人?”

  “白鹿书院学子温亭湛。”温亭湛作揖,他秀才功名在身,见官可不跪。

  “你清晨击鼓,有何冤情?”

  温亭湛从袖中掏出纸卷双手地上:“学生前来,是为前夜因杀人罪被羁押的同窗叶辅沿伸冤。”

  温亭湛的话音一落,外面的人都在议论纷纷,毕竟叶辅沿罪证确凿,人证物证俱在,知府顿时一拍惊堂木:“肃静!”

  等到府衙外面安静之后,知府才翻开温亭湛递上去的状词,一一看完之后合上:“本官看了你的述词,确有遗漏之处,既然你上堂击鼓为叶辅沿鸣冤,定然已经寻到证明其清白或者证明另有凶徒之人的证据,本官许你呈上证据。”

  “大人。”温亭湛拱手,“学生已经查到真凶是何人,也已经着人去将其缉拿,还望大人稍等片刻,在这段时间请大人允许学生还原整个案件,以证叶辅沿之清白。”

  “可!”知府点头。

  “多谢大人。”温亭湛道,“学生请大人传召本案第一认证,当天夜里看押叶辅沿的护院,以及验尸的仵作和协作查案的书院大夫。”

  “传!”

  很快两个护院和仵作还有大夫都被传了进来,纷纷向知府行礼。

  温亭湛从怀里掏出几根晒干的药草递给大夫:“先生,请看这是否叶辅沿被看押之处未燃烧完的迷药。”

  这个大夫姓丁,也是书院医学辅修课的先生,虽然不教温亭湛他们,但是温亭湛依然以先生尊称,丁大夫伸手接过仔细辨认:“回大人,温同生所持之药,正是叶辅沿用以迷晕护院之药。”

  “敢问先生,先生可知叶辅沿用了多少此药?”温亭湛问。

  “此药不可多带,摩擦之间也会散发出气息,故而老夫可以断定叶辅沿最多用了两到三株。”丁大夫回答。

  “多谢先生。”温亭湛行了礼,将三株药材拿在手上,“大人,学生请传召学生的下人。”

  “与案情有关?”知府问道。

  “与案情无关,学生需要他协助学生破案。”温亭湛如实回答。

  知府点了点头,很快卫荆就端着一些东西进来,温亭湛从其中取出一个香炉,将三株药材在香炉内点燃,屏住呼吸递到当时看守的护院的面前,两人快速的想要躲避,温亭湛却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手一挥,那弥漫出来的烟雾就直接钻入了他们二人的鼻子里,两人几乎是当场就翻了白眼,晕了过去。

  见此,知府不由沉声问道:“温秀才,你这是何故?”

  “回禀大人,学生只是想要让大人亲眼见证这个命案的漏洞,这两位护院大哥此刻所吸之迷烟绝对比当日在看守叶辅沿之时要多。”温亭湛不急不缓的说道。

  知府看向丁大夫,丁大夫回答:“当日叶辅沿身上最多三株迷药,迷香从屋内飘出,确然比此刻要少,这二人应当比那日清醒的更晚。”

  “回禀大人,学生可以肯定两位护院不出一炷香的时间定然会醒来。”温亭湛道,“请大人上香。”

  知府大人便派人上了一炷香:“你想以此来证明什么?”

  “回禀大人,学生反复走过看押叶辅沿的屋舍到叶辅沿的学舍这段路,最快也得一炷香的时间。”温亭湛又让卫荆将他画出来的路线图递上去,这一点整个书院的学子和先生都可以作证。

  在场的是白鹿书院的人,尤其是护院都不由点头,一直坐在柳老爷子下方的禾山长也站起身:“老夫可以作证,两地相隔甚远。”

  “所以,大人,这两位护院若是被叶辅沿用迷药迷晕,那么应当在叶辅沿尚未抵达学舍,就已经醒来,关押叶辅沿的房间乃是从内劈开,大门必然是大开着,两位护院醒来看到叶辅沿逃跑,难道不会惊慌,不上报给高护院长?”温亭湛总结。

  大家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知府大人不由开口道:“这一切得建立在迷药只有一炷香的时间。”

  温亭湛自信的笑了笑,他侧首看向香案,一炷香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很快就到,在香快要熄灭的一瞬间,两个护院发出了呻吟声,幽幽转醒。

  满堂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