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25章 追查
  夜摇光听了温亭湛的疑惑,也觉得这些地方不正常,除非叶辅沿是一个杀人变态狂,否者他就不会这样做,而且点灯费事不说,万一把童辕或者陆永恬他们先给惊醒了,这不是功亏一篑么?叶辅沿绝对不是一个没有脑子的人,既然如此那么这盏灯就来的太蹊跷,很可能是凶手需要陆永恬给他们作证人故意而点出来。

  “可这也不合常理,如果这灯是提前就点亮了,那么为何童辕会没有醒?若是他的警觉性差,可陆永恬和闻游都是习武之人,若是有人提前叶辅沿一步潜入了他们的院子,他们两不可能没有察觉,除非这个凶手很早就在童辕的房间,”夜摇光蹙眉道,“那么这个凶手就不可能是学员的学子,因为学员要查房。可这又说不通,既然童辕最后一刻呼救了,那么就说明他死之前睁开了眼睛,也看到了叶辅沿,否则他不会说是叶辅沿杀了他,如果不是书院的学子,谁能够这么了解叶辅沿,并且冒充他?让童辕都没有认出来,以至于死了都认定是叶辅沿杀了他。”

  “这也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温亭湛敛眉,忽又站起身来,“我出去看一看。”

  “一会儿要查房了。”

  “我不在学舍也无妨,山长给了我特令。”温亭湛说着已经迈出了房门。

  夜摇光知道明天案子就要在府衙开堂受审,若是今夜还寻不出证明叶辅沿清白的证据,叶辅沿必将会杀人偿命,而他的母亲还有弟妹将会承受来自于童家的怒火。

  “夜姑娘,您快来看看殿下……”这时,秦敦跑了过来面带焦急之色。

  夜摇光跟着秦敦进了房间,就见萧士睿面色煞白直挺挺的躺在床榻上,浑身紧绷僵硬,活像一个僵尸,她没有想到萧士睿被吓得这么惨,不由上前,运足五行之气的两指在他的眉心一点。

  瞪着眼睛的萧士睿就闭上了眼睛,几个呼吸后他睁开了眼睛,然后茫然无措的看着夜摇光和秦敦:“我怎么会在房间,我不是……”

  想要说什么,萧士睿突然就忘了,夜摇光好心的提醒他:“你不是要去看鬼么,怎样鬼好看么?”

  萧士睿猛然想起来了,鬼好看么?他仔细的回想,想不清楚鬼是什么模样,但是一想就是一阵心悸。

  “不好看。”萧士睿脑袋摇如拨浪鼓。

  “以后还想不想看呢?”夜摇光接着笑眯眯的问。

  “不想。”萧士睿回答的斩钉截铁。

  “天色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吧。”

  “允禾呢?”萧士睿突然问道。

  “他去寻找证据了。”夜摇光道。

  “童辕不是说杀他的人就是叶辅沿么?”萧士睿只是不记得他见到的鬼的模样,也不记得他踩到了鬼的脑袋,其他却记得清楚。

  “鬼说的话,都叫做鬼话,那能信么?”夜摇光白了萧士睿一眼。

  “不能信,还让你费力把鬼给弄出来?”萧士睿一副你当我白痴啊?的模样。

  “湛哥儿提出了几处疑问……”见到萧士睿彻底清醒了,夜摇光也就把温亭湛的原话传达给萧士睿。

  “允禾说的有道理。”萧士睿和秦敦同时点头。

  “这个凶手太狡猾,也太聪明。”秦敦道,“他恐怕要杀童辕的心早就有了,只不过一直在寻找机会,才会布置得怎么周密,童辕做了鬼都没有防备他,定然是书院的学生,才能够这么了解事情的始末。”

  “我倒是知道童辕出手阔绰,与他交好的人不少,结怨的也就那么几个,不过前几日童辕和叶辅沿起了争执,倒是有一个一直在旁边。”萧士睿突然想到一件事。

  “是谁?”

  “是武学的一个学员,叫——齐晟,他的功夫极高,在小六之上,我有一次和他交了手,堪堪打平,若是他半夜潜入,小六未必能够察觉。”萧士睿说着就对外面扬声:“铁鹰!”

  倏地一抹黑影从外面飞了进来,跪在萧士睿的面前:“殿下。”

  “本殿要知道齐晟的全部过往,给你一个时辰。”萧士睿完全没有平日里和他们在一起的随和与嬉笑,目光沉凝,身上散发着与生俱来上位者的气息。

  “是!”话音还未落,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见此,夜摇光不由啧啧道:“你的暗卫比起你八皇叔的也不差。”

  “他们都是父王训练出来的人,我八皇叔绝对不是我父王的对手,澳门赌博网站:”萧士睿一脸骄傲的说道。

  夜摇光见此,不由嫌弃的撇撇嘴:“怎么你就没有遗传到一点你父王的能耐呢?”

  “我……我……”我了半天我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萧士睿不由急了,“我不是年纪尚幼,待我……”

  “得了得了,我家湛哥儿才十一岁呢,你可比他大了三岁,你咋也没有我家湛哥儿一星半点聪慧呢?”夜摇光不等萧士睿的话说完,就非常的残酷打击他。

  萧士睿顿时不干了:“这世间总有数百年一出的天才,譬如项橐,譬如甘罗,譬如曹冲……”

  “打住,怎么比喻的你。”夜摇光顿时怒了,“这些人哪个活到及冠?你拿他们跟我湛哥儿比,你这是在诅咒我湛哥儿啊!”

  “咳咳,我只是说允禾才智与他们比肩,允禾有你这么有能耐的未婚妻,想不长命百岁都难。”萧士睿连忙补救,然后道,“我虽然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你看秦敦都快及冠了,不也没有我聪明么?”

  一旁的秦敦顿时泪了,殿下我们能不比较么?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您何苦要来伤害我。

  见到秦敦欲哭无泪的模样,夜摇光有些焦虑的心也暂时放松了,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温亭湛没有回来,夜摇光一直在院子里等他,萧士睿和秦敦也是毫无睡意,原本是他们三人等,暂时没有学舍可归的陆永恬和闻游后来也来了,五个人等着等到天亮,温亭湛也没有回来。

  夜摇光取出三枚铜钱,真准备占上一卦,看一看凶手是谁,突然去买早餐的陆永恬就跑了进来:“快,我们去府衙,允禾去府衙为叶辅沿鸣冤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