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23章 命案
  “那啥,怎么突然有点热了。”夜摇光用手扇了扇风。

  “嗯,有点热。”

  “把门打开,散散热。”夜摇光迅速的转身开门,就见萧士睿和秦敦两个竟然贴着门偷听,顿时黑了脸,“你们好悠闲啊。”

  “我们有事寻允禾商议。”萧士睿立刻灵机一动。

  一是因为不防备,二是和温亭湛去闹了,竟然没有想到这两个家伙会听墙脚,要不是恰好缓解了她和温亭湛之间的尴尬,她肯定好好修理他们一番。

  于是扫了他们两人一眼就让开路:“进来吧。”

  放了两人进去,夜摇光也不想呆在这里,借口去厨房烧热水,然后泡了三杯茶水端了进来,就听到温亭湛的声音:“这事儿,我自有主张,若是需要人手,自然会寻你要。”

  “好。”萧士睿点了点头,就见夜摇光回来了,然后端着茶站起身,“我们的事儿已经说完了,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着把一旁啃糕点的秦敦给拽起来,离开了他们的房间。

  夜摇光坐在温亭湛的下手:“你打算什么时候对宁安王动手?”

  “宁安王离开那一日。”

  “哦。”夜摇光应了一声,然后撑了一个懒腰,“我中午都没有午休,我去补个眠。”

  温亭湛也没有说什么,夜摇光就去睡了一觉,约莫酉时末已经天黑了才醒来,这一次也许是时间还不晚的缘故,三人都没有吃东西,等着夜摇光一起,用完晚膳,几人又说说笑笑了一会儿,才各自洗漱,夜摇光睡饱了,但是也不想大晚上外面去晃荡,也就洗漱后在房间里逗儿子。

  “儿子,你身上一直这件衣裳穿的够久了,都是娘不好,忘了给你做衣裳了,明儿娘出去给你买套成衣,再弄点布料亲自给你做一身。”逗着逗着,夜摇光才发现夜开阳穿的一直是他死前的那一身衣裳。

  “做和爹爹娘亲一样的衣裳么?”夜开阳有些兴奋的问道。

  夜摇光和温亭湛的常服是夜摇光弄出来的兄弟装,除了细节处和大小长短不一样外,其他都是一样。

  听了夜开阳的话,澳门赌博网站:夜摇光目光一亮:“好啊,我们一家三口穿一样。”

  原本在看书,听到夜开阳的话有些不高兴的温亭湛,又听到夜摇光的一家三口,心里就仿佛被吹了一口暖气,温热而又满足。

  然后,夜摇光又给夜开阳烧了不少东西,又让温亭湛给夜开阳指导了一些学问,看着时辰不早了,夜摇光就不耽误温亭湛休息,自己也跟着歇下,然而他们睡到半夜,却听到了尖锐的叫声:“救命啊——”

  夜摇光和温亭湛顿时从床上坐起身,在夜明珠的照亮下,两人快速的交换了一个眼色,都各自穿上衣衫,随便梳理了一下头发,夜摇光将夜开阳收入天麟之中,就打开房门,恰好秦敦和萧士睿也开了房门。

  “发生了何事?”秦敦一脸茫然。

  温亭湛没有说话,而是去看了房门,就看到有学子提着灯笼往一个方向跑,回身对几人道:“我们也去看看。”然后吩咐也已经惊醒站在门口的卫茁,“看好院子。”

  这个混乱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说完,温亭湛带着夜摇光四人也走了,却没有想到竟然还是陆永恬他们的院子,纵然围着的人已经很多,可夜摇光敏锐的嗅觉,还是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温亭湛也同样闻到了。

  两人目光有些凝重,萧士睿捕捉到两人的目光,便问道:“怎么了?”

  “应该有人被杀了。”夜摇光用了推测的词,但语气却是肯定。

  若不是人已经死了,这个时候学院里常驻的大夫肯定已经被叫来了。

  “所有人,全部散去,各自回学舍,不得轻易外出,高护院每个学舍派一个人看着所有学员。”这个时候披散着头发的禾山长,披着一件头蓬,带着同样草草打理的几位夫子赶来,看着站在门口的人不由沉声命令。

  一个劲装打扮,高头大马,身材结实约莫三十左右的大汉对着禾山长一抱拳,然后对着后面一招手,就有三四十个护院跑上前来,将所有人给请回自己的学舍。

  温亭湛见此也打算回去,他才刚刚转身,岂料禾山长道:“允禾随老夫一道进去。”

  被请走的学员都不无露出羡慕的神色,但是也都没有说话,夜摇光不知道她去了洛阳消除萧士睿身上的巫术,书院发起了一场辩驳大赛,在那一场辩驳大赛之中,温亭湛这个新学子力压群雄,不但战胜了所有老学子,就连先生也被他问的哑口无言,一战成名,现在整个白鹿书院没有人不知道温亭湛温允禾其人。

  “我进去看看,你和士睿他们先回去。”温亭湛伸手拍了拍夜摇光的手,这个举动又被他们的史学夫子看到,顿时眼睛都瞪大了。

  若不是时机不对,史学夫子恐怕要大声斥责了,心里想到看来之前给的警告不够,还得好生敲打敲打,百年难遇的一个奇才,可不能被带歪了。

  夜摇光也没有注意到他们夫子的眼神,点了点头就和萧士睿等人走了,他们回到院子里都无心睡眠,全部等着温亭湛回来,问一问到底什么事情,等到了天亮,等来了书院今日休课一日的消息,并且所有学员不得离开学舍,三餐都会由书院的护院给送来。

  直到当天吃了午饭,护院才撤了,他们立刻去了陆永恬的院子,院子里却一个人都没有,不过好在萧士睿的身份特殊,很快就打听到了事情的原委,面色沉重的对夜摇光道:“昨天夜里,童辕被杀了,是叶辅沿,且闻游和陆永恬亲眼目睹。”

  “怎么会?叶辅沿不是被护院给看起来了么?”秦敦惊声问道。

  “叶辅沿辅修医学,他上课时从先生交给他们辨认的药材之中偷藏了不少,这药一燃就能将人迷晕,叶辅沿身上有火折子,将他关起来时没有搜身,他迷倒了护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