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20章 被偷走了初吻
  温亭湛轻笑着坐到夜摇光身边,伸手捏了捏她的脸:“你放心,我不会给他那个机会查到我,更不会让你在他眼里暴露。”

  “我是担心我自己么?”夜摇光一把拍掉他的手,“我还不是担心你,就算他查出我来,我已经凝聚金丹,除非他请了修为更高的人,可这人若是与我无冤无仇,又寻不到我为非作歹的证据,他下战书我大不了不接便是,他还敢来杀我?那是自折修为,修炼者的修为多宝贵。”

  “好好好,我知道摇摇是为我担心,但我有应对之法。”温亭湛道,“所以你不用担心,昨夜一宿未眠,你快去休息吧。”

  “你给我说说,你要怎么对付他。”夜摇光连忙坐正身体,“你不说出来,我哪里能够安心。”

  “当然还是按照原计划行事。”温亭湛一把将她拽起来,拉着她就进了寝房,将她按在自己的床榻上,蹲下身亲自给她拖了鞋袜。

  “喂喂喂,你干嘛呢,我自己来。”夜摇光连忙将双脚缩到床榻之上,双臂环膝瞪着他,“你说什么原计划行事?你还要派人去刺杀宁安王?”

  “昨夜我听了你和士睿的话,我大概能够掌握宁安王的心思,这么多年来宁安王未必没有厌倦之心,若是在一个可以要了他命的情况下,我想他更想结束生命,我会带人白日去刺杀他。”温亭湛从来不隐瞒夜摇光任何他的心思和计划。

  “你不是说杀了皇子兹事体大么?而且你杀了他,他那鬼兄弟还能够放过你啊?”夜摇光一把抓住温亭湛的手,然后把另一只手贴在温亭湛的额头,“没有发烧啊,怎么变糊涂了。”

  温亭湛哭笑不得:“我哪里是要杀了他,我只是按照原定计划行事,你担心的无外乎是宁安王的兄弟上了他的身,我们敌不过罢了,我就是告诉你宁安王不会让他的兄弟上身,所以在白日你刺杀宁安王这件事你无须担忧。我只是想让宁安王重伤,原本我打算让他偷偷来豫章郡的事情逼的暴露给陛下,但既然你和士睿都可怜他,那也不必把他逼到这一步,就让他和他的鬼兄弟好好的把心思花在‘暗杀他们’的人身上,没有心思来调查我们便是,等到他忙完了这一阵子,再回来调查,我要他什么都查不到。”

  “你确定他会有求死之心,不让他那鬼兄弟上身?”夜摇光还是担心。

  温亭湛一把将夜摇光按在床榻上,俯身在她上方:“你要担心我,到时候跟我一道便是,有你在,就算他那鬼兄弟上了身又何妨?”

  “是啊。”夜摇光脑子终于清醒了,然后看着悬在上空一大张放大的脸,不由痛心疾首,“都是美色惑人,我光顾着想着你这个美人了。”

  似涂了一抹艳色的唇瓣微微的绽开,澳门赌博网站:他漆黑内敛幽深的双眸定定的望着她,声音带着一点蛊惑,然后服下身在她的唇瓣上蜻蜓点水一吻:“这是不是色令智昏?所以我聪明的娘子,你快快美美睡上一觉,清醒清醒脑子。”

  说着温亭湛给夜摇光盖好了被子,就起身走了。

  夜摇光还愣然着,思绪停留在方才唇瓣上的柔软触感,她这是被夺走了初吻了么?当日在龙涎液那里根本不算吻,那是救命。所以这才是她的初吻,她的初吻就这样没了,而且一点都不缠绵美好……

  “混蛋!”

  夜摇光低咒了一声,然后闭上眼睛,气呼呼的睡着了。

  也许是一夜未睡的缘故,等到夜摇光醒来已经夜幕降临,她睡得很饱,走出房间看着天色都过了用完膳的时间,只有秦敦一个人在自己的书房,门打开着看到夜摇光出来,就提着笔站到屋檐下:“秦三,卫茁,去把灶头上暖着的饭菜端出来。”

  “怎么就只有你一个人,湛哥儿和士睿呢?”夜摇光扫了一眼屋子,没人。

  “他们两说是有事去寻小六。”秦敦回答着,“夜姑娘,你先去用完膳,我这儿还有一幅画得画完,明日交给夫子,一会儿我们再说话。”

  “去吧,去吧,我正好也饿了。”

  夜摇光挥挥手,就去了厨房洗漱,等她洗漱完毕,秦三和卫茁已经把饭菜给摆好了,给她留了不少,但是夜摇光还是尽数消灭。

  等她吃完之后,秦敦的画也画完了,温亭湛和萧士睿也踏入了院子里,见到夜摇光后温亭湛就走上前:“可吃饱了?”

  夜摇光脸一侧,不去看温亭湛。

  萧士睿见此,对温亭湛挤眼睛:你怎么得罪她了?

  “时候不早了,适才你不是哈欠连天,早点休息。”温亭湛立刻找借口打发了萧士睿和秦敦。

  人家小夫妻的事情,虽然他们很想八卦,但是也不好多言,人家明显不给他们看戏的机会,两人自然识趣的乖乖的去洗漱了。

  “刚刚吃完饭,我陪你去消消食。”温亭湛伸手拉着夜摇光的小手。

  夜摇光一下子就把手抽回来:“不要,我自己去。”

  说着就站起身,往外面走,也不在院子里散步了。温亭湛也不恼,也没有觉得丢面子,扫了一眼不断往他们这边伸脖子的萧士睿二人,才步伐优雅的跟了出去。也不上前,也不说话,就保持着一个距离慢慢的跟着。

  夜摇光就更加的恼火了,这是嘛意思,占了她便宜都不用理亏道歉的么,忍无可忍的她停下脚步转过身:“你不用跟我道歉么?”

  “道歉,为何?”

  “你!”夜摇光大怒,几步上前,“你偷亲我!”

  “第一我没有偷亲,第二我难道不能亲你么?”温亭湛反问。

  夜摇光顿时语塞,气不打一处来就怒吼道:“你亲就亲吧,亲的还那么不好!”

  吼完夜摇光就觉得遭了,果然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温亭湛就一把拦住她的腰肢,漆黑的眼眸带着一点灼热盯着她:“所以,摇摇生气,是因我亲的不好?那我再补偿你一次。”

  说着,唇瓣就印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