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18章 人和鬼的利益纠葛
  一个阳气极重的大男人竟然养着一只鬼,简直令夜摇光不可思议,偏偏今日夜摇光见到宁安王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他神情萎靡,一副被吸了阳气的模样,那么就是说他不是用阳气在养鬼,那么他用的是什么?夜摇光用的可是天麟,这世间哪里那么多天麟!

  最最重要的是,宁安王是皇子,身上依然有着皇家之气,鬼魅这种东西一般是不可以靠近,夜摇光现在真是恨不得自己的修为再高一些,若是她到了分神期可以分出元神,就可以悄无声息的潜入进去,看看这位宁安王是怎么养着那只鬼,难怪灯光如此昏暗,只怕也是为了那只鬼。

  “王爷,属下已经查了两遍,并没有查到长孙殿下身边多了什么人。”一个声音厚实的男子压低着声音在汇报,“长孙殿下来了书院之后,整日与同舍之人混在一起,都是十三四岁的孩子,最有名的也就是豫章郡案首,不过才十一岁。”

  “没人?”宁安王的声音清朗中带着一丝天然的冷冽,“没人,他能够摆了本王一道?”

  “王爷,三王爷送过来的暗卫未必就是长孙殿下的人。”那厚实的声音再次响起。

  “除了他,本王想不到旁人,各府中的暗卫本王都碰上过,这人虽然是一个死人,然则他身上的标记尤为特殊。”宁安王的声音透着一丝笃定,“除了本王那位大哥能够留下这样的人,本王想不出还有谁能!”

  “属下无能,查不出长孙殿下身边多了什么人。”

  “你的办事能力,本王清楚,这人要么就是隐藏极深,要么就是本王意想不到之人。”安宁卫声音微沉,“把睿哥儿身边所有增添的人,哪怕是一个打杂的下人来历也给本王查得清清楚楚,本王就不信他还能够遁地了!”

  “是!”

  很快一抹黑影就从屋子里飘了出来,犹如鬼怪,但夜摇光确定那是一个人,只能说这个人的身手太好。夜摇光听着没有什么动静了,正准备离开之时,就见又有两人抬着一个昏迷的婢女进了屋子,很快浓郁的血腥之气就从屋子里传了出来,然后两个人快速的抬了一具白骨出去。

  卧槽,用处子鲜血养鬼,这位宁安王到底造了多少罪孽!

  “你到底何时才肯放过本王!”宁安王的声音冷漠的响起。

  “桀桀桀桀,我也帮了王爷不少忙,王爷不会想要过河拆桥吧?”若是换了一个人只怕听到的就是宁安王自言自语的声音,可夜摇光却能够清楚的听到这森冷的鬼魅之声。

  “本王从未求过你,是你一直阴魂不散。”宁安王的语气之中掩饰不住的厌恶之情。

  “待到我吸够三百六十五个不同时日出生的处子鲜血,我自然会离开王爷。”那鬼魅道。

  “滚,离本王远一些!”宁安王怒喝。

  很快房间趋于平静,夜摇光才悄无声息的离开,和温亭湛汇合,她在温亭湛的耳边低声说了所有的事情,使的温亭湛大惊,原本的计划也改变了,两人快速的离开了周府。

  回到了书院温亭湛才问道:“不是说皇家子弟自有龙气相护,澳门赌博网站:为何宁安王会被一直鬼给缠住?”

  “有没有可能宁安王不是皇家血脉?”夜摇光突然脑洞大开。

  “宁安王的外祖家并不显耀,宁安王乃是在宫中出生,据说陛下当日恰好在场,绝无偷龙转凤的可能。”温亭湛仔细打听过关于宁安王的一切,说宁安王不是真龙血脉,他第一个不信。

  那么夜摇光也开始纳闷了,难道这个时代的龙气不能护体?可不对啊,她真真切切在萧士睿的身上看到了龙气,虽然不是真龙之气,但绝对没有错,有就不可能失效。

  两人都无心睡意,很快五更天,他们的房门被敲响,温亭湛打开房门就看到萧士睿站在门口,见他眼圈发黑:“一夜未睡?”

  “我担心你们。”知道今晚温亭湛和夜摇光要夜探周府,所以他一直等着他们回来,方才不过是一时想事情走神,等他回过神温亭湛和夜摇光房间的烛光已经亮了,所以他就过来了,被温亭湛迎进屋子之后,他目光坚定的看着温亭湛:“允禾,你说得对,成大事者不可妇人之仁,我不能坐以待毙,但求问心无愧即可,你的决定我没有异议。”

  “你是没有异议,但是我们的计划得改变。”夜摇光开口,将宁安王的事情告诉了萧士睿,“如果你们依然要按照计划对付宁安王,那么只能在白日里,否则你们派再多的杀手,都不够那只鬼对付!”

  “你,你不是说我们是百邪不侵的么?”萧士睿听了瞪大眼睛。

  “这也是我纳闷的地方。”夜摇光伸手拖着下巴,皱着眉,“你八皇叔明显不喜欢那只鬼,尤其是听到那只鬼说要吃够三百六十五个人的血之时,我都能够感觉到他的杀气,如果他能够杀了那只鬼,他一定毫不犹豫的动手,那就说明这只鬼是你八皇叔被逼无奈的养着,并且他还不能不养,否则我不信他寻不到一个有本事的人将其给除了。”

  远的不说,就是三皇子永安王也认识卢方啊,宁安王不可能没有这方面的人脉。

  “从来没有听说过八皇叔寻这方面的人。”萧士睿仔细回想一下,摇头道,也就是说宁安王明明很厌恶,却连尝试就没有尝试过寻找可以除掉这只鬼的人,这就更让人纳闷了。

  “那就是除掉这只鬼,对于他而言有着无法估摸的损害,所以他才不会动手。”温亭湛一针见血的指出。

  “别逗了,听他那口气,也是不屑于那只鬼给他的便利,除了给他带来的利益,人和鬼还能够有什么利益纠葛?”夜摇光嗤笑道,“除非那只鬼啊,就是他自己,那只鬼死了他也死了,但是这可能么?”

  夜摇光的话让萧士睿蓦然脸色一阵煞白。

  “怎么了?”见此,夜摇光收敛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