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12章 你被女鬼睡了
  听了闻游一会儿唠叨,大家都去了龙虎山山脚下陆家的别院,陆永恬自然好生的招待他们,要寻的东西都已经寻到,还有两日才开课,大家都不急于一时,当天晚上在陆家的别院里玩的非常的嗨,几个少年的情谊也就在此结了下来。

  夜摇光见着陆永恬急不可耐又不敢来询问的目光,便在饭后拖着温亭湛回房间,又让人准备了笔墨,将她口述的枪法口诀全部默了下来,还有几幅图,夜摇光直接神识传送给了温亭湛,就用了半个时辰就弄好了,见天色不晚,夜摇光就亲自拿去给陆永恬。

  走在抄手游廊上,一抹身影快速的从夜摇光的眼角一闪而过,夜摇光目光一凝,陆家别院护院不少,竟然给人潜进来,想到萧士睿在别院,夜摇光有些担心,就追着这一抹黑影而去,却发现并不是去萧士睿的院子,而是去了闻游的院子,而且跟的近了,夜摇光已经发现是一个女子的身形,别人私会情人,夜摇光懒得理,拐了个弯去了闻游隔壁陆永恬的院子里。

  下人传过话之后,陆永恬亲自跑来迎接夜摇光:“小枢,你怎么晚来寻我,可是有什么事,或者他们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

  “没有,我刚刚让湛哥将枪法默了下来,看着天色你应当没有歇下,就给你送了过来。”夜摇光将枪法递给陆永恬。

  陆永恬如获至宝的将之小心的接过,然后翻开一页看了看,顿时目光就亮了,又忍不住翻了第二页,就这样当着夜摇光的面翻完了一遍,准备再翻第二遍的时候,才想起夜摇光还在,不由不好意思的身后挠了挠后脑勺:“是我怠慢了,小枢要不要进去喝杯茶?”

  “大晚上的喝什么茶,对身子不好,我回去了。”夜摇光叮嘱道,“这东西传给你,你定要好生收藏,若非你日后收徒,或是你的子孙后代,切勿给旁人看到。”

  夜摇光把这本枪法传给陆永恬,没有任何别的想法,完全只是因为这东西会在陆永恬的手上发挥最大的作用,可大家族那档子事儿,夜摇光心里也明白,尤其是大家族的大家长更是一切以利益为前提,夜摇光并不希望她的一番好心助长了一些人的野心。

  “小枢你放心,在我有生之年这本枪法绝对不会流入旁人手中,也绝不会在选定继承之人前让第二个人看到。”陆永恬连忙肃容担保。

  “夜色不早,早些休息吧,这东西给了你,就是你的,也不急于一时。”夜摇光叮嘱了一句,就转身离开了。

  巧的是,夜摇光才刚刚从陆永恬的院子里出来,又看到了那一抹黑影从闻游的院子里离开,她顿住了脚步,就等着那女子离开之后,再走过去,却见闻游从院子里追了出去。

  原本打算回去歇着的夜摇光,蓦然想起闻游是被采阳的人,虽然刚刚那女子的的确确是人,可有时候鬼也是可以附着在人的身上。夜摇光犹豫了片刻还是跟了上去。

  “浔儿,你听我说。”闻游追出了陆家的别院,就在巷子里追上了那个叫做浔儿的女子。

  “我不听,你不是嫌弃我么,既然如此你还追出来作甚?”浔儿的声音特别的甜美,带着一点隐忍的哭腔,让人听了就莫名的揪心。

  “我哪里是嫌弃你。”闻游叹了一声,“浔儿,你待我好,所以我才不能伤了你,我注定无法娶你为妻,我不愿让你委身做妾,等回去我便让娘亲为你寻一门好人家,我保证他这一辈子都不敢辜负你。”

  “若我愿为妾呢?”浔儿声音带着一丝轻颤。

  闻游许久没有说话,站在墙边的夜摇光恰好顺着夜光看到他挣扎而又痛苦的模样,过了许久他才睁开了眼睛,眼底闪过一丝绝然:“浔儿,你不能为妾,你不知道我娘她……我见惯了我娘对待我父亲的妾室那些手段,日后你若为我的妾,我能够护得了一时,却护不了一世,内宅总是主母做主的地方,我的偏袒未必能够给你带来好。浔儿,我对你无心。”

  “呵……你对我无心,我自问模样不差,琴棋书画样样皆能,我如此投怀送抱,你都能够断然拒绝我,闻游你不是君子,若是你对我无心,你早就让我成为你的人了,你越是这般我知道你心里越发的有我,为什么我都愿意这样委屈自己,你还要对我这般的绝情,若是你真的心中无我,我会对你纠缠至斯?你骗得了所有人,你却骗不了我!”浔儿的声音哽咽,然后猛然撞入闻游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表哥,你真的忍心把我嫁给别人,真的忍心?”

  夜摇光可以清楚的看到闻游的痛苦和绝望,他是真的想要伸手将怀里的人紧紧的抱住,但是抬起的手僵硬在半空之中,却终究还是默默的收了回去,他狠下心将浔儿给推开:“浔儿,这是最后一次,日后别来寻我,我不会再见你。”

  浔儿看着闻游绝然转身,她泪如泉涌,什么也顾不得的嘶喊:“表哥,你若走了,我恨你一辈子!”

  闻游的身子僵住了,他伸手拍了拍,两个黑衣人就出现:“少爷。”

  “把表小姐送回襄州。”吩咐完,闻游就转身消失在院子里。

  夜摇光见着那位浔儿姑娘的正面,确定她身体里没有任何不干净的东西,才转身进入了院子,回院子的路上,她却遇到了等在半路上的闻游,黑暗之中闻游转过身看着夜摇光:“夜同生,这是你第二次跟踪我了吧?”

  “第二次?”夜摇光一愣。

  “难道不是?”闻游目光有些冷意,“你若不曾跟踪过,当日你在马场岂会说出那样的话?”

  夜摇光这才想到闻游指的是那一茬,不由嗤笑道:“闻公子你想多了,你睡了女鬼,被采走了阳气,我一眼便看出来,自然知道你做了什么,无需跟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