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02章 睡一起
  夜摇光可是带足了材料,澳门赌博网站:连蜂蜜都带了一罐,做了外焦内嫩的蜜汁烤兔,六个人,两人一只。萧士睿非常明智的决定和卫茁这个小的分一只,让陆永恬和秦敦这个饭桶分一只,结果等到醒来的陆永恬洗完澡,换了衣衫过来之后,就只剩下一串兔子骨头。

  秦敦立刻将满满的一碗鱼汤,上面有一条完整的鱼端给陆永恬:“快,给你留了晚膳,还是热的。”

  这一折腾陆永恬也饿了,接过碗就坐着开吃,也没有问兔子去哪儿了,等到他吃完之后,才对温亭湛抱拳道:“温公子的救命之恩,我小六记下了,日后一定会回报温公子,以往是我眼拙,日后谁要是敢在我面前言温公子半句不是,我小六一定跟他拼命。”

  陆永恬虽然是陆督司的嫡长孙,但他父亲上面有两个庶出的哥哥,这两个庶出的哥哥又生了五个儿子,所以他在这一辈排行第六,加上他姓陆,长辈们都喜欢叫他小六,因为还没有及冠所以没有表字。

  “唔。”温亭湛淡淡的应了一声,表示他知道了。

  要换做往常,陆永恬早就觉得温亭湛在藐视他,可现在不一样了,不是因为救命之恩,而是因为陆永恬亲眼看到了温亭湛的身手,他是被温亭湛给折服,陆永恬是个天生的武夫,他就佩服本事比他大的人,没有本事就算是萧士睿也不能让他真正的低头。

  “小枢,你给他的铜钱掉泥地里了。”温亭湛转过头对夜摇光道。

  夜摇光又从怀里掏了一个出来,递给陆永恬:“你最好挂在脖子上,这是最后一个了。”

  原本就只准备了他和闻游的,既然闻游不跟他们一道,那就再给一个,其实温亭湛难得开口向夜摇光要什么,足见温亭湛是将陆永恬看进眼里了。

  “好好好。”陆永恬虽然不知道这铜钱是不是如同夜摇光说的那么灵,但是已经体验了一把子凶险,他也不敢大意,还真的挂在脖子上。

  见此,原本放在身上的秦敦和萧士睿也默默的拿出来挂在脖子上。

  而后几人就开始聊天,陆永恬是个武夫,而萧士睿虽然文武兼得,但是秦敦却是更偏向文,温亭湛的话很少,但他每一次出声,都能够将已经快要冷场的陆永恬和秦敦一起带入进去。

  天色不早了,夜摇光才吩咐卫茁取出她准备好的睡袋,问题又来了,夜摇光可没有准备多余的,就五个,然而他们都有,总不能撇下陆永恬一个人吧?而且现在是深秋,深秋露重,真的这样睡着肯定会染上风寒。

  夜摇光倒是不需要,但是这么多人面前她并不想表现的太过于特殊。陆永恬看到这样尴尬的局面忙道:“我皮糙肉厚,我带了一条毯子,这点风还不放在眼里。”

  “你用这个。”温亭湛二话不说将自己的递给陆永恬。

  “那不行,我不能收……”

  陆永恬话还没有说完,温亭湛就直接扔给了他:“无妨,我和小枢一道就行。”

  “噗……”原本还以为温亭湛是舍己为人,此刻才知道这小子是想趁机吃豆腐,萧士睿不由闷笑,然后侧首看向陆永恬,“你就不用推辞,允禾和小枢啊……他两比较瘦,共用一个完全没有问题。”

  听了萧士睿的话,陆永恬才看了看温亭湛和夜摇光的身板觉得好像是这样,于是伸手挠了挠后脑勺:“那就委屈二位了。”

  夜摇光将火堆弄好之后回来,就看到已经躺在睡袋里面等着她的温亭湛,不由瞪大了眼睛:“你什么意思。”

  “咳。”温亭湛依然挂着优雅的笑容,“我不会挤着你。”

  夜摇光看着一脸尴尬的陆永恬,合着温亭湛让她去熄火堆,说这件事他解决,就是这样解决的?为了不让陆永恬更加的不自在,夜摇光什么都没有说,脱了外袍就钻入了温亭湛腾出来的半边睡袋。

  睡袋自然不是拉链式的,夜摇光改成盘扣式,即便她做的足够大,但是将缘边的盘扣一扣上,他们两个人也是有那么一点拥挤,几乎身体贴上了身体。

  夜摇光微微一侧头,就对上了温亭湛漆黑内敛的眼眸,那么深,如同他身后的夜空,碎着繁星点点,愣了愣神夜摇光果断的微微移动身体背对着他,然后闭上了眼睛。

  她突然有一种心跳加快的感觉。明明秋寒的夜,明明冷热不侵的身体,可她觉得心口有一股热气,即便是闭上眼睛,她也能够嗅到身后传来的一股淡淡的清洌冷香,这股香有点像清风,令人很舒适。

  渐渐的,她就在这股清香之下,睡着了。

  等听到了耳畔之人均匀的呼吸声,温亭湛才轻轻的伸开手,将她小心翼翼的拦在怀里,头微微的靠近,鼻息触及她的发香,然后闭上了眼睛,长翘的睫毛在月光下投下了阴影,轻浅而又安详。

  所以,第二天早上夜摇光是在一人怀里清醒过来,这是她活了两辈子第一次在一个人的怀里苏醒,身体微微的有些僵硬。

  但很快她就放松了,然后从被窝里面爬了出来,这样的动作自然也把温亭湛给惊醒了。也跟着爬起身,夜摇光快速的将外袍穿好,将头发梳一遍,天还蒙蒙亮,其他人都还睡得很香。

  夜摇光开始修炼,金子跟着她一起打坐。温亭湛也在整理好自己之后,去旁边练功,卫茁也晚了温亭湛一步清醒,夜摇光修炼完毕,大家都清醒了,都在晨练,不过陆永恬和秦敦还有萧士睿比较快,去洗漱之后就在旁边看着温亭湛主仆练剑。

  “允禾这剑法很是精妙,可化万力为气,永远不会被逼入绝境。”萧士睿见陆永恬一脸羡慕和渴望的看着温亭湛的剑法,不由叹道。

  晨光微微洒落,那一人,持一剑,他白衣,银光影。剑光流动,变幻无穷,明明他的动作很慢,可剑影却极快,几乎将他整个人笼罩在无数的剑光之中,在晨曦之下,彷佛是他本人绽放了万丈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