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99章 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小枢,澳门赌博网站:你怎么来了?”看到夜摇光,萧士睿就翻身下马,跑到她的身边,身子趴在马场的围栏上,“要不要来过过瘾?”

  “不要以为你在军营呆了几年,就可以和我比马术。”夜摇光可不是吹,首先上辈子她就会骑马,而且她是修炼者,可以控制马。

  “好大的口气。”这时候几个人也走了上前,其中就有夜开阳口中被采阳的男子,说话的乃是一个面容粗狂的人,一看就是练家子,他上上下下打量着身板在他眼中娇小跟女孩子一样的夜摇光,“治彦的骑术乃是我们学员之中的佼佼者,连御学课都不上的人也敢如此大言不惭。”

  治彦乃是今上给萧士睿赐的表字,只不过没有对外公开,萧士睿的身份在学员依然是迷,他叫龙治彦,虽然经过入学那一风波很多人会猜测萧士睿的身份,但也就仅限于当天入学的人看到,后面萧士睿也算是低调,很多人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去调查一个同窗的身份,而这些学员很明显不是他们主修课一道的学员,要么是其他班级,要么就是高年级,否则夜摇光的记忆不会不认得。

  “我不上御学课,是因为无人可教我。”夜摇光很平淡的吐出一句猖狂无比的话。

  “年纪不大,口气着实不小。”这说话的乃是那位被采阳的人,“我认得你,当日在相思河发现女尸之人,轻功倒是不错。”

  这人当日也在相思河附近,只不过站得比较远,但也看到了夜摇光一跃飞入河道之中,将跌落在墙道内的人给提了起来送到女学。

  “这是我学舍的同生,夜天枢。”萧士睿便做了介绍,先后指着最先开口的人和那被采阳的人道,“这是我在御学课上遇到的两个骑术最好之人,陆永恬和闻游。”

  没有想到那长得那么结实的人竟然有一个这么温和的名字——陆永恬,不过姓陆有些敏感,夜摇光当即想到了陆督司,不过夜摇光也没有去看面相,无关紧要的人何必去浪费精力。

  “夜同生既然骑御了得,不如让我长长见识。”闻游想了想开口道。

  “我为什么要让你们长见识?”夜摇光淡然的看着他们。

  “你不是自认学院无人可教你么?”陆永恬道。

  “那是我的事,我的本事如何,何须要你们认可,又何须要向你们证明?”夜摇光说着就转头看向萧士睿,“早些回来,有好吃的等你。”

  这种完全不放在眼里的态度,彻底的让陆永恬和闻游恼火,陆永恬可是扬州府陆督司的嫡长孙,他祖父掌一方军权,在整个扬州都是横着走,也就是现在遇上了萧士睿,被家里暗示过,而且和萧士睿也确实脾气相投,他才愿意让着萧士睿,在萧士睿面前做小,可这小子竟然这样不把他放在眼里。

  “不准走!”陆永恬一个翻身飞跃出了栅栏,横臂挡在了夜摇光的面前,“今日你若不露两手,休想离开马场。”

  和萧士睿不一样,陆永恬的身份已经公开,整个书院就没有人敢得罪他,甚至不少人捧着他,他话音一落就有人围了上来,那副架势似乎要群殴,而远处看顾学员的骑术先生在看到这一幕想要上前,也被跟随陆永恬的人借故将先生给拖住。

  “小六!”萧士睿的脸色瞬间阴沉无比,夜摇光于他而言是不一样的,当然少年情窦初开,自然不是男女之情,而是一种敬佩亲近之情,他都舍不得在夜摇光的面前大吼大叫一声,陆永恬竟然敢摆出这样的阵势。

  夜摇光抬手打断萧士睿的话,陆永恬和闻游两人知道萧士睿的身份,见萧士睿当真一点架子都没有的不说下文了,顿时心里一阵疑惑,夜摇光到底什么身份,竟然能够让萧士睿这样的容忍。

  “你们加起来也打不过,我今天心情好,不想动手,所以你们最好不要把我的好心情折腾没了,否则你们可是要吃苦头。”夜摇光一副我好心奉劝你们的表情,让陆永恬和闻游都是脸色变沉。

  比起陆永恬一身力气少了一点脑子,闻游显然是更加的聪明一些,因为看到萧士睿的态度,所以他也皮笑肉不笑道:“我们只是想向夜同生请教一下骑御之术,作为同生,夜同生未免太过于小家子气,正好我们在龙虎山发现了一匹绝世好马,原本也打算一同相邀去驯服,这马谁驯服了自然归谁,不如夜同生也加入我们?”

  “真有此事?”夜摇光侧首看向萧士睿。

  “我也是刚刚才听说。”萧士睿点头。

  “什么时候?”对这样夜摇光还是很感兴趣的,龙虎山她去过一次,是为了蛇妖,但却是被抬着回来,根本没有游玩的机会,龙虎山乃是天然的风水宝地,好东西数之不尽,若是被野马吞噬变异为灵物也绝对有可能,既然这些人相约而去,定然是挑选休沐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一起去看看,如果能够弄到一匹好马给温亭湛也是不错。

  “三日后便是休沐日,有十日长休。”陆永恬道。

  夜摇光想起来了,马上是秋收,书院就相当于要放国庆一般,少则十日多则半月,于是点头:“好,到时我随你们一道。”

  “一言为定。”闻游举起手掌。

  “一言为定。”夜摇光一拍而过,然后意味深长的说道,“闻公子是吧。”

  “夜同生有何指教?”闻游觉得夜摇光目光有些不明意味。

  “指教不敢当。”夜摇光笑眯眯,“只是有一言奉劝闻公子。”

  “请讲。”闻游道。

  “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啊?”萧士睿和陆永恬都是一脸懵逼,陆永恬看向闻游,“你什么时候采花了?”

  两人都是小纯洁,唯有闻游自己明白了夜摇光的意思,他只当是被夜摇光撞见:“没有想到夜同生还有偷窥的癖好。”

  夜摇光见他还没有明白才道:“艳遇这种东西,建议你多看看志怪话本。”

  说完,就施施然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