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91章 小鬼
  “湛哥儿,你对仲尧凡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何意?”夜摇光始终没有想明白,等到大家商议好,各自散去,回到书院他们的房间之后,夜摇光才问了出来,见温亭湛侧首看向自己,“就是你说别让陛下对士睿的恩宠淡薄的话。”

  闻言,温亭湛莞尔,坐到夜摇光的面前:“摇摇,当今已经近五旬。”

  “嗯,当皇帝的日夜操劳,活到这个岁数也差不多了。”夜摇光点头,“越是如此,他不应该越紧着萧士睿,毕竟萧士睿才十四岁,若是他没有个十年的活头,萧士睿根本来不及成长。”

  “摇摇,你不懂帝王的心思。”温亭湛很有耐性的说道,“陛下宠爱士睿不假,可若是士睿这一次按照仲尧凡的计策,将背后的人引出来,他以及他背后的力量也暴露在了陛下面前,陛下也许会欣慰,但同时也很有可能对士睿产生防备,我暂且不知士睿在陛下心里是怎样的面目,但是如此暴露,若是士睿他本人的心思,那么必然在陛下心中落一个城府深的印象,日后无论士睿做什么,陛下免不了会去多想一层,士睿是否是出自真心,是否他有什么目的,这对于士睿而言极为不利,可若不是他本人的心思,陛下就会担心,担心他没有主见,日后容易受他人所控制,陛下会因此而更加心疼他,可却会动摇扶持他的决心。”

  夜摇光听着,点了点头,好想真的是如此:“那按照你的办法……”

  要是被陛下察觉了认为是萧士睿的心思,就会更加的忌惮,若不是萧士睿的心思,只怕会容不下给萧士睿出这个主意的人了。

  “傻摇摇。”温亭湛伸手刮了刮夜摇光的鼻子,“我怎么会让陛下明白一切都是我们有心安排?我自然不会让陛下查到,我要让陛下认为士睿只是知道有人陷害他,但是这个人非比寻常,他不能也不愿去反击,要让那些阴谋都在士睿的无心之下摊到陛下的面前,要让陛下更加的怜惜疼爱士睿,要让陛下知道士睿不是没有手段,而是他顾念着陛下的心,不忍陛下为难,看到士睿的隐忍。如此一来,和对士睿下手的人相比,士睿就是千好万好,陛下会更坚定他的决心没有错。”

  “湛哥儿,你若是陛下的孙儿,只怕陛下就不用这般费尽心思了。”可惜了她这个小相公没有生在帝王家,天生的帝王苗子。

  “我若是陛下的孙儿,陛下恐怕就不想让我长大了。”温亭湛笑着摇头,“以后这种话不可胡说。”

  “知道啦。”夜摇光对温亭湛做了一个鬼脸。

  仲尧凡的办事能力非常可靠,他的人脉之广让人害怕,只用了五天的时间,仲尧凡就寻到了一具和萧士睿只差了不到三分钟时间落地的尸体,这个孩子已经死了七年了,现如今只有一堆白骨。

  接到传信的时候,夜摇光立刻让仲尧凡不要轻举妄动,这死人的身躯哪里可以随便动用,一个不慎就会让挖墓的人阴煞之气缠身。

  夜摇光需要离开书院,为了掩人耳目夜摇光接到信的第二天就开始生病,当日还在课堂之上晕了过去,书院特意请了书院的大夫来看了,说是邪风入体,需要静养,于是夫子们就给夜摇光放了三日的假。

  当天夜里夜摇光就趁着没有人的时候离开了书院,这具尸体乃是在豫州,此去几百里路,好在仲尧凡为夜摇光准备了一匹好马,夜摇光只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就到了目的地,可惜她的修为还没有到可以御剑飞行,否则就更快了。

  “夜姑娘先休息,不急一两日。”仲尧凡看着夜摇光风尘仆仆的出现在面前,不由关切道。

  “不用,给我备点吃的,这个时辰正好。”夜摇光可没有打算浪费时间。现在日落黄昏,等她吃完饭也就天黑了。

  “饭菜早已经备好。”仲尧凡连忙将夜摇光引到饭厅。

  一入饭厅,饭香扑鼻而来,早有丫鬟端着温热的水盆立在一旁,夜摇光踩上阶梯,丫鬟就将水盆递上来,洗完手擦干净,夜摇光就坐下来,举起筷子也不理会仲尧凡大吃特吃,不知道是不是仲尧凡特意去询问过,反正桌子上都是她喜欢的饭菜。

  饱餐一顿,夜摇光坐着消消食:“你们没有动人家的坟吧?”

  “我一诺千金,既然答应了就绝对不会食言。”仲尧凡立刻道,“我已经听从姑娘的吩咐,寻高僧来念经,今日已经是第三日。”

  “三日够了。”夜摇光点头,她再去施一个法,告慰亡灵即可。

  又坐了一会儿,夜摇光就不耽搁的让仲尧凡带着她去了坟地,坟地很简陋,几乎就是一个土堆一块废木头,想来是穷人家的孩子。

  然而夜摇光才一走近,袖中的天麟就快速的震动,周身运起五行之气,她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坟墓旁站着的一个孩子。

  他已经非常的虚弱,淡薄的近乎透明。

  夜摇光指尖凝气,五行之气萦绕在掌心,手掌对着那一缕薄弱的魂,缓缓的将五行之气输入它的身体,直到它的身体看起来不再那么透明才收手。

  “你是谁?”夜摇光蹲下身,与那小鬼平视。

  因为死了七八年,这小鬼看着才六七岁的模样,它似乎已经忘了很多东西,对着夜摇光无声的摇了摇头。

  “你为什么在这里?”夜摇光轻声的问道。

  “我在等我娘。”小鬼终于开口了。

  “你娘在何处?”小鬼转身,指向后山。

  “你带我去寻你娘吧。”夜摇光看了看后面。

  “我不能动。”小鬼摇头。

  “为何?”

  “棺材。”

  “那我可否开你的棺?”

  “好。”

  一人一鬼一问一答,仲尧凡以及一直看守坟墓的两个护卫都觉得一阵阵秋季的冷风萧索的从不知名的地方吹来,自他们的领口灌进去,整个背脊都在发寒。

  “开棺吧,他同意了。”夜摇光站起身,对着仲尧凡请来的挖坟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