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86章 心疼
  有些人壮志豪情,你会觉得是大话;而有些人平淡一言,你会觉得他真的能够手握乾坤,夜摇光相信温亭湛绝对是后者。

  她没有再说话,而是侧首浅笑的看着温亭湛,很快就闭上了眼睛睡着了,第二天一大早起来修炼,修炼完毕就去了学院的厨房买早餐,早上来不及开火,带着卫茁把早餐买回来之后,温亭湛几人也练完功。

  吃完早饭,四人一道去了学堂,今日第一节是史学,古代上课习惯讨论制度,一般夫子讲到了什么地方会突然即兴让大家展开讨论,并且鼓励所有学子发表属于自己的意见,对于史学,夜摇光觉得比四书五经好很多,有了昨日的教训,她也认认真真的听着,就当磨砺耐心。

  一上午的课后,用完午膳,萧士睿问:“摇姐姐,你打算跟我一道上课么?”

  萧士睿一脸期待,他知道夜摇光乃是修炼者,他很想看一看夜摇光的身手,现在的他连温亭湛都不敌,故而想知道比温亭湛功夫还高的夜摇光又是怎样的修为,他下午学的是易学和奇门。

  “你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怎么觉得你在打我的主意?”夜摇光一脸防备的看着萧士睿。

  萧士睿立刻捂着小心肝后退一步:“摇姐姐,你怎么能如此质疑我?”

  “得了,别耍宝了,我下午不去上课。”夜摇光看着院子的格局,“我打算在我们院子里布个阵法,以防再有人趁着我们不在的时候潜进来。”

  “布阵?”萧士睿和秦敦都是两眼放光,萧士睿道,“那我下午也不去了,我留下来看看你布阵。”

  他看了很多兵书,那些古书上的阵法他已经烂记于心,现在正是想要有新鲜血液输入的时候,选择了易学做辅修,但是才刚刚开始授课,学的都是一些无聊的基础,若不是害怕后面的听不明白,萧士睿都不想学了,每天耐着性子,听着先生侃侃而谈,好不容易碰上夜摇光要布阵法,自然要留下来围观。

  “对,我也让秦三去告假。”秦敦也表示他想看。

  “都去上课。”不等夜摇光说什么,温亭湛先一步开口,转身对夜摇光道,“我们的院子无需布阵。”

  “为何?”三人都是满头问号。

  “现如今士睿已经被人盯上,那人既然认为已经得手,便不会再轻易出手。”温亭湛耐心的解释,“昨日你说你追到冠云街的宅子,对方的宅子里有几重大阵,那么说明他们也有你的同道中人,现在并不是你暴露的时候,我们要把自己隐藏在暗处。”

  既然要加害萧士睿,定然会把萧士睿同舍的人调查一下,夜摇光和温亭湛的名声在官府都不显,知道夜摇光身份的人都是结下了交情的人,并不好去探查,而且温亭湛做了万全的准备,给夜摇光换身份的时候,他们来书院,一直对外称夜摇光留在了祖宅,祖宅他们定然无法探查,那么就得去查夜天枢,但温亭湛很自信,就算是皇帝派人去调查,夜天枢这个人也是真实存在,并且过往的一切都有记录。

  所以,他要把夜摇光留在暗处,作为最后的底牌,才能够以防对方下狠手的时候立于不败之地。

  虽然夜摇光也觉得温亭湛说的很有道理:“可若是不布阵,要是对方趁着早间闯入我们的院子做手脚呢?虽然一个人以为自己得手了,澳门赌博网站:但是这家伙的敌人可不止一个,未必没有第二个第三个……”

  温亭湛闻言却笑得格外的和煦:“你把金子带来看家不就成了。”

  金子因为学院严禁携带活物进来,所以夜摇光也就没有带着金子来学院,为此金子还闹了好大的脾气,现在他们已经顺利的进入学院,再把金子召回来也不错,让金子悄无声息的潜入书院。

  “好,你们去上课吧,我这就去把金子给召来。”夜摇光点头。

  “你让神猴来看宅子?”作为皇室子弟萧士睿是认识神猴,在军营的时候,萧士睿也见过夜摇光的神猴。神猴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即便是放在皇家也是供起来的份儿,夜摇光竟然让神猴来看宅子。

  “错,不是让他看宅子,是镇宅子!”夜摇光换了一个高大上的说法。

  萧士睿还想说什么,温亭湛拉着他就往外走,有了昨天的教训,夜摇光可没有想过下午出去闲逛,而且日头也毒,夜摇光就把他们的院子打扫规整一遍,顺便帮几人收拾了一下房间,萧士睿和秦敦只收拾了书房,寝房是人家的私人空间,而且她还是一个女孩子。

  整理完房子之后,夜摇光就去整理厨房,对于厨房的东西规整她早就已经看不过去了,只不过一直没有来得及去改动,反正她现在也有时间,恰好这个时候又有兴致。

  其实碗柜都是钉在墙上,加上灶台已经固定,能够改动的地方并不多,不过好在水缸因为不是引入活水,而是需要去挑水,所以并不是直接建造在屋子里,而是一个大水缸,夜摇光看过这个宅子的格局,水缸并不适合摆在这个角落,扫了一眼也只有米缸的位置才能够放下,所以夜摇光也就将两个可以将她容纳下的大缸对调了一下。

  整理完之后也差不多该到了做晚膳的时间,刚刚把食材都取出来还没有来得及清理温亭湛等人就缓步的走进了院子里,然后大家齐心协力,用了半个时辰就吃上了热食。

  吃了晚饭大伙儿都在院子里聊着天,马上就是重阳节,重阳节那日学院休沐,也可以参加学院的活动,大家就这件事讨论的激烈。

  “哎……”突然,萧士睿脸色一变,发出了一阵短促的呻吟。

  众人抬眼就看到他伸手捂着心口,秦敦离得近:“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就是心口突然疼了一下。”萧士睿揉了揉心口,复又笑道。

  夜摇光看到他眉心仿佛有一条小蝌蚪般的黑线摇摆了两下,当即脸色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