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85章 错的也让它变对的
  夜摇光伸手从温亭湛的手里夺过来,澳门赌博网站:也闻了闻,作为一个五行修炼者,她愣是没有闻到除了皂角以外的味道:“你确定被下了毒?”

  “我天生嗅觉敏于常人,这衣服有一股淡淡的湿核桃之气。”温亭湛说的非常的笃定,“适才他二人抖被褥时,我便看到了有与粉尘不一样的白粉末。”

  好吧,夜摇光想起来了,这厮是连那小册子她觉得全部一样大小的小星星都能够一眼分出来的人,跟他们的眼睛是不一样的构造。放了一整天的被褥怎么都会有那么一点灰,有时候肉眼看不见,有时候在光线下看得见,但是她抖了不知道多少次,从来没有去研究过那些细小的粉尘有什么不同。

  “若是照你所言,那么必然是冲着萧士睿而去。”夜摇光觉得和萧士睿一个院子,就意味着一个巨大的麻烦,必然要参合到皇家那档子事儿。但是,萧士睿确实为人不错,他们也相处愉快。想到这里,夜摇光便道,“湛哥儿,你和我说说皇家都有哪些人。”

  夜摇光躺在自己的床上,睁着眼睛望着屋顶。她觉得既然注定参合了进来,就早点心里有个谱吧,其实这也是迟早的事情,毕竟以后温亭湛是要步入官场,虽然作为一个风水师是绝对不喜欢和皇家打交道,不论是帮也好,害也罢,都太过于束手束脚,一个不小心改变了国运,那绝对是祸福难料。

  “今上膝下现如今还有六子,前不久刚刚册封为太子的乃是嫡次子,另有三皇子永安王,四皇子广安王,七皇子平安王,八皇子宁安王,九皇子福安王。太子殿下排行第五……”温亭湛的声音响起。

  当今登基才二十年,算得上明君,除了革了几个爵位,也没有大肆的斩杀朝廷重臣,赏罚也算分明,治下也算严谨,除了几次旱灾,也没有多少天灾**,边防之地也没有几次大举侵扰。

  但是每位皇帝心里总有一颗朱砂痣,当今的朱砂痣就是他青梅竹马的表妹,也是他的皇后,然而这位皇后可能是因为得到的太多,出身富贵,爹娘疼宠,兄弟谦让,自小身边还有一个太子倾心相守,所以天妒红颜,她在三十年前嫁给还是太子的今上第二年便难产而亡,生下了前太子,因为生产的不顺,前太子自幼身体孱弱,在十二年前已经病逝,留下了一个孩子就是萧士睿,萧士睿乃是嫡出的皇长孙,但是皇帝都偏心,萧士睿可是他嫡妻的亲孙儿,唯一留给他的血脉,自然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萧士睿从小就在明枪暗箭之中过活,四年前险些小命呜呼,是永福侯出手将其救活,仲尧凡的皇宠也是由此而来。

  病好了萧士睿就自请去了军营,皇帝怎么阻止都阻止不了,就在萧士睿离京的那一日,借了一个由头将几个儿子全部跪罚了金殿整整一日,险些要了当时身体一样不好的五皇子现在的太子殿下的命。

  中宫现在空缺,皇帝在继室皇后现任太子殿下的生母去世之后便直言不再立后,也让后宫的诸妃歇了不少心思,但是不能当皇后,那得某得太后,所以有儿子的几个皇妃家族可没有少波谲云诡。

  好在无论是作为太后父亲的中书令大人,还是作为皇帝之师的褚帝师他们都没有女儿入宫为妃,也没有沾亲带故的后宫女子生了儿子,所以朝堂上皇帝喜欢重用他们二人。

  “太子成婚已经七年,至今无子。”温亭湛说完之后冷不丁来了一句。

  夜摇光想了想才道:“也就是说太子不可能是幕后主使。”

  “太子过于仁善,所以陛下让他成了太子。”温亭湛的声音带着一点深意。

  应该是为了萧士睿,皇帝已经宠爱萧士睿到了一种境界,就拿萧士睿离京去军营的事情来说,皇帝心里不如意,认为是这些儿子逼走了自己心爱的孙儿,查不出是谁对萧士睿下的毒手,所以一怒之下就将所有儿子给罚了,这样的迁怒,这样的任性,只怕他的儿子们不知道多恨萧士睿,估计他自己也知道,所以选了仁善的太子上位,因为这个儿子估摸着不会让宝贝孙子吃苦。

  “人心都是偏的。”夜摇光叹一声,谁的心都与生俱来是偏的。

  温亭湛侧身,枕着一只手臂面对夜摇光:“岂止是偏,太子过于仁善根本不是储君之选,陛下英明却执意立嫡为由立了太子,你可知太子的生母是何时被立为皇后?是前太子去世的第二年,太子的生母无论是家室还是模样亦或是当初的宠爱都是最差的一个。”

  “你是说,陛下是因为太子才立先皇后?”夜摇光瞬间就反应过来了,这一盘局可下的真大啊。

  那这样说来,皇帝是有心培养萧士睿了,先太子刚刚去了,皇帝就立了一个儿子身体不好的女人为皇后,竖了把子转移了对萧士睿的关注,如今萧士睿才刚刚有所成长,皇帝就立刻又册封了太子,让大家都把眼睛放在太子的身上,太子的身体不好,指不定还耗不过皇帝,再等个五六年,萧士睿彻底成长起来,到时候如果太子又挂了,那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册立皇太孙。

  皇帝打的好算盘,但是他没有把所有儿子给养废,总有那么几个脑子比较活络,心思比较缜密的人看明白,所以才早早的想把萧士睿给除了。

  “哎,你还没有当官,就已经掉入漩涡。”夜摇光不由轻叹一声。

  “迟早要掉进去,早一点还可以早些试探出他们的深浅。”温亭湛笑道。

  “这么说来,你是看好萧士睿?”夜摇光扬眉,按照她的历史观来看,太早站队最后都容易阴沟翻船。

  “你担心我站错位置?”那双漆黑内敛的眼眸浅光划过,“你放心,我不会站错,因为即便是错的,我也能把它变成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