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83章 惧内
  夜摇光进入了梦乡,温亭湛才轻轻的掀开了被子,走到夜摇光的面前,低着头看着她。她或许不知道她在他心中有多美,不是容颜上的美,她这样的人再阴暗的内心也许都会被照亮,轻轻的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温亭湛将已经准备好的香取出来点燃。

  第二天夜摇光就又睡得格外的香甜,快正午了才醒过来,温亭湛的床榻上被子已经叠好,光亮的房间非常的整洁,夜摇光也穿戴好收拾好床榻,然后就出了门,一打开房门一股诱人的香味就飘了过来,夜摇光便看到温亭湛和萧士睿还有秦敦就坐在院子里的桌子上,而卫茁还有萧璞四个小厮正在从食盒里端出饭菜。

  “夜姑娘,快去洗漱,我们等着你呢!”萧士睿一见到夜摇光就喊。

  夜摇光就朝着厨房走去,很快就洗漱完毕坐到了桌子上,对着萧士睿道:“你以后不许喊我夜姑娘,这么大个嗓门,哪天你要是因为习惯喊漏了嘴可如何是好?”

  “那我喊你小枢!”萧士睿笑道。

  “我们两指不定谁比谁大。”夜摇光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我生于庚寅年庚辰月丁酉日。”萧士睿便道。

  夜摇光突然一愣,旋即没有说话。

  “怎么了?”萧士睿瞪大眼睛道,“不会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吧?”

  “那是我娘捡到摇摇的日子。”温亭湛淡声道。

  夜摇光不过生辰,是原主再得知自己是被柳氏捡来的时候,就说过绝对不过生辰,此后谁跟她提到生辰,或者送生辰礼,反而会让她想起悲伤往事,渐渐的到如今也没有人敢提及,原主就是那么敏感。

  而现在的夜摇光却觉的没什么:“既然同年同月同日生,便让你占便宜当哥哥好了。”

  “别,我叫你姐姐吧。”既然是那一日被捡到,肯定在此之前就已经出生了,若是当天才出生很容易就被看出来,就不会存在不知道生辰一说,而且提到夜摇光的伤心事,萧士睿还是有些愧疚。

  “好吧,你要叫姐姐也行,我以后会罩着你。”夜摇光大言不惭道。

  萧士睿对于罩着是什么意思似懂非懂,温亭湛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便道:“快吃饭吧,这可是长孙殿下花了十两银子特意让府城最好的酒楼送来的,可不要等凉了辜负殿下一番心意。”

  “对对对,快吃饭。”萧士睿也机灵的说道。

  夜摇光有些好笑,她现在可不玻璃心了,根本不需要这么避讳。

  却没有想到饭后,温亭湛趁着萧士睿和秦敦有事去忙便拉着夜摇光轻声问道:“摇摇,你的生辰是何时?”

  起初夜摇光还愣了愣,很快就反应过来是问她而非原主的生辰,夜摇光有些哭笑不得:“我还真的是庚寅年庚辰月丁酉日。”

  温亭湛听了很是诧异:“竟然如此巧合?”

  那么说明这是一种冥冥之中的注定,这样的想法让温亭湛心里美极了。

  “你问我生辰做什么?”都两年了这才来问。

  “明年你就及笄了啊,女儿家及笄怎能不大肆操办?”以往温亭湛没有问,是害怕夜摇光心里有芥蒂,这两年也不敢送礼,就害怕夜摇光觉得他想着的是旧人,但是明年不一样,明年是及笄之年,对于任何一个姑娘都是人生除了大婚以外的头等大日子。

  “这样啊……”虽说入乡随俗,但是夜摇光也不喜欢繁琐的事情,“能省就省吧,我可不想累死掉。”

  “以后不准说不吉利的话。”温亭湛眉头轻皱。

  “是是是,温大少爷我知道了。”夜摇光连忙保证。

  “你们两说什么悄悄话呢?”这时候萧士睿又跑了过来。

  “不告诉你。”夜摇光笑眯眯道。

  萧士睿也懒得打听:“对了,你昨晚是不是见到女鬼了?”

  “没有。”夜摇光少不得要将昨晚的事情说一遍,不过给女尸刨腹的事情她就没有说了,说不定萧士睿会觉得这种行为不妥。

  “竟然没有鬼,让我心心念念的了许久。”萧士睿一脸失落。

  “别急,姐姐总有一日让你看个够。”夜摇光笑的不怀好意。

  萧士睿缩了缩脖子,他觉得夜摇光对他充满了深深的恶意,然而等到夜摇光实现她的承诺的那一日,他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恶意!

  第二日便是正式授课的日子,主修课的时候他们四人都是上舍甲号班,这是由各自考出来的成绩划分出来,除了萧士睿和夜摇光两个空降部队,第一堂课就是四书五经,夜摇光听得头昏脑涨,虽然她的国学不错,也听得懂,但是她不喜欢听,当然第一堂课,夜摇光还是要做出模样来,夜摇光就聚精会神的看着他们姓胡的夫子,但是早已经神游天外。

  “那位学子目炯炯,定然是有所心德,不如说来我等探讨探讨。”夫子戒尺一指偏偏恰好就指向了夜摇光。

  夜摇光还在神游天外,她身后的萧士睿伸出脚从后面踢了踢她,夜摇光才眼神聚焦,就看到坐在前方的夫子目光带着鼓励与慈和的笑容对着她。

  然后她一脸茫然,她刚刚在想其他的事情呢,谁来告诉她发生了什么?温亭湛侧首看向夜摇光,正准备开口之际,夜摇光先一步满脸歉意的说道:“禀夫子,学生适才走神,未能细心聆听夫子教诲,愿受责罚。”

  胡夫子反而笑了,满意的点点头:“知错认错,善也。念你初犯,便不过于苛责,今日的课也上完了,所余时辰不多,想必大家也乏了,你便讲个笑话,让诸位学子松乏松乏,此事便过了。”

  大伙儿都是一副期待的把目光投向夜摇光,夜摇光想了想便先对胡夫子行了礼:“学生便讲一则《惧内》的笑话,话说有一国君主要择人才,要求有才能,勇猛,且不惧内。然而当君主说:惧内的站左边,不惧内的站右边,大部分的人都站到了左边,只有一位人高马大者站到了右边,君主非常的高兴问了他缘由,他答:夫人吩咐,不准我往人多之处挤。”

  夜摇光说完,学堂静了几秒,旋即爆发出了一阵阵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