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78章 神识传递
  萧士睿的身份很好用,他虽然年幼,也没有封爵,但是书院乃至府衙都不敢丝毫怠慢他,摆出架势要知道一些外人不能探听的消息很容易,比如仵作检验那女子死了多少天。

  “我已经让萧璞去查过了,那女子死于毒杀,身上无伤,但死前遭受菱辱,已非完璧之身,死了四日。”萧士睿只用了半日的功夫就将衙门所有调查出来的结果弄到手,将仵作的案录以及衙门的调查结果递给了温亭湛和夜摇光。

  “她不是女学的学员?”温亭湛看了一眼有些诧异。

  夜摇光也觉得诧异,并且有些怀疑:“你确定她不是女学的人?”

  在这样的地点发现的尸体,竟然不是女学的人,夜摇光几乎怀疑是不是书院为了名声而暗中做了手脚,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我已经派萧璞去核实,晚些时候应该会有答复。”这一点同样怀疑的还有萧士睿。

  “不用查了,这个女子定然不是学员女学生。”温亭湛笑道,他之所以诧异,是没有想到这个死者不是女学员,而并非怀疑书院,“这样的事情发生,目击者无数,书院没有下令封口,便是坦然。正是需要澄清的时候,若是此刻用了不正当之法掩盖事实,只会适得其反。书院山长一职乃是朝廷任命,享正四品待遇,眼红的人可不少。”

  所以山长不能行将踏错一步,那么这份案录若不是衙门的人调查错了,那就是全部真实。

  “那,那这女鬼还会在书院么?”萧士睿更关心的是女鬼在哪儿。

  夜摇光没有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不会。”

  “啊?”萧士睿一脸失落。

  “衙门已经将尸体送到了义庄,澳门赌博网站:她会七日之后在义庄形成,若此处不是第一案发现场,若是书院没有残害她的人,她不会出现在书院。”夜摇光解释着从怀里掏出四张符纸递给萧士睿和秦敦,“但是凶手究竟在不在书院这是一个未知,虽然按照当下的情势分析凶徒应该不在,不过以防万一,你们从今日起将符纸随身携带,不可丢失,另外两张给你们书童。”

  秦敦赶紧收好,当初那还不是厉鬼都吓得他现在还有心理阴影,若是再碰上厉鬼,他觉得他定然要噩梦连天。

  “可我想见鬼。”萧士睿撇嘴。

  “我可告诉你,你不过是皇孙,还不是皇帝,没有真龙之气,最好不要大意,有些厉鬼可非比寻常,不要拿小命图一时之新奇。”夜摇光冷声警告。

  “我的姑奶奶,这话能够乱说!”萧士睿连忙看了看四周,心惊肉跳,这要是被有心人听见了指不定说他想当皇帝。

  “有什么不能说的?”夜摇光的修为,百米之外的人都能够感觉到,自然是无所顾忌,于是故意逗弄萧士睿,“你难道不想当皇帝?”

  “你……大逆不道!”萧士睿吓得脸都白了。

  “好了摇摇,别逗他。”温亭湛虽然知道没有人能够听到,但是这个话题过于敏感,于是转移话题道,“也就是说,若是书院没有凶手,那么这个女鬼就会去寻找凶手?若是如此,得赶紧查出凶手是何人。”

  倒不是担心凶徒被女鬼所害,而是担心这凶死的女鬼会残害无辜。

  “我可以占一卦,看看凶徒是何人……”

  “不必,还有三日足够了。”温亭湛打断夜摇光的话。

  “为什么不用占卦,多快啊。”萧士睿一脸疑惑的看着温亭湛,他也选择了易学,虽然侧重与奇门布阵,但他对易学很感兴趣有木有?

  “摇摇每算一卦,就是泄露一份天机,会有因果报应。”温亭湛目光凉凉的扫过萧士睿,不到万不得已他会尽量减少夜摇光窥探天机。

  “好吧。”萧士睿兴致缺缺的点点头,而后道,“那我们是要查案?”

  “相思河已经被封了,尸体也运到了义庄,我们怎么查?”秦敦毫无头绪,虽然他也很想加入,日后他们都要为官,若是父母官这些东西少不得会遇到,他可是听说了温亭湛查案是一把好手,现在跟着学些经验也是好的啊。

  温亭湛细长的手指点在案录上的一处:“先把死者身份查出来。”

  “这个女人已经面目全非,衙门已经去从附近查询有没有人家中失踪了女子。”萧士睿道,“告示也张贴出去,到了晚间应该有结果。”

  夜摇光嗤笑一声。

  温亭湛不可置否。

  秦敦一脸茫然。

  萧士睿恼怒:“你们两夫妻什么意思?”

  “长孙殿下,您还记得她死了几天么?”夜摇光好心提醒。

  “四日,怎么了?”

  “是啊,你家如果丢了人会四日都不去衙门报案?”夜摇光反问,“若是这四日衙门有失踪人口报案,那么知府大人只需要核对一下即可,为何还要调查女子的身份?”

  萧士睿和秦敦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既然家里丢了一个人四天的时间都没有人报案,那么说明告示是无用的,就算看到了也不会上报,就算衙门问上门也会说谎,所以就算官府派出再多的人手,今天晚上肯定是没有结果。

  “为什么呢?”萧士睿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家里丢了一个人怎么能够无动于衷?

  倒是年长的秦敦若有所思:“得看这姑娘的身份,若是她的死对于她的家里而言是一个皆大欢喜的事情,为了省去麻烦,自然有人刻意隐瞒。”

  “这姑娘身无配饰,看似遭到了洗劫,未必不是有人故布疑阵。”温亭湛若有所思,可惜他没有看到尸体,他只能抬首看着夜摇光,“摇摇,你把你看到的尸身跟我仔细说说,我将之画下来。”

  “你们……”萧士睿和秦敦一脸便秘,画尸体,简直不要太重口味。

  夜摇光瞅了两个人一眼,对温亭湛道:“把手伸出来。”

  温亭湛乖乖的伸出手,夜摇光将她的手覆盖其上:“湛哥儿,心无杂念,让我与你神识交流。”

  她的表达能力不好,还是直接传送神识画面比较好,虽然她画画也行,但是她没有温亭湛细心,指不定一个细节就能改变很多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