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76章 尖叫声
  八月二十五才正式授课,还有七天的时间,夜摇光和温亭湛这么早来,只是为了提前来熟悉环境,当然普遍学子都是如此,尤其是新学子。入学的琐事特别的多,首先得去书院的绣房领取自己的学子服,学子服基本是报名并且被书院录入时就已经将身段尺码报上去,现在只需要凭着学生的铭牌去领取,这个铭牌则是竹子做成,小小的一块上面有白鹿书院的名称以及学子的名字,学子们都有,每日上课都得挂在腰间,丢失还得上报补办,要是早晨忘了挂着竹牌去课堂就只能站在门外听。

  反正这个小竹牌是相当的重要,夜摇光拿到手之后,就快速的在竹牌之上封了一层五行之气,就连温亭湛的也不例外,以防有人做手脚,萧士睿见到也嚷嚷着要,夜摇光也没有偏心的漏下秦敦。

  学子服有四套,两套秋衫,两套棉服,分为秋冬两季穿,两套是为了换洗,所有的学子服都是一模一样的斜襟白底蓝边,外面罩着一件浅蓝色外袍,现在还算热,可以不着外袍去课堂,衣衫的腰带内绣着自己的名字,也是为了区分,以免错乱。

  领完衣服,然后去看看分配的班级,夜摇光一直以为古代是没有分班制,也不知道是不是元太祖的蝴蝶翅膀,反正现在是有分班分级,班都是由甲等到丁等四个班,等级则是由初到高分别叫做外舍、内舍、上舍,这就是宋朝非常流行的“三舍法”。所学的科目都是一样,只不过是由简到难,越高年级自然也有增加科目,只要通过学院的考试,随时可以跳级。

  确定了班级,就得去自己的各门学科的先生那里报到,自然得准备见面礼,这不是贿赂而是礼貌。然后就得确定除了必修的科目以外,打算辅修的科目。主修科目已经不是六艺,而是四书五经、诸子百家、史学、数术,御、乐、书。每日卯时中,也就是早上六点钟开始上课,午时中也就是十二点下课,三节主修课,一节七刻钟,休息一刻钟,中午午休申时也就是三点上课,酉时中六点下学,下午是两节辅修课,没有晚课。月中休息一日,月末连续放三日。

  夜摇光拿着古代课程表哀声连天:“湛哥儿,我下午就不选修了。”

  选修是不强制的,可以不选修,一旦选修就得考试,夜摇光看了一眼选修课,除了易学是她所喜欢的,其他她都不想学,她觉得没有选修课的日子才是最为美好的,相当于悠哉的大学生活。

  温亭湛从来不勉强她,提笔在纸上圈出了自己的选修课竟然是香学和医学。

  “你学医做什么?”夜摇光好奇的问道。

  “不求精但求明。”温亭湛解释道,“相比起来,这两样我更喜欢,我喜爱制香,然许多香料都是药材,可相辅相成。”

  “我可不想去学这两样。”萧士睿眉头都打结了,原本是来商议,选修的科目他们要学什么,可不可以凑到一起,但是医学和香学,简直要了他的命,“我还是选择易学和武学。”

  最后就剩下秦敦了,秦敦看了看这个,看了看那个,选择和所有人都不一样的棋画。选完之后,秦敦不由看着夜摇光:“夜姑娘不选一门,日后下午岂不是一人度过?”

  “无聊了我就去做旁听生不行?”做旁听生多好啊,不用考试!

  温亭湛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才不勉强夜摇光,一系列的繁琐事情定下了之后,几人就开始放心的去游览书院了。白鹿书院的藏书简直吓人,藏书楼大的让人惊叹,比永安寺大了一倍不止,要进去得将小竹牌压着,走的时候取,只限于第一栋,第二栋和第三栋的藏书,还得先生的手书加印鉴,第三栋则是需要山长的腰牌。

  温亭湛去了第一栋一次就被夜摇光给拉着去游山玩水,当然是在书院,这几日因为还没有正式授课,出入还是自由的,秦敦和萧士睿没有少吩咐自己的人分批往书院送粮食,送肉送菜,为的就是吃夜摇光做的饭菜,但是温亭湛始终记得夜摇光曾说过,女孩子若是饭菜做多了手会粗,阻挠了好多次,后来还是萧士睿和秦敦带着各自的书童包揽了洗菜切菜劈柴烧火刷锅洗碗之后,温亭湛才勉强答应让夜摇光每次掌勺。

  几十万亩的面积,夜摇光和温亭湛用了三天,也没有全部走完。后山还有一个猎场,每年秋狝的时候,书院也会组织合格的学子去狩猎,学院还有一个蹴鞠场地,这两样是秋天学子们的活动,到了冬季还有冰场可以冰嬉,绝对的劳逸结合。

  白鹿书院在圣祖时期设立了女学,就在男学的另外一边,有一条河流恰好把男学和女学连了起来,不过为了男女大防,河流的中间筑起很高的围墙,两边有都,中间隔着约有一米宽,围墙上方是荆棘缠绕,就是为了防止男子潜入女学。一百多年来,倒是没有任何不好的事情发生。

  但是也有那么几个男男女女通过河流划个纸船啊,或者点个天灯啊,或者站在围墙下谈个琴,做个诗什么的,虽然双方见不到面,更不知道与之相约的是何人,反而让不少男女趋之若鹜的精神交流,学院在这里倒也不那么苛刻,只要不跃界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倒是有好几对佳话传了出来,后来那里被称之为相思河。

  夜摇光硬是要拉着温亭湛去相思河:“总要去看看大名鼎鼎的相思河长什么模样,你当初要是执意将我送到女学去,咱两也只能隔河相思了。”

  温亭湛哭笑不得,任由夜摇光拉着去,然而他们还没有走近,就听到一阵尖锐的叫声:“啊——啊——”

  那种恐惧绝望的叫声一叠接着一叠令人心惊不已,不仅夜摇光和温亭湛,就连附近的学子都被吸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