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75章 皇长孙
  “你要一个人住一间学舍?”温亭湛看着萧士睿手中拎着的牌子。

  “我这不是和你们同院?”萧士睿觉得没有什么不好,他素来不喜欢陌生人近身,若不是正需要他避风头的时候,又听闻温亭湛来这里求学,他是不可能来这里。

  “温公子,夜……夜公子……”这时候一道声音兴奋的插了进来,就见一坨移动的五花肉朝着他们飞奔而来,这个人也是故人,当初在树林子被鬼抓住,后来又让夜摇光算了一卦的秦敦。

  秦敦似乎一年不见又圆润了一些,但是他也是习武之人,跑过来也不喘气,看着温亭湛和夜摇光笑的非常敦厚:“没有想到能够和温公子一起进学,我在太原的时候就听到了温公子的名声,能够和温公子还有夜……夜公子成为同窗不胜荣幸。”

  “的确是有缘。”夜摇光想着点了点头,当日他们去永安寺借和尚都能够遇上秦敦,这不是一般的缘分。

  秦敦憨厚的挠了挠头:“我不耽误你们去学舍,我还要去排队分学舍,晚些时候再去寻二位叙旧。”

  夜摇光望着后面长龙看不到头的队伍,秦敦这一排队怕是要排到天黑,目光一转落在萧士睿的身上:“萧公子,这是我们的朋友……”

  后面的话不用说了,反正你学舍空着一个位置。

  萧士睿和夜摇光有一个共同点,他喜欢美好的事物,比如像温亭湛那样风度翩翩的,可秦敦的吨位实在是有点让他不想接受,他也不知道一向大脾气的他,自从金矿队伍一别之后,时常和温亭湛通信,然后就越来越欣赏温亭湛,变得他有点不想拒绝他的要求,即便这个要求是他未婚妻提出来……

  上上下下的打量了秦敦一眼:“行了行了,也别说小爷我欺行霸市,就让你和小爷一道住着,萧璞!”

  萧璞是萧士睿带来的随从,萧士睿喊了一声,萧璞就从秦敦的手上接过户籍等东西往录入者那里一摆,录入者这会儿已经知道了萧士睿的身份,快速的印章批字,然后就送给了萧璞。

  四个人带着各自的书童,一共八个人就去了庚院。这种双人学舍都是一个小四合院组成,一共四面四间屋子,两间是学子宿舍,一间是书童寝房,另一间一边是公用的杂物房,一小间是个小厨房。以方便学子生个病啊,不用去大厨房借灶煎药,到时候人多手杂弄出人命。小厨房随时可以用,学子不强求在书院进餐,可以自己开火。

  一到了院子,他们的书童就去整理他们的房间,收拾东西,打扫院子,几个书童都忙的像陀螺。夜摇光早就从温亭湛口里得知有小厨房,所以准备非常的充分,现在学院还没有正式授课,大厨房的东西都非常的俭省,这是夜摇光特意去问了曾经在白鹿书院就读的孟博知道的信息,故而她没有打算去大厨房,就打算自己动手。

  “秦敦,快去把柴火劈了,一会儿我来做饭。”夜摇光推开小厨房,看着有码的很整齐的木材,只不过没有劈,就立刻指使秦敦。

  “哎,好的夜……夜公子。”秦敦也不矫情,虽然家境富裕,可也不是那种二世祖。

  “你,过来刷锅。”站在小厨房门口的夜摇光纤纤玉指一指。

  坐在院子里的萧士睿左右看了看,还不可置信的伸手指了指自己:“你让我刷锅?”

  “当然是你,我一会儿要去泡米,晚上给你们做香肠腊肉饭,事情多着呢,你看看现在就你一个闲人。”夜摇光说的很理直气壮。

  “怎么就我一个闲人……”萧士睿正想说这不是还有温亭湛么,却转眼就看到温亭湛非常自觉的已经走到了厨房,坐在灶头后面,开始烧热水。他很想把去屋子里收拾的萧璞给喊出来,但是又觉得自己这样做似乎显得太矫情了,不就是刷锅么,他在军营了没有少看。

  当下萧士睿也不说什么了,直接脱了外袍,撸起袖子就进了厨房,然后寻了瓢参了水,有模有样的刷了起来。

  夜摇光看着非常的满意然后道:“记得一会儿用热水再过一道,也不知道多久没有用,还有厨房里面的碗筷也用沸水烫一遍。”

  说完,不给萧士睿反应的时间,夜摇光就转头走了,她还带了一些小青菜,用了五行之气封了一层,取出来还是跟现摘下来的没有两样,然后又拎了一条像是刚刚才杀了的鱼,和两节香肠还有糯米和大米出来。

  萧士睿见夜摇光走远,才隔着灶对温亭湛道:“允禾,你的夫纲呢?瞧你着熟练的样儿,澳门赌博网站:只怕在家里没少干吧?”

  温亭湛目光落在他刷锅的手上:“你动作也不生硬。”

  萧士睿身子一僵,恶狠狠瞪着温亭湛:“我可绝对是第一次,就你家的才敢指使我刷锅,这要是传出去,你家的都足以杀头了。”

  他可是皇长孙,他祖父可是当今的万岁爷,他还不是庶出,别提皇祖父有多宠他,要星星不给月亮,这会儿跑来被人颐指气使的支配着刷锅,他皇祖父要是知道了,还不得把这位给大卸八块。

  那一双漆黑内敛的眼眸淡淡的看着萧士睿:“你试试。”

  蓦地,萧士睿就想到了这家伙怎么把柳居旻弄得半死不活,不由脖子一寒,他虽然深的皇祖父宠爱,可这份宠爱是双面刀,眼前这个家伙可以利用一切能够利用的东西来将他想要对付的人弄得死去活来。他是来学他这本事的,而不是来体验他这个本事的。

  “我还是刷锅吧。”

  夜摇光把食材和配料带进来之后,就见到这样满意的画面,于是心情一好,又弄了点蜜汁的鹿肉出来,很快就做好了一个香肠焖饭,一个鲜美鱼汤,炒了一碟子青菜,和一碟子冷盘鹿肉。

  堂堂的皇长孙竟然没有吃过东西似的吃了三大碗焖饭,然后还伸手:“再来一碗,这味道真好。”

  夜摇光唇角一抽:“没了,大晚上吃这么多糯米不消化,难道你想变成这个样子?”

  夜摇光的手指指向秦敦,萧士睿顿时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而正伸手想要夹走最后一片鹿肉的秦敦默默的挪开筷子,夹了一根青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