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72章 刮肉
  原本还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澳门赌博网站:直到有些麻木的身躯感觉到了丝丝的暖意,夜摇光终于知道这是真实的,于是她撑着最后一口气:“卢先生……在蛇妖……腹中……”

  说完,夜摇光就昏迷在了温亭湛的怀里,陷入黑暗的前一秒夜摇光仿佛听到了温亭湛的嘶吼。夜摇光并不知她到底昏迷了多久,等到她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只觉得这儿也痛那而也痛,浑身都痛的不敢动。

  “别动。”在她还没有睁开眼睛,就想挣扎的时候一只手按住了她。

  夜摇光缓缓的睁开眼睛,视线由模糊到清晰终于看清了是温亭湛,突然不知道怎地牵扯到了肩膀上的伤口,疼的她龇牙咧嘴。

  “是不是伤口疼了?”温亭湛将放在一边恰好是温热的药端起来,伸手微微扶住夜摇光,将药碗小心的递到她的唇边,“陌大哥说了,你一醒来就得吃药。”

  药的味道非常的难闻,但是夜摇光喉咙发干,看着药水有忍不住想喝,一口气闷下去,夜摇光觉得她整张脸都绿了,她发誓这是她吃过世间最苦最苦的药了,苦到她完全无法形容。

  “快吃块酥糖甜甜嘴。”温亭湛把早就准备好的糖块递给夜摇光,“这药加了蛇妖的胆,陌大哥说格外的苦,但你体内有蛇妖的毒素,若是不吃这胆,毒素无法排尽。”

  “再给我一块。”夜摇光嚼碎了酥糖,觉得嘴巴里面还是苦,声音还有些沙哑的呼唤温亭湛。

  温亭湛也快速的再喂了她一块:“只能吃两块,陌大哥说吃多了影响药效。”

  原本打算快速的吞了再来一块的夜摇光听后赶紧放慢速度,细细的嚼着,将之吞下去之后还是觉得苦,可怜兮兮的看着温亭湛。

  温亭湛却不为所动:“你体内的蛇毒非同小可,不可任性。”

  夜摇光不高兴的撇撇嘴:“我这肩膀为什么这么痛?”

  “早晨才刮了肉,此刻当然疼。”温亭湛小心的将夜摇光放下。

  “刮肉?”夜摇光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嗯。”温亭湛也是脸色微沉,“陌大哥说你肩上的蛇毒过深,长出来的也是毒肉,若是不及时割掉,你会慢慢变成一个毒人,没五日刮一次,要刮上六次。”

  “六次!”夜摇光整个人都不好了,“我现在刮了几次?”

  “三次。”温亭湛答,“你已经昏迷了半个月。”

  “半个月?”目光一诧,夜摇光道,“卢先生如何了?”

  “卢先生没事,就是受了些伤,早已经养好了,他原本是想等你醒来亲自向你表示歉意,可他家里突然出了急事,等到前日你尚未清醒,也就走了,等他处理完事情再来向你赔罪。”温亭湛道。

  “赔罪什么啊。”夜摇光道,“这是谁也无法预料的事情,错不在他。”

  “我也是如此劝说。”温亭湛点了点头,“不过卢先生说救命之恩他记下了,对了他把这个留下了。”说着,温亭湛就将一个玉盒去了过来,拉开了盖子,打开在夜摇光的面前,“他说这理应是你的。”

  玉盒里面躺着一朵约有一尺长,伞朵有半尺宽的血蛇菇,夜摇光看得眼睛都直了:“怎么会这么大!”

  一般的血蛇菇基本就和普通的蘑菇差不多大小,这样大的血蛇菇夜摇光真的是闻所未闻。

  “一共有三朵,这是最大的一朵,还有两朵只有这朵的十之一二。”温亭湛又将盖子合上,就将血蛇菇放在了夜摇光的枕边,“我再三推辞,说好的一人一半,卢先生拗不过就拿了一朵小的,后来我见陌大哥似乎对这东西也有些关注,就赠了一朵给陌大哥。”

  “这只大的,于陌大哥而言或许更好。”其实一朵小的就够了,这么大一朵夜摇光还有些不知道怎么下口,吃下去会不会虚不受补?

  “陌大哥只要那一朵小的,说是他炼制丹药需要的一味药材,再多了也是浪费。”温亭湛道。

  “陌大哥已经是元婴期,血蛇菇对他的滋补作用并不大。”夜摇光点了点头,“对了,陌大哥呢?”

  “昨日也已经离去。”温亭湛道,“陌大哥似乎急着将血蛇菇带回去炼制丹药,我也就没有阻拦。”

  “那就是说,是你给我刮得肉?”夜摇光立刻明白了。

  温亭湛顿时脸就黑了:“摇摇觉得应该是谁?”

  伤的可是肩膀,女儿家的身子怎么可以随便给外男看?

  夜摇光只是有点怀疑温亭湛的技术,完全没有其他的意思,这会儿见温亭湛反应这么大,当即便明白了这家伙心里想的是什么:“我不是怕伤口吓到你么?”

  这倒是真的,温亭湛初始看到夜摇光的伤口真的是吓得面无人色,心里分外的疼惜,也无尽的懊恼,他没有跟着一起去。要不是夜摇光习惯性的将金子留给他,在她遭受到攻击的时候,金子就发疯了一般往山里跑,而他好在跟着金子跑惯了,也勉强跟上了金子的速度,否则他真的不敢想象,卢方若是不从蛇肚子里解救出来,就会被憋死在里面。那蛇的身体里竟然会生出一种挣不断的粘膜将食物全部给封住,温亭湛也是用了夜摇光的天麟,才将其划开。否则,只怕卢方性命不保,倒是将卢方解救出来,卢方还是清醒的,才吩咐他将蛇妖的蛇胆带走,否则夜摇光这毒会非常的麻烦。

  “你才醒,好生歇着。”这个话题温亭湛不想继续,“陌大哥说,你在第五次刮肉之前,不能起身下榻,否则毒素会扩散。”

  所以,夜摇光就那么乖乖的在床上躺着,每日都得喝一碗苦的无法形容的汤药,五日要刮走一小碗肉,然后田嫂子等人又变法儿给她补,长起来的肉再刮,如此过了十天之后,夜摇光终于可以下榻了。但还是不能活动筋骨,仅限于可以走走,七夕节在昏迷中没有了,就连温亭湛的生辰,夜摇光都没有办法和他一起庆祝,浑浑噩噩的就到了八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