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58章 一盆水
  对于学习的事情,澳门赌博网站:夜摇光从来不干涉温亭湛,毕竟她是个不喜欢学习的人,便道:“你们都早些歇息,我出去一下。”

  温亭湛给古摩尔和阿尼娅说了之后,也追了出去:“摇摇你要做什么?”

  “我觉得那两个食人族不会轻易罢手,今晚说不定会有行动。”夜摇光站在院子里,“那种东西明明没有任何五行属性,却可以隐身于树中,我虽然和他们打了一次照面,但到底没有深入了解,是不是还有其他本事也不知道,所以我打算提前在院子里布个阵法,他们若是来了,弄死一个算一个,当做为民除害,留着他们在山里,早晚还有人被害。”

  听得此言,温亭湛也就不再多问,夜摇光伸出手指掐指算了算,才对温亭湛道:“湛哥儿,你去厨房寻一个大木盆,打一满盆水来。”

  也不知道夜摇光的用意,温亭湛点了点头就去了,等到他端着一盆水回来时,院子里已经被夜摇光用朱砂画了好几道线,而夜摇光从他的手中接过木盆放在了正东方的位置。

  然后又在院子里跳来跳去,最后她站在院子的正中间,指尖凝气,星光以凡人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凝聚于她竖在眉宇间的指尖,犹如一朵漂亮的蒲公英,指尖一划,无数星光在院子里洒落,落在地面上,顺着有朱砂的地方一路划过,划过之后所有的朱砂都被吞没了,就连那一盆水,温亭湛也看不见,不由揉了揉眼睛。

  “别揉了,还在那儿,这不过是利用五行相属使了一个障眼法而已。”夜摇光伸手将温亭湛揉眼睛的手拉下来,“今日是壬戌月,戊子日,星宿主神乃是东方氐土貉,我布了一个镇星二宫阵,余下的时辰无论是戌时戌宫还是亥时亥宫,都是大凶,只要他们在这两个时辰进来了,那就是死路一条,正东方乃是生门,木克土,土克水,我才用木盆装了一盆水放在那里,是要堵住他们的生路。”

  温亭湛很好奇,一盆水怎么就能够堵住逃生的路,其实你要问夜摇光,夜摇光也不知道事情的发展到底是怎样,但是她能够确定生门被刑克,一旦那两只食人族冲了进来,跑到了那边,必死无疑。

  “去睡吧,至少这两个时辰是安全的,我们先歇着,等过两个时辰若是他们没有来,再起来守夜,所以现在要养足精神。”夜摇光打了一个哈欠,就去厨房烧了热水,简单的洗漱一番,来之前把幼离等人都留在了wa县两个人自力更生,但也不算麻烦。

  夜摇光这一觉睡的很是安稳,但只睡了一个时辰,被夜摇光设置成为定时闹钟一直没有睡得金子将其摇醒,夜摇光一个翻身坐了起来,然后看向金子:“来了?”

  金子爪子指向窗外,夜摇光走到窗户前,她睡得房间窗户正对着院子,果然就看到两个食人族就那么凭空的出现了,然而他们一脚踏入院子,就迷失了方向,开始无头苍蝇一般乱撞。

  “他们怎么在原地打转?”坐在隔壁听到动静的温亭湛披着衣衫就走了过来,站到夜摇光的身侧,看着什么也没有院子里,两个食人族不断的在原地打转。

  “身在阵外自然是一目了然,一入阵中也会如此。”夜摇光并没有打算出手,她对自己的阵法有足够的信心。

  很快两个食人族就开始扭打起来,似乎把彼此当做了最痛恨的仇人,他们打斗的声音,惨叫的声音都只有夜摇光这个布阵之人能够听得见,夜摇光目光紧锁在他们互相攻击上,除了指甲以外,他们竟然没有任何突破口,无论多么凶猛的进攻都不痛不痒,最后两人滚在了一团,依然一人咬着对方的手,另一人咬着对方的脚,那一口撕咬,两人都惨痛的呼叫,黑色的血喷了出来,分别溅到了彼此的身上,却见那血竟然可以灼伤他们的刀剑不入的肌肤,夜摇光和温亭湛都是高兴的对视一眼,原来他们的克星竟然是他们自己。

  受了重伤的两个食人族一脚将彼此给击飞,有一个恰好直冲正东方的那一盆水,木盆被撞飞,水洒在了那个食人族的身上,令夜摇光和温亭湛无法相信的一幕出现了,那个被兜头淋了一盆水的食人族,彷佛洒在他身上的不是水,而是最强的硫酸一般,迅速被腐烂了。

  “水?他们竟然怕水?”温亭湛有些不可思议,这么凶残可怕的东西惧怕的竟然是水。

  夜摇光觉得有些怪异,于是她迅速的去厨房指尖凝气,将水缸之中的水调动,朝着还在院子里打转的另一个食人族射去,一股水流故意避开食人族的伤口,甚至是没有血迹的地方朝着它射去,他却不痛不痒。夜摇光指尖一转,水流一偏,直接射在了食人族受伤的手上,就见那伤口沾染了水,那只食人族迅速的被腐蚀。

  原来是伤口怕水,而不是他们本身怕水,难怪刚刚那只是从脚下开始腐蚀,随着夜摇光加大水量,那只食人族很快就全部被腐化,就连残渣都被地面的水给吸收的干干净净。

  最后就连水迹也都消失了,与其说是水腐蚀了食人族,不如说是水能够和他们的血液中和消融,所以二者皆消失的无影无踪。

  “如此也好,省的收拾院子。”夜摇光回到自己房间,对着温亭湛道,“等到小乖乖回来之后,你再传一次信给仲尧凡。”

  有了可以让其致命的办法,夜摇光也就不用太担心。

  然后夜摇光就又睡下了,第二日一大早夜摇光和温亭湛起身之后,特意让温亭湛将那两个食人怪已经被消灭的消息告诉古摩尔,问他是不是愿意从新选择,也许是这一次的凶险让古摩尔真的害怕了孤立无援的感觉,即便听到了食人怪被诛灭的消息,他也很坚定的打算跟着温亭湛他们离开这个隐居了二十多年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