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51章 柳家
  夜摇光真是被这人的嘴脸气了乐,澳门赌博网站:若不是看着温亭湛脸色沉得可以滴墨,似乎随时都可能爆发的模样,夜摇光真的想要好好将其收拾一顿。

  “豫章郡柳家的管事是吧?”夜摇光皮笑肉不笑的伸出纤纤玉指,“怎么来的怎么滚回去,本姑娘不缺钱,若是柳二爷在冠云街有这样一栋宅院,我可以出两万两买下。”

  夜摇光的话让柳家来的管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而她却没有多施舍一个眼神给对方,伸手握住温亭湛冰凉的手,轻轻的捏了捏,才拉着他不发一言的进了屋子,柳家的管事想要追上来,夜摇光水袖轻轻一拂,大门就自动砰的一声合上,险些撞到那管事的鼻子。

  这让管事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在豫章郡,抬出了柳家这还是第一次遇到了这样的冷遇,而且他还说了是柳家二房,那可是柳家嫡系。就连现在豫章郡的知府也不敢这样的怠慢。

  “无知小儿!”管事怒骂了一声,一拂袖就乘着自己的马车赶回家。

  柳家祖宅也在豫章郡,却不在冠云街,因为柳家出现的比冠云这个人还早,只不过柳家发迹之后经过几次扩建,如今已经是七进的大宅子。比徐府还要大,这里居住着几代柳家人,柳家现在又正是人丁兴旺的时候,但是因为柳家在外为官的不少,大多带着家眷,虽然收留了不少亲戚和旁支,但也不算拥挤。

  柳家现在掌舵的乃是已经退下来的老太爷——柳市荏,即将七十高龄和褚帝师还是同窗,而柳家的家主则是柳市荏的嫡长子——柳居旻,现为吏部侍郎,是柳家的支柱。柳太爷有一妻一妾,以刚正不阿,洁身自好为外人所称道,是他把柳家推到了鼎盛。膝下有五子两女,嫡次子柳居昆,嫡三子柳居晏,剩下两名是庶子已经早早分家出去。

  三位嫡子虽然已经是做祖父的人,但是老太爷还在世,故而依旧没有分家,被柳家称之为大老爷,二老爷,三老爷。大房跟随着柳居旻呆在帝都,三房跟着柳居晏一直外放,柳家老宅便是柳二老爷在当家做主,打理柳家庶务,而要购买夜摇光宅子的就是这位柳二老爷的嫡长子柳二爷,之所以是二爷,是大家排行,因为柳家第三辈的老大生在了柳家三房。

  这位柳二爷叫柳合鹏,却说他的嫡长子成亲,因为他读书随了老子没有灵性,一直被老太爷给嫌弃,如今他终于有了一个会读书的儿子,而且是嫡长子娶得还是豫章郡的官宦大户人家之女,他说破了嘴皮,才哄得自己老子高兴,大笔一挥给了两万两,让他给儿子找个好宅院。实际上也不过是幌子,没有分家柳三少爷也得住在老宅,不过是借机从中馈里面支出来购买私宅,老太爷已经快七十了,这个家迟早分。他们得早些做好退路不是?

  已经在豫章郡横行了几十年,他们自然不会离开自己的地盘,只不过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宅院。也就是这两月才打听到了夜府的存在,原本这个宅子没有挂名,他们几方打探愣是没有打听出背后的户主,但是心里一直没有放弃,直到挂了夜府之后,他们才去打听,但这人也是分外的神秘,一点痕迹都没有,盯梢了一个多月正主终于上门了,还是两个小孩子,根据他们打听来的消息这两个孩子似乎和豫章郡的几家商户关系颇为亲密,但再多的也就没有打听清楚。

  那是因为夜摇光身份比较敏感,见过的人都不敢轻易的泄露,所以他们的线索也就断了,查遍整个朝廷也没有一个姓夜的权贵人,就连三品以上官职的内眷都查过了也没有,既然如此,他们还顾忌什么?

  才有了今日柳合鹏派遣自己的狗腿子上门这一出。在他看来夜摇光两个孩子估摸着也是哪个商户留下来的遗孤,所以才会游走于低微的商户之间,那么他柳二爷要买他们的宅子,他们还不得双手奉上?

  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在家里等到了这样一个不可置信的消息,柳合鹏脸色铁青的看着站在他面前躬身低头的管事:“你说他们话都没有让你说完,就把你赶出来了?你没有说是二爷我要买?”

  “小的哪敢不说啊。”管事苦着一张脸,“小的一开口就说二爷愿意出一万五千两购买他们的宅子,那夜家的小姑娘竟然指着小的鼻子,颇为不屑的说了一句豫章柳家柳二爷,怎么来的怎么滚回去。就把小的给关在了门外。”

  “放肆!”柳合鹏火冒三丈的站起身,他长这么大,还没有人让他滚过,就连他祖父都不曾,这无根无基的小丫头片子竟然敢这样侮辱他,眼底阴郁无比,“好,好,我倒要看看这小丫头凭什么在我面前嚣张,你去拿着老爷的帖子去府衙一趟,就说二爷我丢了东西。”

  “小的这就去!”

  这边柳合鹏已经开始使阴招,那边夜摇光和温亭湛回到府邸,夜摇光担忧的看着温亭湛:“湛哥儿……”

  从进府一直沉默到现在的温亭湛突然抬起头,对上夜摇光担忧的目光,此有些愧疚的说道:“摇摇我没事,一个小管事就能挑动我的心绪,我日后如何成大事?”

  仔细看着温亭湛的脸,见他确实不像安慰她:“那你方才……”

  “我只是在想接下来柳家会有什么举动。”温亭湛笑道,“那管事一看就是两面三刀的小人,被我们拒之门外,回去指不定添油加醋,如今柳家二房的人守着柳家老宅,从柳二老爷起,他上面的哥哥下面的……”顿了顿温亭湛才道,“下面的弟弟都是进士及第,偏偏他连举人也没有混上,柳二爷也一样,因此他们心里难免不平衡,为了显示他们依然高人一等,故而常常在豫章郡横行无忌,柳二爷定然会有下作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