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47章 杀人了
  四进的宅子,和他们祖宅是一样的格局,可比他们的祖宅占地面积小一些,但建造更大气,取材也是极好,夜摇光和温亭湛绕了一进院子,就有人来请他们去用膳,宅子里有着两个老人家是仲尧凡留下,他们是本地人,不愿离乡背井,又无儿无女夜摇光就将其留了下来。

  吃饭的时候夜摇光突然问道:“湛哥儿,这里距离白鹿书院远不远?”

  “应该有一个时辰的车程。”温亭湛粗略估算了一下。

  “那很好,日后我们去书院读书就搬到此地居住如何?”这个地方往来很方便,四通八达,夜摇光很喜欢,至于风水有她就不是问题。

  “好。”温亭湛点头。

  晚饭之后,夜摇光和温亭湛借着消食,将宅子走了一遍,这一遍夜摇光是拿着罗盘来走,宅子算不上大吉住宅,但也没有凶险的地方,很普通很中庸,夜摇光也不需要住大吉之宅,于是懒得做改动,等她要搬过来之前,再来弄一两个阵法就好。

  第二日一大早,两人各自穿戴一新,就去了钱府。古代的满月宴一般是去吃中午,但是钱夫人昨夜知道他们进城以后,一大早就派了钱府的管事来亲自等候,夜摇光也不好再耽搁,反正都要去,他们也没事。

  因为时间还早,来的只有钱府的亲戚,以及钱夫人的娘家人,夜摇光到了之后,钱夫人就亲自来迎接,一年未见,钱夫人再也不见昔日的愁眉苦脸,现在面色红润,眉宇轻快,可见日子过得极其好。

  “夜姑娘,我可算把你给等来了。”温亭湛由钱夫人的侄儿招待去了男客一方,而钱夫人直接带着夜摇光去了自己的卧房,先把屋内钱夫人的母亲方氏等人介绍了一遍,就迫不及待的亲自抱着儿子递给夜摇光看,“夜姑娘快看,这就是我的磊哥儿。”

  小家伙因为早产的缘故,虽然钱府精细的养着,可还是没有足月的孩子那么大,白嫩嫩的一团,正睁着圆溜溜黑葡萄一样的眼睛看着四周,一见到夜摇光竟然就往她这边拱着身子。

  “哎呦,我们磊哥儿想要摇姨抱呢。”钱夫人毫不犹豫的将她的宝贝金疙瘩递给夜摇光。

  她身上流动着五行之气,婴儿的感应能力最强,靠近她会觉得舒服,基本正常的没有满百日的婴儿都会向她靠近,夜摇光动作熟练的抱过来,然后伸手点了点他的小鼻子,一手托着他,一手取出一块玉牌,玉牌正面雕刻着一只活灵活现的猴子,背面是属猴者的本命佛——大日如来菩萨,这块玉牌在她的宅子里蕴养了快一年了,这才取出来。

  “这是给磊哥儿的满月礼,这玉牌可保它平安,切莫遗失,也不可经多人之手,更不可沾上污秽。”夜摇光将玉牌放在小家伙的襁褓里面,小家伙还小,不能挂东西。

  钱夫人自然知道夜摇光出手的东西绝非一般的东西,是有钱也买不到,孩子一会儿还要带出去见客,为了害怕不慎丢失,钱夫人决定将之拿下来好生保管,可她刚刚一拿走玉牌,钱磊就哇哇大哭起来。

  惊得钱夫人只好将玉牌重新放回去,一放下小家伙就不哭了,反而发出咯咯咯的笑声,惹得一屋子的人都哭笑不得,好多人都开始打趣。

  “是什么事儿这般好笑,也说与我听听。”这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众人看过去,正是杨大太太带着两个女儿——杨夕荷和杨夕蓉。

  “韩姐姐来了,快请进。”进了屋又是一番介绍,大家坐下之后,钱夫人才把刚刚的事情说了一遍,“我们小哥儿这么小就知道摇姨送的东西是好东西,舍不得给人碰呢。”

  “摇姐姐!”杨夕蓉走到夜摇光的身边嘴甜甜的喊了一声。

  “瞧这辈分乱的。”钱夫人的母亲方氏不由笑道,“磊哥儿叫夜姑娘摇姨,蓉姐儿却叫夜姑娘姐姐,那磊哥儿岂不是也得喊蓉姐儿小姨了?”

  大家一听可不就是这么回事,钱夫人却挽着夜摇光道:“我可不管,我喜欢摇摇,就要喊摇摇妹子,韩姐姐你可得让你家女儿改口。”

  杨大太太颇为认同的点头:“是是是,改口改口,蓉姐儿快喊摇姨。”

  杨夕蓉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她就比温亭湛小个三四岁,这会儿叫十三岁的夜摇光姨,不由皱着小脸:“摇姨……”

  这副模样把所有人都逗乐了。

  “各叫各的也无妨。”夜摇光伸手摸了摸杨夕蓉粉嫩的小脸。她是想到了杨子君,毕竟和温亭湛是同窗,日后变了辈分总不好。

  杨大太太显然也是想到了自己的儿子,于是笑道:“这感情好。”

  时间在一群人乐呵呵之中划过,钱府的宾客陆陆续续的到了,钱员外三十方得子自然是不由余力的大摆筵席。取了一个非常好的寓意,摆了九十九桌,请的府城最有名的酒楼和厨子,各地收敛来的食材,还有出名的戏班子。

  前面还没有开宴,杨大太太和钱夫人的娘家内眷帮着钱夫人招待女眷在内院看戏,夜摇光对中国的戏曲文化那是一点欣赏水准都没有,但是又不好不合群,于是就坐在台下养神,杨夕荷坐在她旁边,时不时讲两句是什么戏,提两句这戏的典故,十分照顾夜摇光。

  “水洒了。”新的一场戏刚刚上来,给夜摇光端茶水的宜芳突然手一抖,将茶水洒了出去,好在没有溅在夜摇光的身上。

  “奴婢笨手笨脚,姑娘恕罪。”宜芳垂下头认错。

  台子上的声音响亮,杯子也没有摔在地上,也就没有人注意到,夜摇光见宜芳袖子湿了一大块:“幼离陪她去寻钱夫人身边的碧玉,让碧玉找一套衣衫给她换上。”

  “是。”幼离就带着宜芳离开了。

  她们走了一炷香的时间还没有回来,夜摇光眉心蓦地一跳,就听到远处传来刺耳的尖叫声:“杀人了,快来人啊,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