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46章 竹简
  夜摇光回到房间,刚刚合衣躺下进入梦乡,幼离便起身,轻手轻脚的取出了香炉等东西,轻轻点燃了清风香。这是温亭湛的吩咐,若是夜摇光外出做法,或者劳累过后就要在夜摇光歇息时为她点香。

  所以,原本只想躺一个时辰的夜摇光一睡就是一个上午,等到她睁开眼睛,看到刺目的日光,不由惊愕,就连她睡多久就跟着睡多久的金子也已经不在床榻上,等她嗅到房间内残留的清香之后,不由哑然。

  不过浑身犹如沐浴后一般轻松的感觉倒是挺舒爽,很快守在外面的幼离和宜芳就听到了动静,手脚麻利的服侍夜摇光洗漱,又将夜摇光带到温亭湛他们的房间,桌子上已经摆好饭菜,夜摇光是真的饿了,坐到温亭湛的对面,拿起筷子就狼吞虎咽。

  温亭湛基本没有怎么吃,只是在细心给她布菜,她喜爱的酱香鱼也将刺挑干净放到她的碗里,等到她吃饱喝足,温亭湛才将手边的一个红木面上绘着凤穿牡丹图案的妆奁推到夜摇光的面前:“王妃等人一早就启程,见你在休息也就没有打扰,这是王妃派人送来的谢礼。卢先生赶着回乡,早晨也已经离去,留话邀你去延安游玩。”

  温亭湛说完,又取出一个布料普通,也没有绣花纹的朱红色锦囊,放在妆奁之上:“这是卢先生送你的见面礼。”

  夜摇光取过锦囊将之打开,是一块翠绿竹简,竹简两端有缕空花纹,然后是一个八卦图形,边缘有着祥云,中间是一袭绿衣飘飘人身蛇尾的女子,雕刻的非常美,女子的衣衫是竹子本身的颜色。

  拿在手里,夜摇光觉得轻飘飘的竹简有一股子说不出的沉重,仿佛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似乎隐藏在竹简之中,夜摇光微微一运气,她的五行之气竟然被竹简给吸收,而后竹简的边沿有绿光滑动了一圈。

  “这竹简不知道有多少年的岁月,竟然保留了最原始的翠色。”多看了两眼,温亭湛不由惊叹,目光落在竹简上的图案上,“这是……妖?”

  夜摇光噗嗤一声笑了:“这是神兽白矖(xi第三声),远古有八大神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麒麟,腾蛇,白矖,白泽。据传腾蛇和白矖乃是女娲娘娘的左右护法。风水上白虎青龙朱雀玄武则是极常用到,而腾蛇也是卜卦的六神之一,其余三者甚少出现,不过据传远古神魔时代,他们为天下安宁贡献了不可磨灭的功绩。”

  远古八大神兽温亭湛其实在书上也看到过记载,只是没有详细的描述,而且竹简上恰好出现的乃是生僻的白矖,才一时间没有认出来。

  “先生可有交代什么?”夜摇光摩挲着竹简问道。

  “先生说这是他十年前偶然所得之物,他断定此乃非凡之物,可跟随他十年,也曾相邀几位同道挚友一次揣摩,却一直无所获,或许此物的机缘不在他身上,他将之转赠给你,便是看看你与之是否有缘。”温亭湛将卢方的话一字不漏的转述。

  夜摇光又凝眉仔细的看了看,实在是没有看出个所以然,就将其收起来:“先放在身边,日后再说。”

  接着就将那价值不菲的妆奁给打开,这妆奁有三层,打开盖子里面嵌着一面镜子,然后第一层是一套白玉嵌橄榄石头面,非常的漂亮,一整套包括发梳、步摇、簪钗、抹额、花钿、耳环,甚至包含了臂钏和项链等等一共加起来有二十多件,第二层则是两个羊脂白玉的镯子,第三层是一万两银票。

  粗略看了一遍,夜摇光就把妆奁给合上:“又赚了一万两,走吧,我们快些启程,赶到日落进城。”

  明日还得去参加钱府的满月宴,不能再耽搁了。事实上温亭湛已经吩咐卫荆等人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着夜摇光吃完饭,然后休息一会儿就可以直接出发。由于时间有限,一行人快马加鞭终于在午后进了府城的城门,在申时之前进了自己的宅院。

  这种宅院位于府城最繁华的东面冠云街上,冠云街的宅子意味着整个豫章郡的上流社会,冠云本是一个人名,随着开国皇帝金戈铁马,最后为了太祖而命陨来不及享受荣华富贵,去世时才27岁,太祖为了纪念那个鲜衣怒马的少年郎,将他出生的地方取名为冠云街,进入街道前还有一个太祖亲抒的冠云楼牌,两百年这里变成了豫章郡之首。

  马车停在夜府之前,夜摇光看着牌匾有些微愣,这个宅子是仲尧凡所赠,她是温亭湛的未婚妻,换了牌匾也应该换成温府才是。

  “是我让人换的。”下了马车,温亭湛走到夜摇光的身旁,微微抬头看着牌匾,“上面是我的字,这原本就是摇摇的酬劳,写上夜府才是实至名归。”

  “可是……”

  “摇摇,这里是豫章郡,柳家的地盘,我并不想太早引起柳家人的关注。”温亭湛没有给夜摇光疑问的机会,拉着她往里走,“走吧,去看看我们的新房子,这宅子可不比我们的老宅小。”

  夜摇光任由前面的少年拉着她,奔进宅子里,其实柳家人姓柳,他们姓温,只怕过了这么多年柳家人早就不记得温长松这个人,在他们眼里父母双亡的两个孩子也早已经该成为尸骨才对,就算挂上温府,柳家人也根本想不到这么远。

  虽然本朝女子的地位没有前朝低,与唐朝不相上下,可若是府邸冠上她的姓,那么温亭湛住在这里,就足以被说成入赘,这对古代男子是一种非常难以忍受的尊严践踏……

  “摇摇,你不看宅子看我作甚?”拉着夜摇光的手缓步绕过抄手游廊,夕阳灿烂的光辉下,给他略白的脸晕染开胭脂一般的红,看起来格外的漂亮精致,“你不是常说我们自己名下的宅子,一定得好好看一看风水?”

  夜摇光忽而释然一笑:“嗯,得好好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