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39章 后妃之相
  “摇摇,澳门赌博网站:你觉着这背后为非作歹的是妖是人?”亲自将夜摇光送到她的房间,幼离卫荆等人都在收拾两人的房间,夜摇光吩咐宜芳将黄表纸,朱砂等东西给取出来,温亭湛见了便问道。

  “我暂时没有察觉妖气。”夜摇光道,“可若真的是皮囊完好无损,而骨血和肉不翼而飞,那么十有**是妖作祟,鬼只会吸活人生气,却无法食人肉,邪修会吸血却也不食肉。”

  虽然夜摇光没有把话说满,可温亭湛觉得应该是妖没有错,他倒是读过一些志怪奇谈,但是还没有见过所谓的妖,不由好奇一问:“妖,是什么模样?”

  “妖啊……”想了想,夜摇光才道,“有美有丑,有善也有恶,其形态如人一样千种面貌。”

  “那今晚就让幼离和宜芳与你同住。”既然这妖怪专门找十几岁的姑娘下手,就得防范于未然,自然不是让幼离和宜芳保护夜摇光,而是不希望幼离和宜芳遭毒手,跟了他们一段时间,温亭湛知道夜摇光也定然不想她们有什么不测。

  “听见没,少爷让你们今晚留下来伺候我。”夜摇光轻笑着对幼离和宜芳说,其实这也是她的打算,“宜芳去弄些水,我要沐浴。”

  “晚膳我们在何处用?”温亭湛见此就站起身。

  “楼下吧,我们人多。”夜摇光道。

  “那好,我去让厨房做点你喜欢吃的,在楼下等你。”说完,温亭湛就转身而去,他身子挺拔,腰间悬挂的玉佩微微荡开一圈波纹,闪动着温润的光,一如他的人,君子如玉。

  夜摇光之所以提前沐浴,不是因为身上有风尘或者疲惫,而是决定画符。夜摇光其实到现在都没有感觉到一丁点妖气,要么就是这个妖没有出现在她路过的地方,要么就不是妖。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画了两张镇妖符。分别放在她和温亭湛房门前悬挂的门牌后面隐藏起来,做好后夜摇光才去前院的楼下用膳。

  “喂,你的功夫哪儿学的,还挺凑合。”

  “你说话啊,我问你话你竟敢不回!”

  “你哑巴了,你知道我是谁么?你敢忽视本……我!”

  夜摇光才刚刚走到院子中间,摆在露天花藤树下的桌子旁,一个长的格外漂亮,约莫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就围绕着温亭湛一脸薄怒,这个小姑娘穿戴格外的非凡,花藤树下外面还站着两个丫鬟,两个小厮。丫鬟都是细皮嫩肉,小厮下盘很重,一看就是不一般的练家子。

  “摇摇,你来了,快坐,卫荆让小二上菜。”原本拿着书对小姑娘不理不睬的温亭湛突然站起身,见夜摇光走进来就为夜摇光拉开了座椅,然后又贴心的吩咐卫荆。

  骄傲的小姑娘被忽略,再一见夜摇光桃花般娇艳绝色的容颜,更是目光充满了敌意:“你是何人,看到本……”

  “姑娘。”小姑娘正要发怒,她的丫鬟立刻出言,“夫人估摸着要派人来寻您,姑娘我们快去回吧,切莫让夫人久等。”

  这个丫鬟看着年龄并不像是这个小姑娘身边的人,估摸着是他们口中夫人身边的人,所以这个小姑娘忍了忍,还是一拂袖走了。

  “终于清静了!”王木掏了掏耳朵嘟囔道。

  夜摇光只当没有听到,小二已经开始上菜,温亭湛先一步夹了一块鱼腹肉到夜摇光的碗里:“尝尝这道酱香鱼,用了本地特有的酱料。”

  “如此殷勤,所谓何故?”夜摇光没有立刻吃,拿着筷子的手,手背托着下巴,明艳的目光直溜溜的看着温亭湛。

  温亭湛一脸疑惑,然后开始反省:“难道我平日对摇摇不好?”

  这一问反倒让夜摇光一噎,貌似平时温亭湛对她也是体贴入微,这自然也不是第一次为她布菜,可她就是莫名的问了这一句话,潜意识里她觉得温亭湛应该是她方才看到他勾搭小姑娘所以心虚……

  为什么认为他心虚,夜摇光没有深思,而是用筷子夹起温热的鱼,细嚼慢咽的尝了起来:“嗯,味道不错,幼离我们走时买一些酱料回去。”

  “是,姑娘,奴婢记下了。”幼离是七窍玲珑心,知道夜摇光现在需要化解尴尬,忙出声应下。

  “刚刚小姑娘怎么回事儿?”夜摇光亲手为温亭湛盛了一碗乌鸡参汤递给他。

  “方才那姑娘在院子里踢毽子,一个不慎将毽子踢到我这里,我便随手将之挡开,那姑娘不愤便让他的下属动了手。”温亭湛用勺子搅了搅鸡汤,觉得不烫了才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

  方才那两个下属夜摇光扫了一眼,功夫绝对在温亭湛之上,不过无冤无仇,温亭湛也没有得罪他们,心里肯定也明白是他们姑娘过于刁蛮,才会不出全力,所以双方应该是打了平手,小姑娘才会对温亭湛感兴趣。

  “那小姑娘身份不一般。”夜摇光虽然没有看面相,但是很多东西细节体现,她是不希望节外生枝,才提醒了温亭湛一句。

  “嗯。”温亭湛自然也能够看出来,点了点头。

  两人用了晚膳之后,就在院子里随意的走了走,然后就和温亭湛往他们所在的房间而去。这个客栈非常的大,夜摇光和温亭湛要了一个单独的小院,小院一分为二,乃是这个客栈甲乙两个最好的上院,只不过各自的房门不同,因为他们是在最里面的甲院,必须路过乙远,而之前那娇贵的小姑娘正好是住在乙院,此刻她身旁还有一个穿戴看似简单,却无不透露着一种华贵的妇人,妇人看着二十出头,但绝对是保养得宜的缘故,其真实年纪不可得知。

  不过她的面相倒让夜摇光目光一闪:五岳端重,杏眼含神,耳红而圆。口细有菱,面有朝霞之色,天中、印堂有肉环这是后妃之相啊!

  再漫不经心的扫过方才漂亮的小姑娘:伏犀隐隐而起,这是郡主之相。原来竟然是不知哪位王爷的内眷,难怪小姑娘那般盛气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