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38章 有妖怪
  “摇摇为何要买下韩家的宅子?”对这个宅子,温亭湛很不喜欢,先是楚家人,后是韩家人,这个宅子就好像和他们相克一样。

  “因为这个宅子和我们相克。”夜摇光回答,“这个宅子和我们相克,所以我把它买下来改建成别的,也省的再住进一户人家,又寻我们麻烦。”

  温亭湛听了也觉得有道理,楚家韩家都已经够糟心了,能够买得起这么大一栋宅子的人也不是等闲之人,背后插刀子也烦,不如拽在手里。

  一整天就这样给过去了,回到家直接用晚膳,用完膳散步消食的时候,夜摇光突然道:“湛哥儿,明日去私塾请假吧。”

  “我们要出远门?”温亭湛问道。

  “嗯,我们先去一趟府城。”夜摇光点头,“下月初一,钱府摆满月酒,我答应了钱夫人去观礼,去府城要行五六日的路,早点出发以防万一,九月初乃是杨大姑娘出阁,魏公子也寄了请帖给我们,我们不如出去走走,顺道我去看看阿尼娅。”

  “好,我明日去了私塾就与先生说道。”温亭湛点了点头。

  其实私塾现在已经不能满足他的求学,不过先生对他有恩,并且先生喜欢他常常去看他,既然他还没有去白鹿书院,就****去私塾,根本不上课,就是陪先生专研学问而已。

  既然决定了接下来的行程,夜摇光自然要抓紧把柳氏夫妇的坟地给弄好,这样才能够安心的离开。

  第二日送走了温亭湛,夜摇光就上山去看了坟墓,她只是让在坟墓四周围起了半圆的墙,圆弧的外围上有七颗石雕珠,远远的就好似一顶皇冠,除了修建的人没有人知道每一个足球大小的石雕珠里面都有一块法器玉佩,乃是夜摇光从宅子里的阵眼蕴养出来,她是借此布置一个七曜阵,凡人休想再触碰她爹娘坟墓一寸。

  因为工程并不大,只用了五天就完工,完工的当日夜里,夜摇光带着法器罗盘和温亭湛上了山,她将那几道清心符给撤了,然后翻手将罗盘扔到高空,一圈圈金光在她划开的两掌之间从罗盘中荡开。

  夜摇光两指一点,金色的光芒顺着她指尖的五行之气汇聚到了坟墓上空最中间,而后隐藏在石雕珠内的玉牌开始缓慢的转动,一个转动过来,就会射出一缕只有夜摇光才能够看到的白色棉絮般的光芒,与中间的金光汇聚,等到七道光全部汇聚到金光中间,一束金银相交织的电光犹如火箭一般直飞上天空。

  七曜因此微微一动,但也只是微微一动,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夜摇光收手,将罗盘收回来,然后转头看向温亭湛:“成了。”

  而温亭湛除了感觉到一点点不同的气流波动以外,什么也没有看到,不过他现在却能感觉到爹娘陵墓四周有厚重的气流波动。

  “嗯,我们给爹娘磕个头就回去。”温亭湛拉着夜摇光给柳氏夫妇行了礼,说了几句话,就回去了。

  第二日夜摇光吩咐幼离和宜宁打包行李,他们这一出去就是一两个月,就算轻车从简也是要带足东西。

  夜摇光本来是打算只带薛大卫荆和王木,不带丫鬟,却被温亭湛坚决否定,因为温亭湛知道夜摇光现在来月事了,身边没有丫鬟伺候可不行,拗不过温亭湛,夜摇光原本打算带着宜芳去,因为宜芳本身就身子柔软,非常肯吃苦,夜摇光传授的那一套女孩子练的拳法,宜芳练得最好,但是看到幼离飞快掩饰的渴望的目光,夜摇光最后决定带着幼离和宜芳两个人去。

  回来之后,夜摇光将剩下的六个果子,给了大笨熊一个,给了卫茁、王森、薛大一人一个,剩下的两个原本是要给最小的宜薇和一心想要习武的宜宁,但是宜薇她不愿习武,年幼的她在戏班子吃了太多苦头,她怕疼,夜摇光也不勉强,宜芳本就会些拳脚功夫,夜摇光也打算转而给宜芳,但是宜芳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之后,决定让给幼离,因为幼离从小是娇养的姑娘,身子骨本来就弱,而且很努力的跟着她锻炼身段。

  幼离倒是没有辜负宜芳,每日都非常勤奋,现在绝对可以撂倒一个没有功夫的大汉,对付两三个柔弱书生绝对不在话下。

  宜宁听到夜摇光要带着幼离和宜芳出门,一点也不吃醋,也没有觉得她最先跟着夜摇光反而被落下,心里不平衡,而是眨巴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夜摇光:“姑娘,这回你带着两位姐姐出门,下回可要轮到我!”

  “好,我保证下回带人一定带你。”夜摇光很高兴她之前的决定,让宜宁和幼离跟着宜芳练身体,让幼离教导他们习字,几人的感情现在和亲姐妹也不差。

  第二日一大早,夜摇光就整装齐发,一路行了三日都非常的平静,大家放慢了行程,颇有游上玩水的气氛,到了第四日他们进入了丰城,一进入丰城就觉得有些压抑,因为是日落黄昏,夜摇光也就赶紧找了最好的客栈休息。

  岂料薛大刚刚从掌柜那里接过房门的门牌和钥匙就听到那掌柜语重心长的对夜摇光道:“姑娘,夜间可不要出客栈。”

  “这是为何?”夜摇光不由好奇。

  那掌柜重重一叹气:“我们城里出了妖怪,一个月前到现在丢了不少姑娘,全都是未出阁的十三四岁,像姑娘这般大的。”

  “到现在也不曾寻回?”夜摇光和温亭湛对视了一眼,他们终于明白了这丰城那一股压抑之气缘何而来,谁家没有一两个待嫁姑娘,只怕没有丢人的现在都惶惶不安。

  “只有一位寻回来了,可那模样,真是吓死人。”掌柜一脸苍白,显然是他并非听说,而是亲眼见到,才会瞳孔一缩,“那姑娘就剩了一个脑袋是完好的,身体还有一层皮,骨头和血肉都没有了,其余的姑娘到现在还下落不明,只怕连尸骨都找不到,不然老头子怎么敢说是妖怪作祟,县老爷已经派人去请法师来做法,可今天已经是第三回,头两回的法师都已经找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