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34章 清风明月【加更】
  “这琴音质极好,不如抚上一曲?”夜摇光转过身折回来,就在石桌与温亭湛隔桌而坐,双手拖起下巴,已经做好了听曲的姿势。

  “夜间吧,用了晚膳我再抚琴与你听。”温亭湛动作非常的轻柔将琴用琴套盖好,“谢谢你,摇摇,这个礼物我很喜欢。”

  “我也很喜欢。”说不出原因,就是喜欢这把琴。以往能够让她热爱的只有法器,但这把琴不是法器她很肯定,而且她也不是一个附弄风雅的人,这些东西说实在她没有什么兴趣,可今日就是喜欢了,而且还不惜为此割肉了一把。

  夜摇光是知道温亭湛为什么会拒绝她,瑶琴和一般的琴不一样,瑶琴有六忌,七不弹。六忌是指:一忌大寒,二忌大暑,三忌大风,四忌大雨,五忌迅雷,六忌大雪。七不弹是指:闻丧者不弹,奏乐不弹,事冗不弹,不净身不弹,衣冠不整不弹,不焚香不弹,不遇知音者不弹。

  今日之日不犯忌,但温亭湛刚刚从私塾回来,一身风尘,未沐浴也不曾焚香,所以才会拒绝她。对此夜摇光一点也没有不舒服,因为这是温亭湛对她的尊重,也是对她赠给他的礼物一种重视。

  饭后,温亭湛陪着夜摇光去散步之后沐浴,夜摇光亲自摆琴焚香,准备点香的时候,她觉得那香格外的不一样,不由取出来闻了一闻。

  “喜欢么?”温亭湛处于变声期独特的声音响了起来。

  夜摇光回过头,就看到朦胧的月光之下,从回廊上缓步而来的少年,他竟然披散着一头的长发,着了一袭雪白的宽松外袍,广袖在他行走间格外的飘逸,秀发轻轻的飘扬,竟然有那么一点仙气儿。

  “挺好闻的。”夜摇光将整块的香放下。

  温亭湛在乱箱面前坐下,取出切香的刀具,动作非常优雅的切了两小块,用香匙一手挽着长袖将之舀起来投入香鼎中,很快一股清洌的香气便飘散出来,却是比之前闻得香块还要香,令夜摇光不由诧异。

  香学乃是古代一种不可缺少的文化,与茶道齐名,只不过到了现在基本已经落败,前世夜摇光基本没有接触过,这一世到时候有些残留的来自于柳氏的教导,在她的认知里,很少又香焚后比焚前更令人喜欢,这香气很清爽,是一种夜摇光前所未有的体验,前世她不沾香水,但是与人打交道非富即贵,那些人也有男有女但都会用世界顶级动辄几十毫升上万上十万的香水,她虽然不排斥,也没有觉得不适,但却从未有一种香让她问了觉得身体有一股子独特的放松。

  “这香乃是我亲手调制,还未取名,摇摇觉着给它取个什么名?”放下手中的东西,温亭湛抬眼看向夜摇光。

  “清风如何?”这香犹如一缕清风可以令人放松神经,舒缓压力。

  温亭湛的眼底闪过一抹惊喜,点头:“嗯,清风,极好。”

  说完,温亭湛按动在琴弦的细长手指就拨动了,每一根琴弦都拨了一下,这是他在试音,试音后温亭湛唇角微扬,“有清风,自然不能少了明月。”

  在夜摇光还没有反应过来温亭湛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的时候,他手指一拨,泠泠漴漴的琴声就流泻了下来。也许是年纪不够,阅历不够,所以于技术上听惯了瑶琴曲的夜摇光觉得温亭湛并不是多高明。

  但夜摇光分不清是因为这把瑶琴的独特还是温亭湛的本事,他的琴音自有一种独特的空灵,配合着清风的淡香飘过鼻息,夜摇光觉得她能够沉入一个世界,漫天的繁星纷纷飘落。

  宁静的夜,飘落的星,明亮的月,那声、那景、那风、那香融为了一体,让她忍不住轻扬唇角闭上了眼睛,一切都太过舒适,彷佛浸泡在温泉之中,一身的疲乏都随之消失不见。从来没人,可以光凭一首曲子就将她催眠,而且不是强制,不是无聊,而是一种神魂都舒适的酣然。

  等到温亭湛停下的时候,夜摇光已经熟睡了。他不由上前,动作轻柔的将夜摇光抱起来,送她回到自己的房间。

  送一轮明月,拂了你烦忧;

  融一片净土,碎了你轻愁:

  织一缕清梦,偷了你温柔;

  夜摇光竟然没有被生物钟给叫醒,她霍然睁开眼睛外面的天已经大亮,她没有醒,懒货金子也是趴在她身边呼呼大睡。坐在床上,她回想着昨夜发生的事情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她这样的警觉,她这样的敏锐,竟然那么轻易的睡着了,并且温亭湛将她抱进来都没有一点惊动她。

  迷迷糊糊的洗漱完,夜摇光也不去修炼了,出了房间温亭湛早就已经去私塾了,她闲着没事就去了杜厚林家一趟将她要将柳氏夫妇周边的土地买下来的事情说了,杜厚林觉得夜摇光这是不忘本,是孝道很痛快的答应了,当天就给她操办了下来。现在整个村子里对夜摇光一举一动可是看的紧,知道夜摇光又买了地家家又是一番激动。

  不过这一次,澳门赌博网站:夜摇光很谨慎的亲自去选择了六家人给她帮忙,因为修建陵墓夜摇光不需要多大的规模。然后她又去了柳氏夫妇的坟前贴了几张符纸,虽然不动坟,但是在外面修建东西也是会打扰到先人的清净。这是令他们免扰的清心符,做好一切一整天又过了。

  夜摇光回到家时,温亭湛已经回来并且换了一身常服,坐在书房看书。

  “你老实交代,我昨晚为何会困倦的那般厉害?”夜摇光目光不善的盯着温亭湛。

  温亭湛头也不抬的翻了一页:“你最近太累了。”

  从寻找龙涎液开始到摇铃发生了很多事情,温亭湛觉得既然夜摇光还是凡胎**,就算是修炼者也吃不消劳累的挤压,不表现出来不代表这些东西不存在,否则夜摇光不会今日没有习惯的醒来。这些压力和劳累是需要释放的,所以他弄了那个香,那是他从别人手中购置到一块奇异的香料亲自调制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