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33章 生辰礼物
  “朱大官人稍安勿躁。”夜摇光再一次拦住了朱孝,“其实此次我主动寻上门来,是想要抓住给对门支招的‘地师’,做出如此背德之举,已经坏了我们这一行的规矩,我既然遇见了少不得要清理风气。”

  夜摇光自然不会将自己的私人恩怨说出来,虽说夜摇光觉得是一个人的可能性非常的大,可总还有那么一点意外不是?所以话不能说的太满。

  “夜姑娘有什么吩咐,只管说。”朱夫人是个聪明的女人,一下子就明白了夜摇光的想法。

  夜摇光从袖中取出一张黄表纸,然后将天麟取出,指尖凝聚着五行之气,从天麟的体内抽出一缕缕煞气,以阴煞之气画了一张符。

  “朱大官人将这张符挂在与那户人家大门正对之处,澳门赌博网站:用不了三日他们必然会再请人来为他们解难,这几日朱大官人派可靠之人看着他们一举一动便可。”夜摇光将符纸递给了朱孝,又怀里去了一张化煞符,“至于贵府的煞气,将这符纸挂在令尊的卧房,五日便见效,但令尊亏损的身子还需得寻大夫调理。”

  “多谢姑娘,多谢姑娘。”朱孝一叠声的道谢。

  夜摇光笑了笑便起身告辞,朱孝夫妇极力挽留却也没有挽留住。朱孝亲自将夜摇光给送出去,已经离开的朱夫人又走了过来,将一个荷包递给了夜摇光:“小小心意,还望夜姑娘切莫嫌弃。”

  夜摇光第一次推辞了,因为这一次并不是别人求上门,而她会主动上门是有自己的目的,但是盛情难却,夜摇光就当做是中元夜为他们府中驱鬼的酬劳收下了。

  朱孝府中给了五千两,一笔不少的数字。

  夜摇光就带着五千两接着闲逛,几乎都把整个镇上都逛遍了,夜摇光也没有寻到一样心仪的礼物,眼看着夕阳要下山了,琢磨着是不是要明天快马加鞭去一趟其他地方看一看的时候忽然流水般动人的琴声飘来,这是瑶琴的声音。

  从上辈子夜摇光就非常喜欢听瑶琴曲,虽然她自己没有那个闲心去学,但要说欣赏她绝对还是有一席之地,更何况她现在还有着这个夜摇光一些残留对于琴的基础知识,这位弹琴的人绝对是一个高手,当下脚步一转,目光就落在穿过一道小巷,只能隐约看到一个小门面的琴行。

  地理位置这样看来真心有些偏僻,她还是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琴行的门面不大,可里面却别有洞天,这里什么乐器一应俱全,但琴最多,在夜摇光踏入店门的一瞬间,琴声便停了,很快一个四十多岁笑容憨态可掬的老者就迎了上来:“姑娘,您这是要什么乐器?”

  “我随意看看。”夜摇光其实没有想要买乐器,逛了一圈她又沿着蜿蜒的楼梯走到了二楼,然后她的目光顿时被最里面墙面下正中间摆放的一架瑶琴给吸引了。

  瑶琴都是采用木为琴身一般都是由硬木制成,而这一把琴的琴身竟然是白玉,很光洁润滑无暇的整块白玉,还不是一般的白玉。琴上有十三个圆点标志,这是琴徽。古代一般用金银玉精致而成,而这个琴竟然是宝石,而其实翠绿如松竹的绿宝石,光彩夺目,琴弦也是银丝。

  这把琴可真是奢华的无与伦比。

  “掌柜的,我可以看看这把琴?”夜摇光指着这把奢华,但是看起来却又不张扬的琴。

  掌柜的一愣,旋即点头:“姑娘自可以看,不过这把琴也就是一个摆设,根本无法弹奏,这是一人寄放于此,不过这把琴因着无法弹奏又要价极高,放在我这里已经快三年了。”

  夜摇光穿戴都是极好,掌柜虽然生意不咋地,但是见识不少,是个有钱的主儿,说不定愿意高兴买回家也不一定。

  细长白玉般的手指和琴身有一种浑然一体的感觉,夜摇光情不自禁的就波动了两下琴弦。

  “铮铮——”两声清脆的声音响起。

  掌柜的脸色大变,看向夜摇光的目光极其的不可思议,语调都有些打结;“这琴,不少人因为美观而碰过,可从来没有人拨响过琴弦……”

  “是么?那看来它与我有缘。”夜摇光便问道,“这琴要价多少?”

  掌柜的伸出五根手指:“五万两。”

  时下古琴百两已经不错,上千两就是名师出手,万两基本都是古董。五万两的琴,估摸着整个太和镇都会望而却步,倒不是没有人拿得出,而是买回去摆在家里的土豪估摸着太和镇没几个,有也未必喜欢这东西,难怪三年也没有卖出去,但是它的卖相如果拿到帝都那样繁华的地方定然不愁有人买。

  五万两啊,她到现在也就从仲尧凡那里得了一个十万两,而后从傅康成那里得过一个五万两,其余都是一万两,真不是一笔小数目,虽然她现在身价也还有个十几万两……

  不过夜摇光指尖划过琴端,她觉得这架琴真的和温亭湛那矜贵内敛的气韵很接近,而且她自己也真的是爱极了听瑶琴曲。把这个送给温亭湛,时不时的让温亭湛来一曲,做她免费的琴师似乎也不那么贵了……

  “好,五万两,我买了!”

  古有一掷千金为红颜,她这会儿开始一掷五千金为小相公。

  抱着包好的古琴离开了琴行,夜摇光的心其实还是有点滴血的,来了古代赚钱了那么久,她都没有一次性为自己花了五万两。五万两可以在帝都买一栋超级豪宅了!更别说在这个地方……

  “摇摇,你抱着什么?”夜摇光几乎是温亭湛前后脚回到家,刚刚走进大门听到夜摇光的马儿声,温亭湛回头看着夜摇光包好看着像琴的东西。

  “后日便是你的生辰,这个是你的生辰礼。”夜摇光也没有想着等到当日,直接将琴递给了温亭湛。

  “这么沉?”原本还猜测是琴的温亭湛不确定了,哪有这么沉的琴?但是当他抱着去了院子里,放在石桌上掀开了琴套,顿时瞪大了眼睛,“这琴……”

  温亭湛从未见过并且听过这样的琴,很华美却不张扬,真的是送到他的心坎了,当下就挥手一拨琴弦,动人的旋律飘了出来。

  走在前方的夜摇光脚步一顿,不是说极少有人能够拨响琴弦么?转而又觉得温亭湛没有浪费她五万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