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30章 深谋远虑
  这位魔门魔主可是继上一位魔主陨落后,澳门赌博网站:三百年来第一个统一了魔门的人,没有人见过他的面目,但他的修为据说缥邈仙宗那一位老祖都没有讨到好处。魔门魔主盯上摇铃已经不是一两日,奈何焦铃儿的师傅修为太高,并且可以完全的掌控摇铃,几次交手都没有得逞。最后就和焦淇儿联手演了一场焦淇儿不忘师训,宁死不屈和魔门敌对并且不惜性命相救焦铃儿的戏码,不但重新得到了师傅的认可,更加让焦铃儿对其感激涕零,以至于毫无防备的发生了几个月前的那一场悲剧。

  若不是焦铃儿的师傅和师叔拼命将她送出来,她现在只怕也已经死无葬身之地。焦淇儿得到了焦铃儿逃亡之中为了掩护摇铃而故意丢弃的师门掌门信物,以此回到了师门颠倒黑白,言焦铃儿才是欺师灭祖之人!

  听完了焦铃儿全部的叙述,夜摇光和温亭湛都陷入了沉思,温亭湛立刻皱眉:“依焦姑娘所言,摇铃既然是魔主和令师姐费了这么大的心思也要得到的东西,那么这段时间为何两人都没有出现?”

  既然那位魔主可以杀了焦铃儿的师傅,也不畏惧缥邈仙宗那位老祖宗,要杀了他们简直是易如反掌,夜摇光现在的修为,宅子里阵法再厉害,也是拦不住渡劫期的修炼者。

  “这也是我所纳闷的地方,其实当日闯进来,我也害怕是师姐为我设下的局,要我自投罗网,才会拉上缥邈仙宗的人做垫背。”对于这一点,焦铃儿完全给不出解释,只能咬牙道,“我可以发誓,若我所言有虚,必遭万鬼撕咬而死。”

  古人是非常相信誓言,但是夜摇光对此嗤之以鼻,虽然他们这样的人不能轻易立誓,否则早晚会有报应,这属于口孽。但这个可不是立刻就报的,有多少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立个誓有什么?

  焦铃儿的面相已经不能看了,她体内的阴鬼之气完全影响了她的相,而且焦铃儿修为也在她之上,乃是金丹期,就算没有阴鬼之气夜摇光也未必看得到真实的信息。

  “焦姑娘,对你的遭遇我表示很同情,但我真的无能为力。”夜摇光还是选择了拒绝。

  她以往行事虽然喜欢挑战风险,但是她大多数时候是把死这个意外给排除在外,就好比当日布阵让温亭湛代为受罚,是因为清楚的知道温亭湛不会殒命一个道理。那时候温亭湛于她而言不过是一个名义上的牵绊,她并没有将他划入自己人,前世的经历养成了她那样冷漠而又自私的性格。后来她后悔了,再后来又有了龙涎液云科这个意外,经历了几场变故,她深刻的认识到现在与前世是不一样的,这个到处都是修炼强者的时代,并不是修炼者匮乏的现代,而她在这里的渺小让现实照应的更加清晰。摇铃的事情,拼了全力她将之镇压了,没有令其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溜走,她已经尽了修炼者的责任。

  “焦姑娘,摇铃我不会留下,你应该明白我根本守不住。”夜摇光很肯定的说着,见焦铃儿要开口,她抬手制止接着道,“我知道你要用大义来说服我,可是没用。我与你直言,若非中元节靠近,鬼门大开在即这个时间将我逼的没有办法,换了一个时候我不会这么尽心尽力的搅入摇铃这趟浑水之中。更何况,我很清楚我自己现在的能力,摇铃我守不住,一旦需要摇铃的那个人追上来,我依然是死路一条。和日后摇铃被他所得,我再沦为无辜受害者之间至少我还可以多活几年不是?其实你应该找的是缥邈仙宗,而非是我。”

  “我原本是打算寻求缥邈仙宗的协助,可云科利用了我。”她已经不信任宗门那些人口中的仁义道德,若是她现在修为足够,她自然不惧,可现在实力如此薄弱,她求上门根本无法在一个对等的情况下谈判。

  “焦姑娘,这世间除了宗门,还有一个地方魔门不敢猖狂。”温亭湛突然悠然开口。

  “何处?”焦铃儿连忙问道。

  “佛门。”温亭湛轻轻的吐出两个字。

  焦铃儿目光一亮:“你说的没错,我应该去佛门,这里是不是距离永安寺很近?”

  夜摇光闻言心中一沉,她可不想老和尚步上焦铃儿师傅的后尘,正要开口,却听温亭湛先一步开口:“永安寺虽然有源恩大师镇守,可源恩大师素来喜欢云游,此刻亦不在寺中,你此刻将摇铃送上永安寺,除了搭上永安寺僧人的性命以外,不啻于是将摇铃送入魔主的手中。”

  “依温公子所言,我该求助于何处?”焦铃儿便问道。

  温亭湛的指尖轻轻的在桌面上敲了两下,才道:“相国寺菩灵大师与源恩大师齐名,相国寺更有三位菩灵大师师叔常年镇守,摇铃若进入相国寺定然万无一失,况且相国寺在开封,距离此地亦不远。”

  “温公子所言有理,可虽此处距相国寺不远,却也有千里路。”焦铃儿蹙眉。

  “永福侯有通天之能,焦姑娘只需求助永福侯,定然可以悄无声息抵达相国寺。”温亭湛又适当的提了一句。

  几日的相处,焦铃儿也是看出了这位凡间的侯爷的确很有本事,竟然能够将一众修炼者玩弄于鼓掌之中还未曾露出丝毫痕迹。想着若是有这位侯爷相助,定然可以事半功倍。

  “多谢温公子指点。”焦铃儿诚恳道谢。

  最后带走摇铃,焦铃儿又原路去寻仲尧凡,至于她如何说服仲尧凡,这就不是温亭湛和夜摇光该操心的事儿。

  “你将焦铃儿引到相国寺,真的只是因为老和尚不在?”夜摇光不由好心情的挑眉问道。

  “摇摇认为我还有什么深意?”温亭湛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一句。

  “祸端么,自然要引得远一点,若是永安寺打起来,我们也不能置身事外。”夜摇光是这样想的。他们和老和尚的交情不能陷老和尚入险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