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26章 有鬼王【加更】
  风潇潇,澳门赌博网站:雨丝丝,哀思悠悠,悲情渺渺。

  十五子时刚到,寒冷的阴气袭来的同时,竟然飘起了发丝般的小雨。子时乃是前一日的最后一个小时和第二日的第一个小时。关于鬼节普遍都有一个错误的认知,认为那是十五那一日,其实七月便被称之为鬼月。“鬼门关”已经初开,地府没有轮回转世的鬼魂回到阳间与亲人团聚的日子,也是孤魂野鬼涌到阳间的时日。但七月十四日才是真正鬼门打开,直到七月十五大开。

  这十几个时辰是阴间秩序最为紊乱的时候,也是阴气最盛的时候,才会渐渐的给人们一种只有十五中元节才是鬼门打开的错觉。

  夜摇光和温亭湛快速的赶往北河边,一路上基本没有任何行人,就连花楼也是熄灯闭户,两人几乎是飞一般的速度掠过亭台楼阁,猛然夜摇光竟然顿住了脚步,温亭湛都已经越过她,察觉她停下,也退了回来。

  站在夜摇光的背后,温亭湛顺着她的目光看向前方,一户人家,这户人家恰好是夜摇光吩咐了贴上神像的人家之一。温亭湛什么都没有看到,但是一阵阴风吹来,他还是听到了并不明显的风铃声。

  “怎么会有人在这个时候挂风铃?”温亭湛目光一凝。

  夜摇光曾经对温亭湛讲述过中元节的许多禁忌,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当日避免携带红绳,铃铛,风铃等招鬼之物。

  足尖一踏,夜摇光飞身而起,她落在了这座院子的屋顶上,院子里已经聚集了不少鬼魂,夜摇光指尖凝气,五行之气似轻纱一般飘入院中,将院子里的鬼魂全部吹走,也有那想要反抗的鬼魂,夜摇光毫不客气的用天麟将其中一只吸走,其余的鬼魂立刻吓得飞窜离开,等所有的鬼魂都散去,夜摇光才指尖一弹,一股劲气将院子里主屋屋檐下的风铃给击碎。

  如此,才旋身落下,对温亭湛道:“走吧。”

  等到他们赶到北边的时候,已经能够远远的听到诵经的声音从远方顺着河流上的冷风若有似无的飘过来。

  “这河里的孤魂野鬼比我想的还要多。”在别人眼里平静无波,唯有细雨洒落微微晃动的河面,在夜摇光的眼里那野鬼就像是沸水的气泡一个接着一个的鼓起来,然后飞往高空。

  这些鬼魂都会顺着往生经进入鬼门。

  “还未到子时中。”温亭湛道。

  夜摇光抬头,古人可没有手表什么计时器,如果不是在家中有漏壶计时一般都会看太阳和月亮所在的位置来做一个大概的判断,这会儿月亮都被乌云给遮住了,她知道没有到子时中,也就是十五日凌晨,是根据阴气和经验来判断:“你如何知晓没有到子时中?”

  “出门前看了时辰,大致推算一番我们路上耽搁的时间,虽不准确但也相去不会太远。”温亭湛道。

  夜摇光唇角抽了抽,这样都可以,这脑子果然是变态,正要开口,夜摇光猛然感觉到阴气浮动间有一股气息漂浮,目光一厉,朝着那一方射去:“是谁!”

  斜靠在绿树浓荫之中的人一愣,他故意收敛了气息,竟然也被这小丫头发现了,当真是令他刮目相看,见小丫头已经有了起势,若是他不现身只怕要动手了,所以树上的人一跃而下。

  他一身雪白的长袍在夜风之中猎猎翻飞,足尖点水而来,那一张轮廓分明的脸配着一双微微上挑的狐狸眼,明明穿着打扮飘飘似谪仙,可偏偏那一身的气韵却多着一点邪魅,像一朵曼陀罗华,与开在黄泉的曼珠沙华有着同样的妖,却褪去了曼珠沙华一身血红的艳,而是雪一样的白,这个亦正亦邪的男人正是令夜摇光意想不到的人——云非离。

  美男是美男,但是夜摇光性子有缺陷,她对云科等人没有好感,连带着对云非离这个同门也有点排斥,所以明艳的小脸微冷:“云公子深夜在此,所为何事?”

  “你为何来,我自也是为何而来。”云非离手里握着一个玉葫芦,仰头喝了一口葫芦内的酒。

  温亭湛一招调虎离山,的的确确将大部分人给骗走了,可云非离自幼也是一个聪慧无双的人物,他根据蛛丝马迹将温亭湛的布局给看清了,也摸清了他们的目的。但其实这和他没有关系,摇铃于他而言也无用处,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何鬼使神差的就来了。

  “云公子果不愧是第一仙宗的少主人。”夜摇光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眯眯的夸赞了一句,反正云非离拿着摇铃也没有用处,多一个人出力她乐得省事。

  “摇摇当心!”

  就在此时,河面突然砰地一声毫无预兆的炸开,温亭湛一把抓住夜摇光朝着身后一掠。而云非离却是纵身而起,足尖踏着飞溅而起的水花,一身白衣扫开所有水渍,目光犀利的盯着最中间飞跃而起的一颗铃铛。

  “子时中。”夜摇光呢喃了一声,就见河边的正中心,摇铃裹着水花在高速旋转,而溅出来的水下一秒就变成一个个长着嘴,面目狰狞的厉鬼。厉鬼不断的累积叠加朝着云非离蜂拥而去,几乎是堆成了一面不透风的鬼墙,将云非离给挡住。

  那百多颗脑袋形成的一面嘶吼着的鬼墙令人头皮发麻,这些绝对不是河内的鬼,河内不可能有这么多的厉鬼,应该是从摇铃内飞出来。

  “摇铃内有鬼王。”夜摇光脸色一变。

  只有成了鬼王才可以号令这么多厉鬼!

  云非离长臂一展,腰间一个玉葫芦般的挂饰飞了出去,在虚空中倏地放大百倍,还射出一束束白色光芒,葫芦口正对着鬼墙,白色的光似旋风想要将鬼墙上的鬼魂吸入,奈何鬼魂似乎凝成了一股,两方一下子僵持了下来,而这个功夫摇铃似乎想要逃。

  “在这里别动。”夜摇光快速的塞了一块点了朱砂的玉牌给温亭湛,然后纵身而起,展臂一划,天麟的寒芒,将鬼墙形成的冲天怨气给划破一道口,夜摇光的身体从中间一跃而过,几个翻身就落在了摇铃的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