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25章 有人暗算
  表姑娘应该在癸巳年,也就是其六岁时便早夭才对。

  这一句话,不啻于平地惊雷炸响在秦敦的耳边,如果表妹在六岁的时候就已经死了,那么十年前被母亲接回府中,并且在他们家里生活了十年的人又是谁?

  秦敦顿时觉得背脊袭来一股凉气,他蓦然抬起头,将眼中的空茫给敛去:“夜姑娘,在下可能要冒犯姑娘,姑娘当真确定表妹已经……”

  不吉利的字眼秦敦没有吐出来,澳门赌博网站:夜摇光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她也没有说话,而是目光坚定的对秦敦点了点头。

  秦敦身子一软,六神无主了好一会儿,才重新恢复了清醒,他快速的从腰间荷包取出四张银票,都是千两的面额,将之双手递给夜摇光:“夜姑娘今日劳烦你了,这是酬金,在下还有事在身,日后会求学白鹿书院,待在下重归豫章郡之时,再行感激,告辞。”

  “慢走。”夜摇光接过银票。

  “摇摇,你可知那姑娘是如何而死?”温亭湛蓦然问了一句。

  “怎么突然对此感兴趣了?”夜摇光不答反问。

  “顺口而问。”真的只是顺口而已。

  夜摇光低着头,秦敦忘了将八字拿走,她的指尖一划,两张纸迅速的化作了粉末,她轻叹一口气:“溺亡,他杀。”

  四个字足以点明其中必然有阴谋。

  “那秦公子出生富贵,偏他天生大吉之命。”夜摇光将目光投向匆匆往山下跑的秦敦方向,“任何针对他的阴谋诡计将要成型时,都会被破解,他日后也会为官,你多和他交好有好处。”

  有一种命格,就是吉星转世,这种人一般心性纯良且大智若愚,无论遇到多么大的困局和死局,总会于生死一线间绝处逢生,是求都求不来,羡慕也羡慕不来的福分,而和这种人长期接触,也会沾上吉运。

  对此,温亭湛没有多言。日后如何是日后的事情,若是真的可以相交,便是对方霉运加身他也不嫌弃,可若是志趣不同,他也不会因为对方会给他带来好运而刻意接近。不过一想到秦敦说他也要求学白鹿书院,温亭湛觉得恐怕日后还真的会有不少牵扯。

  秦敦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夜摇光和温亭湛在永安寺住了两日,享受了两日的悠闲时光,在七月十四这一日,夜摇光和温亭湛终于赶了回去,临走之前夜摇光带走了神像,以及和源寂大师商量借了一百五十四个僧人,源寂大师也没有任何犹豫的答应。不过没有随夜摇光一道,而是子时之前,他们自然会赶到太和镇北河边。

  夜摇光和温亭湛先去了孟家,孟陵已经先一步赶到等候多时,夜摇光将神像交给了孟陵,孟陵也按照几日前夜摇光的叮嘱将北河边的居民分布图给画了出来交给夜摇光。

  温亭湛展开之后,夜摇光的目光迅速的扫过,并且将罗盘取出,而后快速的定向,将近两千户人家给圈起来。这些人就是让贴上神像的人家。因为北边的河面是直通江海,根本拦不住,夜摇光就利用这些神像布置了一个九宫八卦阵。一旦摇铃难以控制,那么这些孤魂野鬼也会被阵法给拦住,给她腾出将之全部收服的时间。

  那一百五十四名僧人,夜摇光分成七七两批,沿着北河通往江海的衔接处两岸念往生经,这是她能够做的最充足的准备。

  吃了饭之后,夜摇光带着温亭湛去了山上,自然是去给温长松夫妇烧纸钱,夜摇光将让田嫂子准备的温长松夫妇生前爱吃的糕点放到了墓前,温亭湛取出火折子将纸钱点燃,然而这时一阵阴风吹来,原本点着的纸钱瞬间熄灭,而纸钱上竟然一点燃烧的痕迹都没有。

  温亭湛一怔,觉得有些怪异,但是没有放在心上,然而再试一次,竟然还是如此,温亭湛抬眼看向夜摇光:“摇摇。”

  正在叩拜的夜摇光闻言侧首看向温亭湛,温亭湛没有说话,而是抿着唇当着夜摇光的面再试了一次,依然如故才沉声开口:“这已经是第三次。”

  夜摇光脸色丕变,然后她霍然站起身,沿着温长松夫妇的坟墓走了一圈,因为她曾经来看过温长松夫妇的坟墓,坟墓完全没有任何问题,所以她来时因为外观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也就没有再以一个地师的目光去打量,若不是发生了这样的示警,夜摇光只怕就走了。

  然而等她绕到坟墓左方时,眼底寒芒乍现。转身去捡了一根较长的木棍,戳向那虽然做旧了,但依然有着翻动痕迹的地方,木棍扒着泥土。泥土被扒开了约莫一尺深,出现了几条死了的毒蛇和几只死老鼠。

  “混账!”夜摇光大怒。

  温亭湛上前看到也是脸色一变,额头上青筋暴起,目光嗜血。

  蛇虫鼠蚁,尤其是死了的蛇虫鼠蚁切忌埋在阴宅旁,否者怨毒之气就会破坏阴宅的风水,令子孙后代先是霉运加身,后是死于非命。而这个位置乃是阴宅的青龙位,青龙被蛇压,这是他们永无翻身之时。

  “这绝非等闲之人所为。”夜摇光冷声,光是如此准确的寻找到青龙位就一定是同行才干得出来,而且用这么看似温和的办法应该是知晓她的能耐,如果太过直接她只要靠近就能察觉。

  夜摇光掌心一股五行之气流出,为了不惊扰已逝之人,她很温柔的悄无声息将那些蛇鼠化作了灰烬,而后取出紫灵珠令五灵之气绕着坟墓几圈,将四周不该有的东西全部净化,才转身抓住浑身戾气的温亭湛,“湛哥儿,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爹娘现在无事,等我们解决完摇铃之事,我便将附近的土地都买下来,我们给爹娘建一个陵墓,我再在四周布下阵法,类似此等之事绝不会再发生。”

  温亭湛在胸腔翻滚的怒火被夜摇光轻软的声音渐渐安抚,理智慢慢回笼,自然知晓现如今事关紧要的是先把摇铃的事情处理完毕,便和夜摇光直接去了北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