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23章 林中有鬼
  由于时间有限,夜摇光片刻不耽搁的启程,晚膳都没有用,直接揣着干粮就和温亭湛一人骑着一匹马往永安寺而去。原本,按照夜摇光和温亭湛的速度,一个时辰就可以赶到永安寺,却在半路上出了一个意外。

  “救命啊——”

  就在要绕过山峰,眼见着走上大道再过半柱香的时间就可以到达永安寺,可没有想到,夜色才刚刚落下,一道杀猪似的叫声就从山林里传了出来,那声音中气十足,不仅惊飞了丛林归家的倦鸟,甚至惊吓到了夜摇光和温亭湛的马儿,要不是从瑶族回来,温亭湛就抽空熟练骑马,恐怕这会儿要被马儿给掀翻在地上。

  “吁——”夜摇光一把勒紧缰绳,澳门赌博网站:将躁动的马儿控制住,目光投向有惊无险的温亭湛,两人对视了一眼,便将目光投向了丛林里面。

  “救命啊——”

  恐惧的呼救声再一次嘹亮的传来,夜摇光眉头一顿,她感觉到身上的天麟在震动,天麟只对阴鬼之气这样激动,也就是丛林里的人遇到了不该遇到的东西。已经十二,鬼门大开在即,这些不干净的东西都会开始躁动,这个时候还一个人闲的蛋疼往深山老林钻,这不是要命么?

  遇上了仇杀夜摇光或许会装作没听到策马离去,可偏偏……

  只能叹了一口气翻身下马,寻了一个树将两人的马儿拴在一起,然后贴了一张符纸在马鞍上,才带着温亭湛快速的冲入林子。距离并不远,而且温亭湛和夜摇光速度也极快,几乎是一炷香的时间就跑到了不断惊叫的人面前。

  是一个年轻……略显丰盈的少年,约莫十**岁的样子,虽然身体偏肥胖,但并不油光满面,他这会儿不断的往前跑,闭着眼睛呼救,他背后是一颗树,树干光滑没有任何牵扯,可温亭湛就能够看到他身后的衣袍似乎被无形的透明的东西给扯住的模样,任他如何费力的往前跑,其实都还在原地踏步。

  只有夜摇光能够看到那树下有一个鬼,那鬼整个身体都被这棵树给压着,这棵看起来年份并不大的树好似从它的身体里面长出来一般,它的双手一直紧紧的抓着胖少年的衣袍边角。

  夜摇光手一挥,天麟飞旋而出,一把斩断了那鬼魂抓住少年的手,少年收势不住,砰地一声扑在了地上,因为体重有些超标飞起了不少灰尘和枯叶,自己也免不了吃了一嘴的泥。

  这才龇牙咧嘴的掀开一双小眼睛,然后看到立在他面前的夜摇光,顿时一挺尸,一脸痛苦的呢喃:“深山的女鬼都长得这么美若天仙?”

  夜摇光和温亭湛何等耳力,自然把他自以为小声的话听了进去,温亭湛之好上前,掀袍蹲在他的面前:“这位兄台,你可还好?”

  胖少年这才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翩翩美少年,不由目光滞了滞,然后傻傻的说道:“你是人还是鬼……”

  “在下与兄台同类。”温亭湛回道。

  “那你快走,这里有鬼,快,我们快走!”胖少年胖是胖,但是翻身而起的动作一点也不含糊,应该是有功夫底子,一爬起来就抓着温亭湛的胳膊准备跑。

  奈何在他看起来很单薄的少年竟然在他的力道下不动如山,就见少年的目光落在前方,他转过身看恰好看到夜摇光将树桩里的鬼给拔了出来,吓的脸色一白,立刻躲到温亭湛的身后。

  “你为何在此?”夜摇光对着漂浮在树干内身体透明的鬼魂道。

  “我被人抛尸在此,头几年有一道符压着,前日有上山玩闹的孩童将符纸取走,我才能出现,恰好这位公子靠在树下休息,我并无恶意,只是希望这位公子能够为我挖出尸骨,免我****受分尸之痛。”那鬼是一个男的,他声音慌乱的回答。

  是不是恶鬼,夜摇光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这家伙很干净,于是她点头问道:“你要如何安葬。”

  那鬼沉默了一下,夜摇光可以清晰的感到他身上波动了一层浓浓的悲凉,只不过很快就被收敛:“我于世间无牵无挂,纵想回归故土,却有千里之远,那便尘归尘,土归土,还望姑娘将我的尸骨火化,若可以就请姑娘将我的骨灰寻一清净之地安放。”

  这家伙明明是枉死他乡,并且为人所害,却半点戾气都没有。伤害他之人可见是个心狠的,用符纸镇压要他永世不能投胎不说,在安葬它的地方种下一颗槐树,随着槐树的长大,根茎茂盛就会让他****承受分尸之痛,没有想到这只鬼竟然什么其他的想法也没有。

  不过别人的事儿轮不到她多管:“你回去吧,我会如你所愿。”

  “多谢姑娘。”那鬼万分的感激,就进入了树干之中。

  “明日天亮之后,你带人到此将他的尸骨挖出,将之焚化,把骨灰送到永安寺。”夜摇光转身就对那胖少年吩咐。

  “我?”胖少年伸出圆滚的手指指着自己,然后一脸不可思议,“为何是我?”

  “因为你和他有缘。”夜摇光淡声说道。

  “有缘……”胖少年哭了,和一只鬼有缘,而且还是男鬼?

  “你若不做,他可是会缠上你。”夜摇光悠哉的丢下一句话,然后就和温亭湛一同离开。

  “喂……你们等等我。”胖少年连忙追了上去。

  夜摇光翻身上马,少年刚刚追下来:“他多在树下一日,便多受一日分尸之痛,你若良心过得去,尽可拖延。”

  说完,夜摇光就一甩马鞭走了,温亭湛对他说了一句告辞也紧跟上。

  留下少年一个人在那里风中凌乱……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就这件事多说什么,夜摇光会看相,将事情交给胖少年,自然是相信胖少年会做,而温亭湛也觉得胖少年是一个良善之辈,至于为何会独自一人在荒郊野外,谁没有一个冲动不如意的时候?而且温亭湛更相信夜摇光。

  两人半夜的时候赶到了永安寺,夜摇光却得知源恩又云游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