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19章 审问【加更】
  云科没有辜负戈无音的期待,三天的时间就和缥邈仙宗的执法长老,也就是云科的父亲,云都的祖父云酉赶来,与他们同时抵达的还有坤和宗第一长老潘卓的祖父潘趔,曾经亲密无间的亲家,此刻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云酉自知理亏放下身段,正欲先打招呼。

  奈何云酉还没有开口,潘趔便冷哼一声,一甩袖走了。

  温亭湛和戈无音亲自来将所有人迎接进去,一路走进去,云酉和潘趔都是脸色微紧,他们两个都是合体期的半仙,见过的东西比许多人吃过的米饭还要多,自然能够轻易的感觉到夜摇光这个宅子的非比寻常。两人那倨傲的神态才稍稍松弛了一点。

  对于他们这类的人,敬重的从来不是长或者老,而是强。能够将宅子变成这副模样,他们只认是做不到,故而才给予了应有的尊重。

  “见过长老。”两方的人马见到了云酉和潘趔都纷纷行礼。

  “你们起来,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云酉和潘趔坐下之后,潘趔当先开了口,他将目光停在这一次领头的坤和宗长老潘牟的身上:“你说。”

  潘牟纵然也是长老,但修为地位都比潘趔低了好几个等级,看到潘趔神色冷冽,极力的克制与隐忍,只能小心翼翼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三日前的夜晚,摇铃人潜入此地,魔门有人蠢蠢欲动,我们各宗的长老便分批盯紧魔门各派,小卓带着人留在了我们歇脚处,待我接到信号赶到此处时,小卓他……他已经死了。”

  潘趔虽然对自己被养得目下无尘,张扬跋扈的孙子有些恨铁不成钢,但到底是嫡亲的孙儿,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就这样死了,浑身顿时紧绷,哀戚之色似有喷薄之势,他忍了好久,目光才如刀一般划过云酉和云科,冷声问道:“小卓是怎么死的!”

  当下就有当日随着潘卓而来的人上前:“回禀长老,少爷是被云都用乾坤雷所杀,我等亲眼所见。”

  “胡说八道!”云科立刻额头青筋直跳的呵斥。

  “这里轮得到你说话!”潘趔毫不给面子的怒吼一声,隐忍的想要动手,最后却见云酉还有戈无音的师叔以及陌钦都在,才压制住又问道,“将那夜的事情一字不漏的说出来!”

  “是。”潘卓的随从立刻点头,“那夜我等原本随着少爷在闲聊,云都派人来告知少爷戈姑娘在这里,少爷不顾我等劝阻非要潜进来抓戈姑娘,我等害怕少爷有闪失,也跟了进来,但是此处阵法重重,很快我们就被控制住,后来是少爷甩掉了戈姑娘,将我们给救走,少爷应该是也发现了此处诡异,带着我们准备离开,却没有想到这时候云都追了过来……”当日的种种历历在目,潘卓虽然自视甚高,并且目下无尘,但是对于他们这些真心追随的人确实格外的好,于是诉说的随从都落下了眼泪,“长老,少爷死的好惨啊!”

  潘趔听得胸膛起伏不定。

  云酉目光一厉:“你们确定救走你们的是卓儿?”

  “虽让当时夜色正浓,阵法中白雾迷漫,我们没有看清少爷的面目,可我们自小跟随少爷,怎么会识不得少爷的气息?”那随从义正言辞,修炼之人,有时候更相信的感觉而不是眼睛,因为他们修炼的乃是五行中的气,万物皆有独特的气场,“而且不止我一人认出那是少爷。”

  其余的九个人也是很肯定的点头,这让云酉也生不出怀疑。

  潘趔沉着脸没有说话,而是让云酉问个清楚。

  云酉想了想才道:“云都在何处,将他押过来,我亲自审问。”

  “云都知晓自己闯下弥天大祸之后,几次欲潜逃,被我与两位长老联手制服。”说话的是戈无音的师叔——戈岩,说完,他就亲自去温亭湛临时给他腾出的房间,将云都给押了过来。

  看着狼狈颓废的孙儿,云酉脸色非常的不善:“云都,你可还有话说?”

  “祖父,祖父,我没有杀卓表弟,我就算嫉恨他,也不能坐下如此禽兽不如的事啊,祖父您要相信我。”神色有些恍惚,连自己都不确定是不是一时冲动真的杀了潘卓的云都看到云酉,当即扑了上去哭求。

  “你要我给你做主,你拿出证据来!”云酉冷喝。

  “证据,证据……”证据,他没有,他没有任何证据,想了好久他都想不出所以然,突然他霍然抬头,“祖父是有人说卓表弟被困在宅子里,有人要杀卓表弟,孙儿想着是孙儿将戈无音的下落告知表弟,才害的表弟陷入困境,孙儿是前来救人的,对,没错,我是来救人的!”

  “云都少爷大概忘了,你见到我们少爷第一句话是‘潘卓,你还没死’!”有看不去的随从插声。

  “不,我当时脑子一片混乱,我看到卓表弟举刀刺向我……”蓦然间,云都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立刻对云酉道,“定然是这样,定然是有人对我施了术或者下了蛊!”

  云都这一句大实话,让云酉的目光一深,他倏地看向最先赶到的潘牟和云厚两人,云厚无言的低下头,潘牟却冷笑道:“我们也不信云都少爷会灭绝人性,无冤无仇的杀了小卓,也以为是小人作祟,所以我和云厚长老赶来之后第一时间检查了云都少爷的身体,除了一点皮肉伤,没有任何异样,我以我潘牟的向上人头担保!”

  云酉脸色一沉,他目光落向在场的人:“两位长老赶来之前,可有人靠近过云都。”

  “除了云都对少爷使出乾坤雷之时,澳门赌博网站:戈姑娘出手制止云都以外,没有任何人靠近云都。”潘卓的随从如实回答,“戈姑娘也只是给了云都一拳,我们便围住了云都。”

  给了一拳,能出什么幺蛾子?几人自然不会怀疑戈无音。

  云科的目光一冷:“这宅子的人呢?可是一个厉害的小丫头。”

  温亭湛早就料到了这一点,戈无音冷笑道:“这得感谢云科大人,若不是您将摇铃人引过来,夜姑娘怎么会被其重伤,若是夜姑娘没有被重伤,潘卓如何能够潜入进来?”

  言下之意,潘卓的死是你作的,潘卓死的时候夜摇光可躺着,没有那个本事陷害你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