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11章 毒计
  “这个注意好。”杜厚林当即便点头,至于价钱他就不问了,他还是信得过夜摇光和温亭湛的人品,立刻让自己的孙儿去将杜德给叫来。

  杜德很快就赶来,原本他就愁着自己的新宅,存下的钱都花在了建新宅上,后来他断腿家里缺了主劳力不说,还花了不少药钱,这会儿一听夜摇光要买他那宅子,自然是高兴万分。

  “摇丫头,我那宅子不吉利,既然你买了也不住人那就卖给你,你随便给个二三两银子就成。”杜德不好意思的搓着手道。

  “那怎么成?”夜摇光笑道,“德叔花了十五两建了宅子,我便以十五两买回来。”

  “不不不……”杜德连忙摆手,“不成,这宅子值不了十五两。”

  “怎么值不了?”夜摇光将准备好的三锭五两银子交给温亭湛,“德叔就拿着吧,你建宅子还请了人,这些我都没有算,也算是我们捡了便宜,你若不要,这宅子我们也就不买了。”

  “这……不行!”温亭湛将银子递上来,杜德怎么也不肯伸手。

  还是杜厚林看不下去了,便道:“拿着吧,就当这是湛哥儿和摇丫头接济你,日后多帮衬他们些就是。”

  杜德这才慢吞吞的伸手将温亭湛递过来的银两接住,然后捧在怀里,家里已经好久没有开荤了,老母也病着舍不得抓药,有了这些银子他们可以好吃好喝上三年呢!

  千恩万谢之后,杜德很快回家去取地契,却不想地契没有拿来,倒是被杜老爹给打了过来,原来是杜老爹以为杜德用了个不吉利的宅子坑了夜摇光和温亭湛两个孩子的钱财,非逼着他还来,还是杜厚林好一通解释才平息,宅子的地契给了杜厚林从新去官衙改档,顺带夜摇光又将杜德宅子两边的地都买了下来。

  因为杜德的事儿被杜老爹闹得很大,整个村都惊动了,很快就听说温亭湛和夜摇光又买了一块地,说是要建仓库。现在距离秋收还有一段时间,正是不忙的时候,大伙儿都纷纷报名,尤其是那些别的地方投靠过来的亲戚,更是表示只要管饭不要钱。

  粮食已经在半路上,走得是水路,估摸着七月初也就运到,夜摇光也是有点急,所以就来者不拒。依然和上一次一样,管一顿饭,干活的男的一天二十文,帮厨给男人们做饭的女的一天十五文,这样一家有两口子来的就是一天三十五文,十天就有一钱多银子,大家都很积极。

  钱夜摇光有多余,并不是不舍得,而是不劳不获,该是多少她只多不少,但要做冤大头也是不能。但是在每一日的那一顿饭上是让人下足了,大米饭管够,顿顿都三荤三素一汤,而且大白馒头是一整天供应。

  也因此原本预计半个月的工程,大家齐心协力九天就完成了,完成之后夜摇光觉得村子里的路不行,她便出了钱,从村尾让村子里的人铺了一条路直接上官道,为的就是粮食方便运输过来,弄得整个村里的人都对她感恩戴德,有了这一条路,他们去镇上也少绕一个大弯儿!

  这一边,夜摇光的九星连珠阵也布置好了,可是等了十来天了,眼见着还有五天便是七月,可依然没有人寻上门,倒是令夜摇光有些纳闷。

  没有等到魔门的人,夜摇光倒是等到了陌钦的回信。

  “摇摇,澳门赌博网站: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儿?”原本应该高兴的夜摇光,却在看了信之后,脸色不佳,温亭湛便问道。

  夜摇光将手中的信递给温亭湛:“你看看。”

  温亭湛接过展开,一目十行。

  “天魂门的人不傻,若不是我及时通知了陌大哥,只怕我们村现在已经成了屠杀场。”夜摇光冷着脸。

  她没有想到魔门之中赫赫有名的天魂门对付她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也这样的谨慎小心,不但没有亲自派人过来,反而大费周章的散布谣言,说原本摇铃已经落入天魂门的人手中,只不过这个人被夜摇光给抓住,夜摇光作为一个修炼者,自然是要封印摇铃以待下一任摇铃人寻上门。这一消息将魔门之中的人引来了不少,是陌钦提前一步洞察,于是将消息传回了宗门,现在太和镇到处可见魔门和宗门的弟子,各方都对峙着,加上她宅子外面的大阵,谁也不想先动手,才有这样一个短暂和平的局面。

  “天魂门似乎对我们很忌惮。”温亭湛凝眉。

  正常人的思维不是这样的,天魂门肯定是想要摇铃,越是如此越不会将摇铃在这里的消息暴露出去,否则多方争夺,他们能有几分胜算?就算在众目睽睽之下抢走了,从此就沦为众矢之的,宗门不想被他们打压,魔门其他势力就甘心对他们俯首称臣?闹出这样大的动静,无论谁得到了摇铃,只怕都会成为群起而攻之的对象。

  “这不是天魂门的人做的!”温亭湛立刻抬头否定,“如此做,于他们而言百害而无一利,除非他们傻。”

  “不是他们,又是谁?”夜摇光想不明白。

  “谁能得利?”温亭湛问道。

  “谁都不能得利。”不论是谁得到了摇铃,都倒霉。

  “不。”温亭湛摇头,“有一个人会得利,既然摇铃在摇铃人手中这么多年都相安无事,他们必然有办法在重得摇铃之后,令所有人不敢再轻易窥觊,摇铃人代代相传,前一任已被诛杀,那么继任的是谁?”

  “你是说是新任摇铃人用这个法子搅乱了一滩水,想要浑水摸鱼?”夜摇光终于悟了,她的脸色相当难看。

  “嗯。”温亭湛点头。

  “那么他一定对我们有所了解,至少他笃定我们可以引起宗门和魔门的对立,否则这个计划就是空谈。”可是这样的人根本不存在。

  “未必是他对我们了解,也许他遇上了对我们怀恨在心,并且知晓我们有这个能力的人给他支招呢?”温亭湛黑眸寒芒一闪。

  “你指的是云科?”夜摇光立刻想明白了所有关节。

  云科堂堂第一仙宗的化神期高手,竟然如此小肚鸡肠,就为了没有抢到龙涎液而恨上了他们,并且彻查了他们,知晓了这件事和他们有关,就把他们推到了风尖浪口,把两方的高手都引到他们这里,让他们成为双方火拼下的牺牲品!

  心思何其歹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