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07章 七煞逢羊刃
  饭后,郑扬便将孩子的生辰八字给了夜摇光。

  癸卯年己未月戊寅日五更两点。

  五更天是寅时,古人使用铜壶滴漏计时,以下漏击点为名。一更分为五点,所以,一点的长度合现在的24分钟。那么小家伙就是凌晨三点四十八分出生。

  “戊寅日寅时?”夜摇光拿着生辰八字眉头微微一动。

  “夜姑娘,可是不好?”夜摇光微妙的表情让郑夫人和郑扬都紧张了起来。

  “没有不好。”夜摇光合拢生辰八字递还给郑扬,便道,“戊寅日甲寅时出生的孩子自身便健旺,只是很难和兄弟生活在一起。若是生于午月,羊刃、印绶带七煞,生于子月有正时生扶七煞,生于亥月卯月未月柱中七煞旺而自身弱,天干透出羊刃。”

  “七煞旺自身弱?透羊刃?”郑扬和郑夫人对视一眼,怎么觉得都不像是好词汇,两人都是心里一咯噔。

  “不必紧张,七煞逢羊刃须得看看命格。”夜摇光轻笑安抚道,“孩子乃是劫财命格,这个孩子的命格甚好,至于取名,孩子八字喜火,可取五行为火的名字,忌五行为水土,若是郑举人让我取,那便取恺瑞二字。”

  恺五行属火,但瑞五行属金,其实这个孩子更适合五行双火的名字,这样的运将会大旺,可这个孩子颇费夜摇光一番心思,她不希望他成为一个孤独的王者。

  很多东西,夜摇光并没有说,比如戊寅日生在未月,若是行西南运,将会手握军务重权,而七煞逢羊刃基本就是位高权重的命格,这个孩子将来必然是一个了不得的武将,他本身就健旺,再取双火,会过犹不及。夜摇光没有说这些,是因为担心郑扬等人知晓后,从小对孩子的期盼太大,造成他的成长压力,反而扭了他的命运,这样的命格极其容易走向极端。

  “恺瑞,恺瑞?”郑扬念了两遍格外的喜欢这个名字,连连点头:“好,好,这个名字好啊。”

  “是啊,郑恺瑞,听着就非凡。”郑夫人也高兴的附和。

  取完名字,夜摇光和温亭湛就准备告辞,打算去衙门看一看另外一个人和那稳婆,郑扬等人虽然有心挽留,也知道他们要事缠身,只能亲自送他们走。

  “夜姑娘,偏劳你诸多,一点心意,还望夜姑娘不要嫌弃。”将夜摇光和温亭湛送出大门,郑扬亲自递上了一个约有一尺高的红木描花匣子。

  夜摇光自然没有客气的接过,然后坐上了马车,在马车里夜摇光打开了非常重的盒子,盒子一打开一束流光就散开,澳门赌博网站:里面竟然有一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在光线偏暗的马车里,散发着柔和如月华般的光。

  前世夜摇光是听说过这种东西,但是真的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夜明珠,玻璃珠大小的倒是见过,不由伸手将之取出来,珠子一入手,夜摇光就觉得一股似有若无的气流在飘旋:“咦?”

  “怎么了摇摇?”温亭湛见此也跟着仔细的端看夜明珠起来。

  夜摇光掌心附着着五行之气,悬浮在珠子的上方微微一动,她的五行之气竟然和夜明珠有着某种牵连,不由大喜:“这珠子有灵性。”

  所谓的灵性意思就是可以修炼,譬如大黑熊,可夜明珠是死物自然不可以修炼,但它可以吸纳五行之气,而这颗夜明珠吸纳的完全不是五行之气,而是月之精华,虽然只有浅薄的一层,但是可以就能够锻造!

  “日后将它放在你的床顶,你的卧室恰好有窗,我再布一个阵法,每夜让它吸收月中时的月华,然后润养你的身体。”夜摇光愉快的将夜明珠递给温亭湛,“这是一个好东西,十万两都买不到。”

  这个夜明珠的价值肯定就三万两顶了天,但是放在懂行,比如夜摇光的手里就绝对不是这个价值。

  “既然如此有用,摇摇自己留着好了。”自从龙涎液淬体之后,温亭湛觉得他几乎是拥有一个金刚不坏之身了。

  “龙涎液虽然淬了你的身体,但是大半都重新凝聚你的神魂,你的身体只是比以往要强劲一些,你每日食五谷杂粮,吸风染尘都是毒素,你不能修炼,用这个夜明珠就可以每夜滋养你的身体,不但延年益寿,包你百病不侵。”夜摇光一下子就看穿了温亭湛的想法,“我修炼的是五行之气,月之精华对我并没有多大的帮助,而且它太微薄,也就只对凡胎肉-体有功效。”

  夜摇光都这样说了,温亭湛还能说什么。

  见温亭湛不说话,夜摇光又从盒子里取出十张银票:“都是千两,又是一万两,我们现在家底也应该还有十二万两左右。”

  这一路上从钱家,杨大姑娘夫家魏家,褚帝师,褚帝师的弟子傅家到现在的郑家她累积了不少钱财,除去了这一次从仲尧凡那里赚来的十万两买了粮食以外,她还有十二万两,以及仲尧凡送来的诸多田地马上也要收获了,虽然很多都在东北方可能收获不大,但夜摇光心里觉得自己很富足。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地方,因为庐陵县的县衙不在太和镇,但是每个镇都有知县手下的衙役官差也有简单的公堂和牢房,夜摇光和温亭湛来的就是这里。

  “夜姑娘,您可算来了。”现在的捕头姓朱,以前是由严楞带着,由于严楞的关系,对夜摇光等人也是熟悉,现在得到了很多内幕,更是格外的尊敬夜摇光。

  “怎么了?”夜摇光见到朱捕头一脸焦急。

  “夜里孟四爷送来一张符纸,让我等贴在稳婆身上,我们一直盯着稳婆,本来好好的,可半夜的时候这稳婆突然浑身抽搐,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去唤大夫,她就已经化成了一滩血水。”朱捕头想起一个多时辰看到的一幕,现在还浑身不自在。

  夜摇光却笑得很轻松:“无妨,她是被施了邪术,给她施术的人已死,她自然会跟着亡,我会向孟大人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