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06章 天魂门
  夜摇光一手掐着兰花指,澳门赌博网站:指尖翻动,手臂一挥,一股气流凌厉如刀刃划过那男人的双眼,只听那男人一声惨叫,眼皮就重重的合上,黑色的污血从眼中流了出来。

  “谁给的胆子,当着我的面前也敢施邪术?”夜摇光踢了男人一脚,唇角冷冷的一勾,“你想以此激怒我,让你死的痛快么?”

  齐护卫和薛大这才反应过来,他们刚刚竟然中了邪术,都是背脊一凉。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男子疼的面色扭曲的咬牙道。

  夜摇光没有说话,而是蹲下身,将男子挎在身上的包袱给取下来,然后将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的翻出来,最后翻到了一个钉子。

  这个钉子当然不是现代那种钉子,而是由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女婴手指关节所淬炼而成,被称为断魂钉。

  “断魂钉?”夜摇光的目光森寒,“不知道我将这颗断魂钉打入你的体内,那滋味你可承受得住?”

  “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如此屠害我!”那男子终于脸色一变。

  “你和那些孩子又有冤有仇?”夜摇光嗤笑道,“你身上沾染了多少无辜鲜血,你自己心里清楚,今日你落入我的手中,我不会放过你,你想死的痛快一点,并且不想我将你的神魂抽出来折磨,就把该交代的都交代清楚,你要知道对于你这般满身罪孽的人,我就算是抽魂剔骨,也是没有罪孽可言。”说着,夜摇光绽出格外娇美的笑容,“我啊,可与你们不同,从来不能痛痛快快的折磨一个人,因为我怕罪孽啊,这好不容易碰上一个,你说我该如何将这么多年积压的情绪发泄出来呢?”

  夜摇光说着,就取出了紫灵珠,对方已经看不见她想做什么都可以,紫灵珠微微的转动,五灵之力犹如紫色的轻纱飘扬着,围绕着被夜摇光悬浮在半空之中的断魂钉。

  但见那断魂钉开始融化,犹如发芽的种子一般生出了一个只有拇指大小,面目狰狞的婴儿,虽然身体小,但是发出的阴诡声音却是谁都可以听到。

  “你——”如果那个男人的眼睛还能够睁开,一定险些将眼珠子给凸出来,可就算没有看到,他听到这声音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的心肝都开始颤动,身体也忍不住抖了起来。

  他只从师傅那里听说过,有些进入了大乘期的半仙才能够根据发肤根骨还原一个人的神魂,他之前因为装昏迷没有释放精神力探索夜摇光的修为,现在看不见,更感觉不到夜摇光的五行之气波动,只当夜摇光就是大乘期的道君,原本还有点奢望的他顿时心如死灰,他竟然碰上了这样的对手。

  其实自然不是夜摇光有那么高的修为,而是夜摇光修炼的乃是五行之气,五行与人体相对,夜摇光只是借助紫灵珠唤醒了附着在断魂钉上的婴魂而已。

  “还不想说?”夜摇光指尖一弹,那指坶大小的婴魂就落在了男子的手上。

  婴魂顿时投入他的肌肤,钻入他的身体,顿时他浑身一阵冰凉,而后就是一声凄厉的叫声,那声音让人听了都恨不得一刀将他捅死,让他死的干脆一些,因为光是听到声音,薛大二人都是心肝一颤。

  婴魂正在将他的三魂七魄一点点的啃噬,那种痛要比被生生撕下一块血肉痛上千百倍,偏偏只要肌体不损,神魂没有全灭,想昏都昏不过去,这可是凌迟的千倍痛苦。

  “我说我说我说……”被咬了两口,浑身是汗的男子再也忍受不了。

  夜摇光反手一招,就将那小婴魂给招了出来,那小家伙似乎意犹未尽,夜摇光只能收起紫灵珠,没了紫灵珠的灵力,断魂钉瞬间又变成了根指骨。

  “道……道君想知道什么……”婴魂离开,可他任何浑身疼的直哆嗦。

  “你知道的我都想知道。”夜摇光淡声道。

  “我……”男子深吸一口气后缓缓的开口:“我本是属于天魂门……”

  这世间有修炼者,也有妖魔鬼怪,而天魂门并不是陌钦口中九宗十门之一,而是属于魔门的一个,他们乃是魔修,从这个男人的口中,夜摇光知晓天魂门的门主和摇铃人对上了,并且将之诛杀,可最后摇铃被其妹掌铃人给带走,在追杀之中,摇铃失去了踪影。摇铃啊,那是整个魔道都梦寐以求的宝物,就算把紫灵珠和摇铃放在魔道中人面前,他们也会选择摇铃,可想而知摇铃让他们多么趋之若鹜。

  得知摇铃下落不明,几乎轰动了整个魔道,各门派都在派人打听,当然个个都想据为己有,又不想引起修炼界的关注,于是都在暗中行事,而天魂门恰好先遇上了摇铃,原来之前被夜摇光所抓的人也是天魂门的,而当日在暗中相助,害的摇铃掉入河里的就是现在这个人,他已经通知了门主摇铃的下落,那****明明看过夜摇光出手,觉得夜摇光的修为应该不高,所以他就没有放在心上,才敢这样明目张胆的魔修,却没有想到最后还是栽在了夜摇光的手里。

  夜摇光又问了很多,那男子都如实回答了。

  “看在你老实的份儿上,我便给你一个痛快。”

  夜摇光站起身,手腕一转,天麟飞出,蕴含着五行之气的手隔空操纵着天麟,掌心一推,天麟飞射而出,穿过了男子的心房,男子没有一点痛苦的倒了下去。

  收回天麟,紫灵珠飞旋指尖,火焰熊熊燃烧起来,很快男子的尸体被烧得干干净净,连一点灰烬都没有,就连血迹都寻不到一点,等到夜摇光离开之后,薛大两人看着空空如也的柴房,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干净。

  “夜姑娘快来,快用膳。”夜摇光去厨房洗了个手就直接去了饭厅,郑夫人和郑扬都在等她,一见她,郑夫人连忙起身招待。

  “孩子可好?”夜摇光坐下便问了一句。

  “好着呢。”郑夫人笑呵呵的说道,“吃了奶,睡的可香了,我弟妹也醒了,这会儿抱着孩子不肯撒手,这都得感谢夜姑娘。”

  “那就好。”夜摇光点了点头。

  郑扬突然开口道:“不知夜姑娘可否为小儿取个名字。”

  夜摇光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好,郑举人将孩子的生辰八字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