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02章 引魂【加更】
  “癸卯年己未月己卯日。”夜摇光伸出手掌,掐着推算不由目光一亮,“竟然恰好是一个百无禁忌,诸事皆宜的日子。”

  就在小家伙的灵堂,夜摇光快速的吩咐郑家的人开始按照她的要求布置,做法的时辰选在戌时(19点到21点),虽然这个时辰不是吉时,却宜祭祀做法,去做罗盘五鬼死门在东南,阴贵在西南,于是她把郑扬送来的胎发做好的灯芯捏在用符纸融合的灯油之内,寻到西南方向最贵的位置。

  “郑夫人,烦你去寻一个伸手极好,刚阳之气极重的男子过来。”夜摇光将位置圈好,“这个人定要信得过,他得为我护着引魂灯。”

  “快去把齐护卫叫来。”郑夫人立刻想到了一个人,连忙吩咐跟随着她身边的管事。

  “等等。”见管事欲离开,夜摇光又掐了掐指尖,最后叮嘱,“我选戌时做法,日干冲龙,辰年出生的不行。”

  “齐护卫不是辰年出生,”郑夫人对着停下的管家点了点头,然后对夜摇光解释道,“齐护卫原本是镖师,救过我家老爷的命,后来一直跟随着我家老爷,最是可信。”

  郑夫人这样说了,夜摇光自然不会反驳,可不可信一会儿她见了人看看面相就知道了,她只是需要这么一个人而已,然后又吩咐道:“夫人去准备一直未曾阉割的雄鸡。”

  刚刚吩咐完,王木就去将夜摇光需要的东西买了过来,依然是一些绘制符纸的东西,还加一把桃木剑,王木已经熟门熟路,所以动作很快,夜摇光立刻去净手,来不及沐浴,就只能焚香,然后一口气绘制了六道符纸,三道贴在了灵堂的门口,两道贴在了西边,最后一道贴在了抱来的公鸡身上,将公鸡拴在了西面。

  弄完之后,夜摇光仔细的检查了一番,确定没有任何遗漏,才去用晚膳,晚膳很丰盛,除了夜摇光和温亭湛,其他人都没有什么胃口。饭饱之后,时辰依然还早,这个时候被派出去的齐护卫终于赶回来。

  是个身材高大,五官硬朗的人,夜摇光看了齐护卫的面相之后,不由一诧,这个男人的兵器萦绕着煞气,沾了不少血腥,虽然如此这个齐护卫却是一个爱恨分明,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性子。

  “还有半个时辰,去沐浴一番,换一身衣裳,别带兵器。”夜摇光淡声吩咐,兵器上的煞气太重,会让婴灵不敢靠近。

  齐护卫没有说话,一点头之后就跟着王木走了,因为沐浴的水也是化了几张符纸,所以很多细节只有王木才知道。

  等到齐护卫沐浴完毕,一身便袍出现的时候,时辰也差不多,夜摇光已经在原本的灵堂等待着,她的手里拿着一盏没有点亮的灯,见齐护卫走过来,就将灯交给他,然后指着脚下:“不能出这个圈子,无论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也不能让灯熄灭。”

  “是。”齐护卫点头。

  夜摇光也不多言,正对着大门她放了两个蒲团,与大门形成一条直线,她盘膝坐在后面一个,而温亭湛面对着她背对着大门坐在靠近门口的一个,房间内只留郑扬,有生身父母在,对婴灵的召唤更加的顺利,可惜张氏还昏迷,为防止张氏捣乱,夜摇光特意让她睡久一点。

  还有大概半柱香的时间,夜摇光伸手逗着金子,用一尾金雕的鱼,金子一直围着她抢,她坐在蒲团之上也不挪动身子,可金子怎么抢都抢不到,玩闹到时间差不多,夜摇光才将金雕鱼给了它,然后摸了摸它的头:“去吧,给我好好的看着,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作怪。”

  金子得了新玩具,立刻就奔出屋子,一个纵身跳到了屋顶,坐在屋顶抛着它的金雕鱼。

  而屋子里的夜摇光掌心运气,指尖掐诀,双手缓缓的动着,随着她的动作整个房间笼罩了一股无形的气流,其他人感觉不到,但是习武的温亭湛和齐护卫都立刻察觉,气流从四面八方涌来,最后被夜摇光一层层的抹均匀一般,平稳的在四周缓缓浮动,这时候夜摇光手一伸,指尖一弹,一股无形的气击向齐护卫,他差一点就本能的反应躲开,但最后还是忍住了,那一股气流划过他的胸口打在他手中捧着的引魂灯的灯芯上,灯芯立刻燃起了火焰。

  收回手,手臂快速的翻动,整个灵堂也不见多了灯火,就猝然大亮犹如白昼,夜摇光唇瓣为启,古老的咒语从她的唇角溢出,与之相对应的则是一阵阵阴风从门外吹了进来,然后别人看不到,除了夜摇光之外,还有齐护卫被引魂灯照亮的眼睛瞪大的看着大门外的院子里从四面八方蓦然出现好多鬼,就算是沾染杀戮的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不由身子一僵,手一抖险些摔了引魂灯。

  “害怕就闭上眼睛。”引魂灯稍有异状夜摇光就能够感觉到。

  为什么要一个阳气极重且胆子大的人,就是因为一旦引魂,无数的孤魂野鬼都会围上来,看看能不能浑水摸鱼借尸还魂。

  就在这些鬼魂从正门口一涌而来的时候,正门口上的三道符纸猝然光芒一射,大部分的鬼魂就被飞击出去,一下子就只剩下七八只飘了进来,夜摇光这三道符纸只能挡住有戾气的鬼,否则如何将原本的婴灵引进来,而这些能够飘进来的自然是没有戾气的鬼魂。

  这个时候温亭湛开始敲击夜摇光让郑家准备的木鱼,他开始念经,是往生经,随着他的经文传出,那飘进来的鬼魂就没有越过他,而是围绕着他不断的飘动,很快这些鬼魂就渐渐的飘散,消失不见,没有戾气的鬼魂非常的好超度。

  等到这些都散去之后,一阵阵的冷风吹进来,这一股冷风与之前不同,吹进来似乎刀刃一般能够渗透肌肤刺骨的泛着点疼意。

  而这个时候,齐护卫手中的引魂灯突然明灭不定起来。

  “来了!”夜摇光蓦然一抬眼,目光往向院子外。